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49章 谈心
    高不凡最后的得分竟和长孙无忌一样,倒是巧了,不过大家都隐隐觉得他留有余力,只是不便点破罢了。这个时候,高君贤也禁不住有点服气了,苦笑道:“长卿兄果然又在扮猪吃老虎,世雄世衡,咱们这就去清理马粪吧。”

    高不凡连忙把三人拦住笑道:“惩罚只是娱乐罢了,你们也不必当真,马粪自有下人清理,怎能劳烦三位客人呢!”

    长孙无忌也出言相劝,高君贤三人也就顺坡下驴了,毕竟当着高家众下人的面清理马粪实在有点丢脸。

    长孙无垢美轻笑道:“阿爹只顾着看,也不指点一下晚辈!”

    长孙晟知道自家女儿有一颗七窍灵珑心,无非是拉自己出来缓解下尴尬的气氛罢了,于是捋须一笑道:“好吧,老夫也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把老夫的弓拿来。”

    一名部曲立即把长孙晟平时惯用的角弓恭敬地逞了上来,这是一把二石硬弓,三石弓长孙晟虽然也能用,但很少用到!

    高不凡见到长孙晟接过角弓,不由精神一振,那天在高鸡泊他亲眼见识过长孙晟射杀群匪,那股凌厉的气势如今还历历在目。

    正当高不凡以为长孙晟会再次大展神威时,后者却是漫不经心地往远处抛射了一箭便收弓了,那支箭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后落在百步箭靶和两百步箭靶之间,斜斜地钉在草地上。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长孙晟只是笑而不语,高不凡心中一动,快步向着羽箭的落点奔去,高世雄等人见状也好奇地跟了上去。

    高不凡奔到那支羽箭跟前,伸手拔了起来,登时吃了一惊,原来箭头上赫然串着一只黄绿色的蚱蜢,这玩意只有尾指大小,此刻虽然差点断成两截,但仍然活着,正奋力划动足脚,试图挣脱开去。

    高君贤等人见了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别说一箭射中一百步开外的蚱蜢,这个距离他们甚至连蚱蜢在哪都看不清,这也太可怕了,看来长孙晟之所以能一箭双雕,的确不是浪得虚名的,光是这份目力就非常人能及。

    高不凡心中佩服不已,看来长孙晟的箭术的确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自己箭术虽也不错,但跟长孙晟比起来乃旧差距离不少。

    高士鸿扫了一眼表情震惊的年轻人们,笑道:“长孙将军今日倒是这帮晚辈大开眼界了。”

    高士廉笑言:“如此也好,省得他们日后目中无人,须知山外有山,强中自有强中手!”

    长孙晟只是稍微露了一手,虽然没有惊天动地气势,却把一众年轻人折服了,不过,长孙晟也没有敝帚自珍,接下来分别指点了高不凡等人,并分享了一番自己在射箭方的经验和感悟,一时间,众年轻人都觉获益良多。

    这时长孙晟却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长孙无垢连忙上前替他抚拍后背,俏脸上写满了担忧,至于长孙无忌则脸色苍白,手足冰冷。

    高不凡暗皱了皱剑眉,看这情形,长孙晟似病得不轻啊,又瞥了一眼长孙无忌的表情,于是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连忙吩咐高首去取杯来水。

    长孙晟喝了水,咳嗽终于渐渐平复下来,不着意地把捂嘴的手帕收了起来,高不凡眼尖,分明见到手帕上沾了些红色的斑点,似乎是微小的血块,不由心中微凛,欲言犹止。

    长孙晟轻松地笑了笑道:“我这是多年的老毛病了,不碍事,你们年轻该干嘛干嘛去,小凡,陪老夫随便走走,有些话单独跟你聊!”

    高不凡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后山清净,空气也好,咱们到那里走走!”

    长孙晟微笑称善,与高不凡往后面的飞鹰山走去,长孙无垢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眸里明显蒙上了一层不安和担忧。

    高士鸿显然并不知道长孙晟命不久矣,他不着意地扫了高君贤一眼,见后者并无妒忌之色,倒是放下心来。

    在高不凡出现之前,高君贤无疑是高氏一脉最优秀的年轻一辈,也是重点栽培对象,结果现在半路杀出个高长卿,无论文才还是武功似乎都更胜一筹,所以高士鸿担心高君贤会心态失衡,幸好,高君贤所表现出来的成熟稳重让他颇为满意,倒是不枉族里的多年栽培。

    至于族中另外一个重点栽培对象高清远,其近日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现在族里的做法是把他冷处理,再观察其后期的表现,若还是没长进,族里就会彻底放弃,把资源转投到其他有潜质的族人身上。

    且说长孙晟和高不凡一边闲聊一边往后山的树林走去,前者笑着问道:“小凡什么时候开始练习骑射的?”

