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35章 晚宴(六)
    公孙盈袖一袭长裙,像翩跹彩蝶一般敬了一圈酒,最后在长孙无垢身边的座位坐下,那座位本来是长孙无忌的,但他很绅士地让了出来,然后转到高不凡等人的旁边坐下,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道:“还是坐这里自在些。”

    高君贤打趣道:“辅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能坐在公孙大家身边,不知是天下多少男子梦寐以求的好事,你倒好,竟然避之则吉。”

    长孙无忌红着脸道:“正因如此,在下才不想成为众矢之,而且公孙大家貌若天仙,在下坐她旁边竟有点自惭形秽,浑身不自在。”

    高世雄挤了挤眼道:“其实辅机兄只需明白公孙大家也是要吃喝的,内心就能坦然自若了。”说完像只蛤蟆般捂住嘴咕咕怪笑起来。

    “咦,世雄兄此言何解?”长孙无忌见高不凡和高君贤也是面色怪异的,便不解地追问道。

    高世衡那货嘿嘿笑道:“正如长卿兄所言,既然要吃喝,自然就得拉撒,想想再美的仙子也得上茅厕出恭,辅机兄你还能自渐形秽得起来吗?”

    长孙无忌不禁哑然,望向高不凡问道:“长卿兄你说的?”

    高不凡面不改色地否认道:“我没说过,世衡兄天赋异禀,见解独到,妙语连珠,佩服!”

    “唉,长卿兄你……过奖了!”反正浑身癞痢,也不在乎多一只虱子,高世衡十分仗义地把黑锅给背了。

    高清远正想出言戳穿,却闻卢太守开腔了,这小子顿时精神大振,聚精会神地倾听起来。

    只见这位出自书香世家,也酷爱丢书袋考究后生晚辈的卢太守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摇头晃脑地吟道:“时逢七月,序属初秋,吾等咸聚鸿雁楼,既有明月相伴,又有美酒在手,但见高朋满座,俊杰云集,又有美人相伴,此情此景,又怎能没有好诗!”

    来了来了,果真来了,高清远激动得將眉角飞扬,接下将是他高清远扬名的高光时刻了!

    其实不止高清远,在场但凡有点文才之人都跃跃欲试,毕竟这种扬名的机会可不多,假如能在这种场合作出一首传世好诗来,必然能够声名鹊起,甚至能上达天听,其中的好处不言自喻。

    话说隋唐虽然尚武,但作的诗风气却也极盛,唐朝自然不必说了,唐诗就是这个朝代的名片,隋朝的作诗风气也不弱,隋炀帝杨广自己就是一个诗人,而且水平还不低,还有前面提到过的司徒楚公杨素,也是个文采斐然的大诗人,正所谓上行下效,举国上下吟诗作对的风潮自然而然就流行起来。

    “卢大人所言极是,今晚既有明月好酒,又有才子佳人,岂能没有好诗?”周县令立即站起来附和道。

    “对,得有好诗!”一众官员纷纷出言附和,瞬时马屁如潮。

    长孙晟笑道:“老夫是武将,粗人一个,你们喜欢作诗便作诗,喜欢对对就对对,老夫只管洗耳恭敬便是。”

    公孙盈袖嫣笑道:“长孙将军最是滑头,还没开始就先把自己摘出去,一边喝酒一边隔岸观火,好不惬意,奴家也不会作诗,要不也只管洗耳恭听吧!”

    公孙晟也不生气,只是哈哈大笑道:“知我者,盈袖姑娘也!”

    卢太守笑着打趣道:“敢情你们俩竟是一对老小狐狐狸,也罢,长孙将军乃今日的正主儿,作诗可免,但是公孙大家却断断不可免,不仅不能免,还要当仁不让,大家以为如何?”

    “对,免不得,公孙大家先来!”

    “公孙大家先来一首!”

    “来一首!来一首!”

    楼上楼下的人吩吩起哄,特别是那些年轻人,一个个跟疯魔了似的,看到他们,高不凡便情不自禁地想到后世那些跑到机场接机的脑残粉!

