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34章 晚宴(五)
    尽管高不凡是个穿越者,但还是对公孙盈袖的盈销模式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人家公孙盈袖确实本领过硬,相貌更是得天独厚,否则再牛B的营销策略都火不起来。

    高不凡很快想到了一个问题,公孙盈袖就算再出名也只不过是个青楼女子,不可能她的规矩是演一场就演一场,总有人会破坏她的规矩,譬如某权贵想再看一场,难道她还能拒绝不成?

    高不凡去问高君贤,后者目光一闪,低声道:“长卿兄这回倒是问到点子上了,其实公孙大家不仅每回只演一场,而且还卖艺不卖身,否则以公孙大家的倾城倾国之姿,你道为何没人敢动她?”

    高不凡心中一动:“哦,难道公孙大家身后有大靠山不成?”

    高君贤点头道:“而且还不止一家!”

    高不凡不由来了兴趣,拱手道:“愿闻其详!”

    高君贤微微一笑:“看来长卿兄对公孙大家也上心了,今晚若有出众的表现,说不定能搏得美人菁睐。”

    “哼,作梦吧!”一直支起耳朵偷听的高清远忍不住冷哼声,泼起冷水来。

    高不凡也懒得理他,一个自以为是的中二少年而已,理他作甚,只对着高君贤笑道:“君贤兄多想了,在下只是觉得好奇罢了,安敢有非分之想!”

    高君贤开玩笑般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非分之想也不丢人,在下便对长孙姑娘有有非分之想,可惜长孙姑娘只怕瞧不上在下。”

    高不凡登时心下了然,这个高君贤果然是城府最深之人,估计是见长孙无垢之前跟自己很熟络的样子,此时竟借机旁敲侧击地试探自己的心思,于是笑道:“君贤兄不要妄自菲薄,其实以君贤兄的才华相貌,如果长孙姑娘还瞧不上,那就更瞧不上在下了。”

    高君贤心中微喜,高不凡此番话在他听来无疑有示弱的意思,潜台词就是不会跟他争。

    “长卿过谦了,把话扯远了哈,刚才咱们说到哪?”高君贤一笑道,态度明显热情了一些。

    高不凡不禁暗暗好笑,我是不跟你争,可是你确定能争得过李世民?不是我瞧不起你,实在是李世民这个竟争对手太强大了。

    “刚才聊到公孙大家的靠山不止一座!”高不凡不动声色地道。

    高君贤点了点头:“公孙大家的靠山的确不止一座,最高的那座自然是秦王杨浩了,据说秦王曾经当众认了公孙大家为义妹。”

    “原来如此,此女竟然有亲王撑腰,难怪没人敢动。”高不凡肃然道:“那第二座靠山呢!”

    高君贤压低声音道:“第二座就是礼部尚书,楚国公杨玄感,据说公孙大家所在的梨香园就是杨大人名下的产业。”

    高不凡剑眉跳了一下,杨玄感这个名字倒是十分耳熟。高君贤见到高不凡的表情,不由讶然道:“长卿不会连楚国公杨大人都没听过吧?杨大人乃司徒楚公杨素的嫡长子,前些年才袭了爵位,现任礼部尚书了职。”

    高不凡脑海中灵光一闪,终于想起来了,记得自己后世看的《隋唐演义》中有提到过杨素,这位可是杨广夺得帝位的大功臣,地位显赫可谓是当朝第一人,据说大唐战神李靖的老婆红拂女就是杨素的婢女,而其子杨玄感后来好像是因为造反被诛了。

    高不凡见大家讶然地看着自己,连忙笑道:“在下又岂会没听说楚国公呢,只是惊讶于公孙大家的靠山竟如此硬罢了。”

    高君贤点头道:“司徒楚公当年权顷朝野,劳苦功高,虽然已经身故,但放眼朝堂乃多是其旧属,杨大玄感大人袭了其父的爵位,现在还任着礼部尚书一职,权势甚至比秦王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公孙大家有这两座大靠山,试问谁敢动她,君不见嚣张如宇文智及也是规规矩矩的?”

    高不凡瞥了一眼远处北边的宇文智及,发现这家伙果然很规矩,便问道:“那公孙大家可还有别的靠山?”

    高君贤沉吟了一下道:“据说公孙大家的师尊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具体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两人正低声聊着天,四周却突然静了下来,高不凡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发现高台上唱戏的那对老小已经喝完离场了,也没见有人继续出来,片刻之后,楼梯处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名白衣女子在仆妇的搀扶下走了上来。

    哄的一声!

    瞬时全场沸腾了,原来此刻上楼来的赫然正是公孙盈袖,不过此女已然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裙,头上梳着粉蝶簪花髻,裙子系到胸口下方,纤腰绾素,袅袅娉娉,婀娜而多姿,跟刚才那短打妆扮相比,更多了一种飘逸的仙气。

    吧嗒……

    高世雄夹在筷子上的一块羊肉失手掉回了钵中,溅得汁水乱飞,不过此时大家也无暇顾及,公孙盈袖就好像一块磁铁,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她身上了。

    只见公孙盈袖莲步轻移,行至北面长孙晟的主桌旁,盈盈一礼道:“奴家公孙盈袖拜见长孙将军。”

    长孙晟目光慈和,竟然像看着女儿一般,微笑道:“上次洛阳一别,大半年未见,盈袖姑娘越发的神采飞扬了,技艺也更为精湛,可喜可贺!”

    公孙盈袖抿然一笑:“长孙将军谬赞了,哎呀,这位定然就是无垢妹妹的,真好看,奴家这厢有礼了。”

    长孙无垢连忙站了起来福还一礼道:“无垢那及得上盈袖姐姐好看,盈袖姐姐才是天仙一般的女子。”

    公孙盈袖咯咯笑道:“无垢妹妹的小嘴真甜,初次见面,姐姐仓促之下也没带什么礼物,无垢妹妹要是不嫌弃,便收下这只玉镯吧。”说完从皓如霜雪的玉腕上脱下一只绿莹莹的玉镯。

    长孙无垢大方地伸出小手来,恬然笑道“如此便谢过盈袖姐姐了。”

    公孙盈袖把玉镯戴到长孙无垢手腕上,喜道:“倒是刚好合适!”

    “真好看,谢谢盈袖姐姐!”长孙无垢礼貌地取下头上一根珠翠作为回赠之物,公孙盈袖也愉快地接受了。

    两个女子旁若无人地交换礼物,四周的人只是静静地看着,就连宇文化及兄弟也老实地坐着,可见这个公孙盈袖虽然出身风尘,地位却的确不低,就连一向嚣张蛮横的宇文智及也不敢逼逼。

    等到二女相见完毕,长孙晟便微笑道:“周大人真是有心了,今晚竟把公孙大家请来,老夫倒是始料未及。”

    周县令连忙道:“下官哪有这么大面子请动公孙大家,都是托了郡守大人和将军您的福气啊。”

    卢太守哈哈笑道:“本官也没那么大的面子,只是适逢公孙大家路过信阳而已,刚开始,本官死皮赖的央求,公孙大家还是执意要赶路,直到听闻长孙将军在此才欣然同意前往,所以归根究底,本官也是沾了长孙将军的光啊。”

    公孙盈袖咯咯地笑道:“卢大人这是颠倒黑白,明明是奴家央着求着大人同来的。”

    在场众官员顿时附和地笑起来!

    公孙盈袖不愧是惯于迎来送往的老手,应付这种场面驾轻就熟,节奏把控得心应手,很快便敬完一圈酒,所有大人物都照顾到,人人宾至如归,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