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46章 白马赠佳人
    长孙晟果真是个信人,说过要来马场拜访,果真前来拜访了,只是场主高开山正好不在家,陈氏是女眷也不便出面,高不凡只好亲自接待了。

    长孙晟这一行人确实有点多,除了长孙无忌兄妹和高士廉外,还有八名部曲,另外高士鸿和高君贤也同来了,这让高不凡有些意外,而且高君贤跟长孙无忌显然更加熟稔了,两人骑马并髻而行,有说有笑的。

    所有人都骑马,只有长孙无垢是乘马车来的,马车上面还有鸿雁楼的标志,估计是找高士鸿借的。马车过了吊桥,长孙无垢便在两名仆妇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小萝莉今日换了一身妆扮,胡服胡裤,脚踏一双小蛮靴,身形倒是显得更加窈窕了,就像抽了穗的包谷,充满了青春少女的活力气息。

    众人见过礼,长孙晟便道:“高场主竟然不在,看来是老夫疏忽了,应该事先派人知会一声的。”

    高不凡笑道:“只要长孙将军和诸位不觉得小子接待不周便不打紧,诸位请,咱们到屋里就坐。”

    长孙晟却摆手道:“既然高场主不在,倒是不用着急,不妨先带我们参观一下马场,老夫自打从突厥回来,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大片的草场了,话说你们飞鹰马场的位置选得真好。”

    高不凡笑道:“长孙将军谬赞了,那小子便先带大家四处走走,不过咱们马场的马多,马肥也不少,大家可要注意脚下,可别中招了。”

    众人愣了一下才会过意来,所谓的马肥即是马屎,不由都笑了起来,随着高不凡往草场走去。

    此时高家的下人们已经把所有马匹放出来了,上千匹马正散布在草场自由吃草,红的白的黑的,连绵成片,看上去倒也壮观。

    长孙晟显然也是懂马之人,看到这些健硕漂亮的战马,点头道:“看起来倒是不错,就是不知爆发力和耐力如何。”

    高不凡二话不说,上前随手牵了两匹马过来,一匹黑马,一匹枣红马,笑道:“是骡子是马,遛一遛就知道了,长孙将军不妨试一试马力?”

    长孙晟哈哈一笑,打趣道:“也好,若是马不行,本将军拆了你们飞鹰马场的招牌。”说完纵身上了枣红马。

    长孙无忌见状也跃跃欲试,于是跨上了另一匹黑马,父子二人策马往草场的另一头驰去。

    高不凡显然对自家马场的马很有信心,只是微笑地看着,忽见长孙无垢正一脸向往地看着父兄纵马的背影,便笑问:“长孙姑娘要不要试骑?”

    长孙无垢抿嘴一笑,摇了摇头,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无垢的骑术不好,除了家里养熟的马,其他陌生的都不敢骑。”

    “没有关系,我给你找一匹温顺的!”

    不知怎么的,高不凡对这位端庄而乖巧的长孙妹妹很有好感,很快便在马群中选出一匹白色的半大马驹过来,并亲自装上了马鞍牵到长孙无垢面前,笑着把缰绳递了过去。

    这匹白马驹果真十分温顺,低头亲呢地拱了拱长孙无垢的手,后者不由心生喜欢,甜笑道:“它好像喜欢我,好吧,那我便试试!”说完踩着马镫小心翼翼地上了马背。

    高士廉和两名仆妇刚开始还有点紧张,见到小白马果然十分温柔,稳稳地载着长孙无垢一溜小跑,便都放下心来。

    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早就按奈不住了,也在马群中挑了两匹健马,让高首和高仁帮忙装上马鞍。

    高不凡微笑着对高士廉、高士鸿和高君贤三人道:“两位世叔和君贤要不要也试试?”

    高士廉放心不下长孙无垢,于是选了一匹马跟了上去,高君贤见状也急忙选了一匹马,倒是高士鸿摆手笑道:“我就免了,这一路已经差点颠散了架,正好休息一下,小凡不用招呼我,你也去吧!”

    高不凡闻言求之不得,打了一声呼啸,大青马便像风一般奔了过来,直接从高不凡的身边驰过,高不凡手一伸就抓住了马鬃,飘身上了马背,动作娴熟得如行云流水,高士鸿见了不由眼前一亮,喝彩道:“世侄好俊的身法!”

