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42章 佛道不容
    黑衣鬼脸人把下半部功法的口诀传授给了高不凡,又指点了他行气的方法,道:“老夫这功法揉合了佛道两家的优点,上半部为静功,以打座吐纳为主,下半部是动功,即便是日常骑马和行走时也可以练习,以后你晚上修炼静功,白天修炼动功,自然就事半功倍。”

    高不凡闻言既惊喜又钦佩,恭维道:“前辈竟然能自创出如此高明的功法,绝对算得上是宗师级别的人物了,在江湖上理应不是默默无闻之辈。”

    黑衣鬼脸人冷哼一声道:“臭小子,别以为旁敲侧击就能打探到老夫的身份,而且,知道老夫是谁对你来说有害无益,所以,收起你那点小聪明,至少在你打得赢老夫之前,不要再打探老夫的身份,免得丢了小命。”

    高不凡心中一凛,嘴上连道不敢,但心里却是暗暗琢磨,这神秘老头不会是危言耸听,故意吓唬人吧?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你自己好生练习,一个月后老夫再来看你的进展。”黑衣鬼脸人说完便要离开,高不凡连忙道:“前辈且慢!”

    黑衣鬼脸人淡道:“可是对功法还有不明白的地方?”

    高不凡摇头道:“前辈传授的晚辈都理解了,只是晚辈还有一事请教。”

    “说!”

    高不凡又把今日遇到死士袭击,自己突然间爆发,挥刀击落飞箭的事说了出来,黑衣鬼脸人听完后似乎不是很意外,淡道:“内家功法本来就有调节身体机能,激发潜力的作用,你在情急之下劈出那样一刀很正常,不过也证明你修炼的功法初见成效了,不错,你的悟性和天赋是老夫见过最高的,比那虬髯客也不遑多让。”

    “风尘三侠中的虬髯客张仲坚?”高不凡失声道。

    黑衣鬼脸人轻咦了一声,狐疑道:“你小子也认识虬髯客?”

    高不凡讪笑道:“小子哪认识他,只是听说过他的大名而已。”

    黑衣鬼脸人淡道:“虬髯客张仲坚武功奇高,习惯独来独往,在江湖中名气却是不大,你小子认识他,倒是出乎老夫所料。”

    高不凡暗汗,胡扯道:“晚辈听长孙晟提起过他。”

    黑衣鬼脸人释然道:“原来如此,虬髯客曾经在突厥一带活动,长孙晟也曾多次出使突厥,认识他也就不出奇了。”

    高不凡暗舒了口气,看来自己正好歪打正着,倒是打消了黑衣鬼脸人的疑虑。

    “虬髯客乃道门中,而且武功奇高,就连老夫都未必是他对手,日后你若遇到他可要小心了,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在他面前曝露武功,否则恐有性命之忧。”黑衣鬼脸人警告道。

    高不凡不解道:“为什么?难道他跟前辈你有仇,抑或这个虬髯客十分嗜杀?”

    黑衣鬼脸人只淡淡地吐出五个字:“佛道不相容。”

    高不凡面色微变,失声道:“前辈所传的功法不是揉合了佛道两家的优点吗?那晚辈也算是半个道家中人,虬髯客为什么要杀我,更何况,难道道家的人见到和尚就杀?”

    黑衣鬼脸人摇头解释道:“佛道两家的争端由来已久,但也不至于见面就互相厮杀,不过你所修炼的功法掺合了佛道两家的优点,必然会引起两家猜疑和不满,甚至会视你为邪教异端,那虬髯客张仲坚杀伐果断,肯定会追问你功法的由来,甚至痛下杀手除掉你。”

    “那晚辈要是遇到佛门的高手呢?”高不凡问道。

    黑衣鬼脸人淡淡道:“佛门中人讲究慈悲为怀,理应不会取你性命,顶多就是废了你的武功,甚至让你剃度加入佛门。”

    卧槽!

    高不凡欲哭无泪,敢情自己练了这劳什么子功法,既不是佛门中人,也不是道门中人,反而成了里外不是人,两家逮着都要痛打的异端,难怪黑衣鬼脸人藏头露尾,不敢光明正大地传授自己功法了,自己这分明就是入了大坑!

