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47章 比试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长孙无垢的眼中闪过一丝羞涩,连忙低下头抚摸小白的鬃毛掩饰,幸好她刚跑完马,俏脸本来就红扑扑的,要不然羞态更明显。

    高君贤见状主动转移话题道:“世雄和世衡几时到的?”

    高世衡笑言:“俺们比你们早到小半个时辰吧,正准备和长卿去骑马射箭,你们就到了。”

    长孙无忌闻言喜道:“长卿也会射箭?”

    长孙无垢抿嘴轻笑:“大哥你又多此一问了,自古骑射不分家,高公子的骑术如此精湛,想必射艺也不会差。”

    高不凡默默地给长孙妹妹点了个赞,此女确实兰心蕙质,思维缜密,难怪史书上的她能成为李世民的贤内助。

    长孙无忌拍了一下额头笑道:“观音婢说的是,倒是为兄闹笑话了,既然长卿也会射箭,那不如咱们几个比一比如何?”

    长孙无忌虽然脾气好,温良恭谦,但内心还是有点小骄傲的,那天在晚宴上,其实他也准备了一首好诗,结果还没来得及秀出来,高不凡的一首《把酒问月》便惊才绝艳,提前锁定了魁首,正所谓珠玉在前,长孙无忌也不好意思再上前献丑了。

    既然在诗才方面没办法和高不凡比,长孙无忌便试图在射箭方面板回一城,他的箭法师承自父亲长孙晟,而其父正好有神箭的威名,长孙无忌虽远不及乃父,但自问箭术还是相当不错的,所以有信心跟高不凡一较高下。

    比试射箭,高不凡自然无所谓,至于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这两货就是武痴和人来疯,更加不可能拒绝,如果可以,他们甚至乐意从早上比到天黑。

    高君贤亦微笑道:“在下的射艺一般,不过大家既然有此雅兴,在下便也舍命陪君子吧。”

    高士鸿打趣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在长孙将军面前比射箭,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长孙晟捋须一笑:“老夫如今老了,箭术大不如以前,不过指点一下后辈还是勉强的,既然你们要比试,那老夫便作个裁判吧。”

    众人自然求之不得,能得一箭双雕的长孙晟指点一下,绝对受益匪浅。

    高不凡把大家带到自己平时练习射箭的地方,这里有现成的箭靶,有五十步、一百步、两百步,最远的达到三百步。

    长孙晟见状不由微吃了一惊,隋军骑兵的标配是一石弓,有效射程只在百步左右,要射中两百步的目标,一石弓显然办不到,至少得两石以上的弓力才行,至于三百步的距离,即便是三石弓也未必能办到,得用四石弓才稳。

    隋朝的一石相当个一百斤左右,所以普通人能拉开一石弓已经相当了不起,能使两石弓的绝对可称之为臂力强悍,长孙晟能开三石弓,在隋军的将领中已经十分鲜见,至于可开四石弓者,简直就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大隋的将领中除了猛人张须陀,似乎就找不出第二人了。

    高不凡竟然在此立了三百步的箭靶,难道这小子竟能开四石弓?

    说实在的,长孙晟有点不信,当然,如果射艺确实精湛,懂得使用巧劲,用三石弓也有可能射中三百步的目标,不过这似乎比开四石弓还要难一些,长孙晟曾经便试过用三石弓射中三百步外的目标,但只是偶然而为,不能确保每次都能办到。

    高君贤见到三百步外的箭靶,瞳孔亦不由微微一缩,长孙无忌更是吃惊地问:“长卿,你能射三百步?”

    高不凡神色自若地笑道:“在下倒是想射三百步,可惜没那个本事,立个靶只是给自己定一个目标而已,但愿有朝一日能办到。”

    长孙晟不由释然,赞道:“好,有志气!”

    高君贤和长孙无忌都暗松了口气,高世雄兄弟拍着胸口道:“还好,差点被你唬到了,长卿要是能射三百步,咱们干脆不用比了,直接认输就行。”

    高不凡笑道:“认输可不行,咱们比试射箭可以没有彩头,但不能没有惩罚。”

    众人不由心中一紧,异口同声问道:“什么惩罚?”

    高不凡不怀好意地道:“咱们这里总共有五人参与比试,前两名可免于惩罚,后三名就得帮忙把草场的所有马肥清理干净,要不然没有午饭吃。”

    此言一出,众人登时大惊失色,在场几位年轻人要么是世家公子,要么是富豪少爷,最不济也是家境殷实,平时连家务都不会做,就别说清理马粪这种粗活脏活了。

    不过如此一来,这种惩罚反而显得更新鲜,更具挑战性了,越有挑战性自然就越刺激,越刺激自然越有吸引力。

    果然,众人震惊过后都有点跃跃欲试起来,不过却没人率先开口答应,毕竟如果输了的话,会很糗(臭)的!

    高不凡见状促狭地挑了挑眉,拱火道:“如何,你们都不敢吗?还是不是男人了?”

    众人果然被撩起了火气,高世雄怒道:“谁不敢了,比就比,怕你啊!”

    “就是就是,比,马上就比,长卿你别得意,说不定最后清理马粪的是你自己!”高世衡撸起衣袖义愤填膺地大声道。

    长孙无忌也是面露愠色:“士可忍,孰不可忍,今天谁不比谁就是懦夫,让大家耻笑他一辈子。”

    高君贤却是最清醒的人,摇头苦笑道:“敢情长卿今日不是为了比射术,而是抓苦力来了,你们中了他的圈套还不自知。”

    长孙无忌闻言愕了一下,可不是吗?马场本来就是高不凡家开的,输了的人清理马粪,岂不就是在给他家当苦力吗?不禁摇头苦笑道:“长卿太狡猾了,敢情咱们都上了他的当。”

    高世雄兄弟却拍着胸口大声道:“苦力什么的无所谓,咱哥俩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你们要是不敢比,那便一边看热闹好了。”

    高不凡笑道:“瞧瞧,这就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辅机兄,君贤兄,你们意下如何?还是不是男人了?还比不比?”

    长孙无忌和高君贤大怒,咬牙齿切地齐声道:“比!”

    长孙晟、高士廉和高士鸿三人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也不干预,毕竟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气性,这样挺好的!

    长孙无垢掩着嘴暗暗偷笑,高公子这惩罚也太促狭了些,禁不住又偷偷打量了高不凡一眼,暗道:“咦,这家伙……好像白了一些。”

    长孙无垢确实没有看错,此时的高不凡的确比以前显得白了,自从练习了动功之后,高不凡每天都大量排汗,连带将体内的废弃物也排了出来,按照黑衣鬼脸人的说法,这就是伐筋洗髓的一个过程。

    高不凡不是天生就黑的,只是故意晒成那样,现在沉淀在皮肤的黑色素随着汗液排出,人自然就慢慢变白起来,距离他讨厌的小白脸又近一步!

    高不凡本来就长得剑眉朗目,十分英俊,此时皮肤变白了,自然就更加好看了,再加上那双清如溪水,亮似辰星的眼睛,长孙无垢看了几眼也禁不住有点脸红耳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