    高不凡暗汗,倒不是他特意炫技,只能怪大青马太骚了,估计是见人多想秀一下实力,所以没有老实在高不凡身前停下,玩了一招和主人平时经常玩的小配合罢了。

    “长卿,原来你的骑术这么厉害,这一招俺也会,就是玩得没你溜!”高世雄策马驰了过来崇拜地道。

    高不凡笑道:“小意思罢了,多练就行!”

    高世雄点头:“是这个理,不过俺听说突厥人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只要成年就是强大的骑兵,咱们大隋的骑兵怕是怎么练也及不上人家。”

    高不凡点头道:“的确如此,但正所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咱们大隋骑兵的骑术不及突厥人,但装备上有优势,真要对上了,也未必不是突厥骑兵的对手,先帝在时不也杀得突厥人府首称臣吗?”

    高世雄闻言道:“说的也是,对了,高君贤这次会跟长孙将军回洛阳,你知道吗?”

    高不凡心中一动,摇了摇头:“不知,君贤去洛阳作甚?”

    “还能作甚,长孙将军觉得高君贤是个可造之材,所以带回去洛阳栽培呗,有了长孙家的支持,高君贤可能要入朝为官了。”高世雄答道,说完又压低声音道:“其实俺觉得长卿你更值得栽培!”

    高不凡闻言笑道:“我这个人自由散漫惯了,就不是当官的料,高君贤倒是正好合适,长孙将军有眼光!”

    高世雄见高不凡神色自若,果真没有半分失落和不满,心中不由更加敬佩了,竖起大拇道:“长卿果然心胸开阔,磊落洒脱,不像高清远那小子,不仅臭屁善妒,还小肚鸡肠,据说因为长孙晟选了高君贤不选他而大发脾气,还打伤了几个下人。”

    高不凡耸了耸肩,高清远这小子或许有点才华,但是性情远不如高君贤稳重,长孙晟除非瞎了才会选他。

    虽然高不凡自己不在乎,高世雄却为他感到惋惜,对着远处正策马与长孙无垢套近乎的高君贤呶了呶嘴道:“高君贤那小子在打长孙姑娘的主意,如今近水楼台先得月,长卿你要错失先机了!”

    高不凡皱了皱剑眉,难怪高君贤今日看起来神采飞扬的,他若去了洛阳,以后接触长孙无垢的机会确实多了,但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该头疼的应是李世民才对,不过长孙无垢是个有思想深度的女子,想把她追到手只怕不易!

    且说众人绕着马场跑了几圈,长孙晟总算尽兴了,回到原点勒定马,笑道:“小凡,你们家的战马果然不错,没有弄虚作假,不像有些马场,为了投皇上所好,专门弄一些虚有其表的所谓骏马来讨好皇上。”

    高不凡轻松地勒定马笑道:“看来长孙将军是砸不成我家马场的招牌了。”

    长孙晟翻身下马,哈哈笑道:“的确砸不成了,对了,你们马场有没有考虑扩大规模?一年五百匹太少了。”

    高不凡摇头道:“我们考虑也没用,这里又不是草原,草场就那么大,想扩大养殖规模也扩不了,今年由于朝廷上调了配额,这才硬着头皮扩大到七百匹,短期还行,若长期如此,草场就得废掉了。”

    长孙晟闻言皱眉道:“这的确是个问题,我大隋能养马的地方本来就不多,毁耕造草场又不划算,所以咱们的战马总是短缺,只能向突厥人购买,只是这样便会受突厥制肘。”

    高不凡耸肩道:“辽东也适合养马,这次皇上如果能把辽东打下来,养马的地方自然就有了。”

    长孙晟摇了摇头,只说了一个“难”字,估计是有所顾忌,所以没有多说。

    这时小白马也驮着长孙无垢回来了,但见长孙美媚俏脸红扑扑的,浑身香汗淋漓,爱不惜手地摸抚着白马的鬃毛。

    高不凡笑道:“看来小白和长孙姑娘真的很有缘,以后便跟着长孙姑娘吧。”

    长孙无垢惊喜地掩着小嘴,美眸泛泛地看着高不凡道:“真的吗?”

    “假的!”

    长孙无垢不由大失所望,结果高不凡又笑道:“一文钱卖给你!”

    长孙无垢哧的失笑出声,难得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道:“你敢卖我就敢买,大哥,帮我给钱!”

    长孙无忌果真掏出一文钱抛给高不凡,哈哈道:“以后小白就是我妹妹的了,不许反悔!”

    高不凡接过铜钱直接揣入怀中,笑道:“宝剑配英雄,骏马赠佳人,我这是半赠半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