    黑衣鬼脸人显然对恐吓的效果十分满意,安慰道:“其实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毕竟像虬髯客这样的绝顶高手只是少数,能瞧出你所学功法的人也不多。”

    高不凡苦笑的道:“虽然不多,但亦无疑于利剑悬顶。”

    黑衣鬼脸人冷笑道:“那就把自己也变成利剑,勤快点修炼,等你打得赢老夫以后,即使是虬髯客也未必能奈何得了。”

    高不凡耸了耸肩,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坑已经跳了,为了小命的安全,以后只能玩命练了。

    黑衣鬼脸人淡道:“好了,你自己加紧练习,老夫一个月后再来捡查,至于那两个死士,老夫也会去追查。”说完一闪身便遁入树林中不见了。

    高不凡羡慕极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如此高明的身手?算了,临渊羡鱼,不如归家结网,赶紧练习才是正经,于是乎,高不凡便开始在空地上走来走去,一边练习动功。

    刚开始的时候,高不凡的脚步还是有些生硬迟滞,往往记得迈腿,又忘记行功,记得行功又忘记迈腿,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高不凡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脚步也越来越快,越来越轻盈,也不知围着树林子转了多少圈,明明浑身大汗淋漓,却不觉得累,而且四肢百骸还暖洋洋的,就像泡在温泉一般舒服,于是练习得更加起劲了。

    此时,树林的阴暗处,黑衣鬼脸人正像一只夜鹰般立在一根树枝上,静静地盯着林外闷头练习的高不凡,脸上尽是惊讶,眼中泛着炙热的异彩!

    这时,高不凡忽然停了下来,有意无意地往黑衣鬼脸人所处的位置瞥了几眼,黑衣鬼脸人皱了皱眉,岂有此理,这小子的六识灵敏得有点让人讨厌!

    黑衣鬼脸人一纵身,悄然离开了树林,这回是真的走了。

    高不凡趁着月色又练习了一会,忽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竟然往山下奔去,一口气奔到牧场外围的小河旁,借着冲势一纵身便跃过了两米多高的围栏,像条鲤鱼般扎入河中。

    一入水,高不凡更是变成了王者,三两下就游过小河上岸,然后飞快地上了官道,向着蓨县城的方向走去。

    眼下正好月上中天,月色皎洁如银,高不凡一身黑衣在官道上快速行走,一边走一边行功,身上的水分由于热量蒸发出缕缕雾汽,让他看起来像在浑身冒烟,十分拉风。

    马场距离蓨县城约莫三十多里路,骑马需要半个时辰左右,走路的话,快都要一个半时辰,然而这次高不凡只花了一个时辰不到就来到城门外的护城河边了。

    高不凡又惊又喜,这功法用来赶路倒是再好不过了,既赶了路,又修炼了功法,一举两得!

    这时明月已经西垂了,看样子已经是零晨三四点钟,还有个把时辰就要天亮了,时间倒是刚刚好。

    高不凡扫了一眼紧闭的城门,还有乌灯黑火的墙头,然后轻轻一跃便扎入了护城河中,很快,他便找到暗渠的入口,再顺着暗渠潜入了城中,大约二十分钟后,高不凡便从县衙后院的池唐中冒出头来。

    宇文化及的护卫自然不少,但是防守重点都在院墙和各处门户,哪料到有人会从院中的池塘中潜入,先不说他们不知道暗渠的存在,就算知道也不相信有人能一口气从护城河潜到这里来,殊不知高不凡就是个能在水底潜伏半小时的妖孽。

    池唐上面有一座凉亭,高不凡潜到凉亭的阴影下待了片刻,确认四周没人了,这才取出一块手帕蒙上脸,轻手轻脚地翻上凉亭,然后借着月色往宅子摸去。

    高不凡这次潜入县衙自然是要行盗,他虽然性子耍脱,但也不是个吃了闷亏默不作声的主,这次他要把老爹送出去的两千多两银子全部取回,再把宇文化及敲诈勒索来的钱财也顺走!

    县衙的后院很大,房间众多,高不凡也不知道宇文化及把财物放在哪,只能一间一间地碰运气,效率相当低下。

    连续找了几间,一无所获,高不凡抬头看了一眼西沉的明月,开始有点急了,正在此时,附近却传来了开门声,一名大腹便便的家伙只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高不凡躲在暗处借着月色窥视,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正是那天和韩满仓买鱼的胖厨子。

    胖厨子睡眼惺忪,一路打着呵欠向着老不凡藏身之处走来,高不凡吃了一惊,待看到这家伙解腰带准备掏家伙时才明白他想干嘛,急忙一手刀斩在脖子上,胖子顿时便晕倒过去。

    高不凡灵巧地扶住胖子将要摔倒的身体,然后把他提回房间里,重新锁上门,这才把胖厨子叫醒,用弩筒抵着他的脖子,寒声道:“识相的就别喊,老子只是求财,敢吭吱一下就割断你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