    公孙盈袖笑盈盈地站了起来,一脸委屈地道:“卢大人欺负在下一个弱女子,实在太不公平,要么这样吧,今晚谁的好诗夺得魁首,奴家便当场清唱一首,也算不得坏了规矩。”

    此言一出,瞬时全场沸腾了,气氛更加狂热起来,高清远那小子几乎都坐不住了,小白脸激动得通红,双手还紧握拳头,那架势跟便秘似的,高不凡真怕他憋出一个响屁来,毕竟坐在后面。

    卢太守哈哈笑道:“大家都听到了吧,今晚的诗魁不仅能扬名立万,说不定还可撷得公孙大家的一颗芳心,所以在场诸位俊才可要拿出真本事来了,万勿别坠了咱们渤海郡的名声。”

    现场又是一阵欢呼声,公孙盈袖无奈地嗔了一眼卢太守,然后神色自若地重新坐下,倒是长孙无垢俏脸红红的,小萝莉显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

    长孙晟见状有点后悔把宝贝女儿带来了,但这时也不意思退场,幸好卢太守也有分寸,并没有继续荤话连篇,只是稍微调侃一下便回归正题道:“既然要评诗魁,自然少不了彩头,本官这次来得仓促,身上也没带什么贵重之物,这样吧,本官这里有一块平时用的端砚,今晚谁夺得了魁首,这块端砚就送给他。”

    周县令笑道:“下官是今日的东道,也该出一份彩头才是,不过下官身无长物,那就出二十两银子作彩头吧。”

    高不凡眼前一亮,他对端砚没兴趣,但对银子却是兴趣大大的,不过二十两银子也太吝啬了点吧?

    就在此时,只听宇文智及那货冷笑一声,不屑地道:“二十两银子也好意思拿出来,我大哥出二十两金子。”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骚动起来,其实二十两银子也不少了,二十两金子更是夸张,换成银子就是两百两,啧啧,宇文家果然财大气粗。

    四周的惊叹声让宇文智及兴奋不已,憋了一整晚,终于找到机会出一下风头了,真爽,这货下意识地往公孙盈袖望去,发现后者也在看他,更是飘飘然起来,脱口道:“二十两金子是我大哥出的,在下再出多三十两金子,加起来就是五十两金子!”

    现场倾刻沸腾,高不凡也倏地坐直了,什么美人菁睐,什么端砚墨宝,他统统不在乎,但有钱不赚就是王八蛋,五十两金子啊,足足五百两银子,不赚白不赚,赚了也是白赚,奶奶的,今晚这文抄公老子当定了!

    宇文化及正老神在在地喝着小酒,差点就便呛着了,不着意地瞪了弟弟宇文智及一眼,暗骂这个败家仔,老子挣点钱财容易吗,你丫的一张嘴就送出去五十两金子,而且还是老子二十两,你三十两,我这个当大哥的竟被你压一头,岂有此理!

    宇文智及显然也意识到不对,连忙道:“我大哥再出二十两金子,也就是四十两,本人出三十两金子,加起来就是七十两!”

    宇文化及差点吐血倒地,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他都禁不住要大嘴巴抽这败家仔了,作孽啊,都怪自己这次一时脑袋锈豆,竟把这白痴也带出来!

    事已至此,众目睽睽之下,宇文化及也不好把弟弟说出来的话收回去,只能默默地接受四周的欢呼和恭维,还要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向四方抱拳致意。

    卢太守笑道:“看来今晚的诗魁不仅能扬名立万,还可发一笔横财,名利双收,羡煞旁人呀!”

    周县令调侃道:“卢大人可别多想,你今晚只能作评判,名利什么的,都不关系卢大人您的事,下官倒是可以厚着脸皮争一下。”

    卢太守捋须大笑:“你这鸡贼,想都别想,跟本官一起当评判!”

    一众官员又是哄堂大笑!

    待安静下来后,长孙晟微笑道:“本将军没有宇文大人财大气粗,这里有一枚玉佩,便添作彩头吧。”说完从腰间解下一枚翡绿翡绿的玉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