    “应该是五岁吧,我爹教的!”高不凡弯腰顺手摘了一朵蒲公英。

    长孙晟点头恍然道:“难怪,看来你爹的骑射功夫也定然不弱。”

    “反正现在没我强!”高不凡又弯腰摘了一朵蒲公英。

    长孙晟好笑道:“你小子倒是一点也不谦虚。”

    高不凡哈哈一笑道:“在长孙将军面前,小子自然要实话实说,要是在老爹面前,我得拍他马屁,要不然会就得挨揍。”

    长孙晟不由莞尔,高不凡洒脱又不失恢谐的性子很对他脾气,跟这小子聊天很舒服,想必其他人也有这种感觉,这种人天生就有种吸引力,适合当首领!

    “有才是好的,但恃才傲物就不好了,小凡你要永远记住这一点。”长孙晟提醒道。

    高不凡点了点头道:“长孙将军说得对,不过小子从来不觉得自己有才。”

    长孙晟睨了他一眼笑斥道:“能做出《把酒问月》这样一首传世经典,如果这还不算有才,只怕天下有才的人也不多了。”

    高不凡汗道:“长孙将军过誉了,诗词只是小道而已,不值得夸耀!”

    长孙晟眼前一亮:“你能这样想,老夫倒也就放心了。”

    “为什么?”高不凡奇道。

    长孙晟微笑道:“因为老夫一直担心你一诗成名便忘乎所以,其实这样的风头还是少出一些为好。”

    高不凡皱了皱剑眉,他知道长孙晟肯定还有下文,便静静地听着。果然,长孙晟又道:“皇上擅长文辞,喜欢作诗,而且已作得很好,小凡的诗名如果传到皇上耳中,必然会引起他的注意。”

    高不凡不解地道:“上达天听,这不是好事吗?”

    “还真不一定是好事,皇上虽然喜欢作诗,但却不喜欢别人作得比他好。譬如朝散大夫王胄,此人诗才便极佳,当初皇上作了一首《燕歌行》,颇为得意,便让大臣们作诗应和,别人都做得很普通,偏偏王胄不懂事,应了一句“庭草无人随意绿”,赢得满堂喝彩,抢了皇上的风头,后来皇上就寻了个由头把王胄杀了,杀之前还问他‘尚能作庭草无人随意绿否?’,你说冤不冤?”

    高不凡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长孙晟瞥了高不凡一眼,继续加码道:“我朝最有名的才子薛道衡,他的诗也写得特别好,曾写出‘飞魂同夜鹊,惓寝忆晨鸡。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这样的佳句,一时民间传诵,声名远播,后来薛道衡恃才傲物,被皇上问斩了,据说薛道衡被斩后,皇上很开心,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薛道衡还能空梁落燕否?’”

    卧槽,高不凡只觉脖子凉嗖嗖的,苦笑道:“长孙将军,写出去的诗还能收回吗?”

    长孙晟笑道:“小凡倒也不必太过担心,只是日后要注意了,如果有机会见到皇上,更是不可抢了皇上的风头,切记!”

    高不凡耸了耸肩道:“小子只有一个脑袋,哪敢啊,更何况我一个养马的,只怕也没机会见到皇上。”

    长孙晟微笑道:“世事难料,对了,小凡弓马娴熟,可有意随老夫回东都洛阳?以你的本事中个四科举人应该不是难事,老夫在京还是有点能量的,给你弄个九品裨将应该不成问题!”

    所谓的四科举人即:学业该通,才艺优洽;膂力骁壮,超绝等伦;在官勤奋,堪理政事;立性正直,不避强御。

    也就是说,符合以上四个条件之一都能参加四科举人选拔,选中了就能入朝作官,高不凡显然符合“膂力骁壮,超绝等伦”这一条,所以长孙晟才有此一问!

    高不凡想都不想,直接摇头拒绝了,开玩笑,大隋的国祚顶多还有五六年,这官有什么当头的,更何况杨广还那么变态,弄不好那天瞧自己不顺眼,弄个由头卡嚓了,卡嚓之前说不定还会问自己一句“尚能把酒问月否?”。

    长孙晟见高不凡态度坚决,便也不再强求,其实他内心也隐隐觉得,高不凡不入朝为官似乎更好,也罢,顺其自然了,毕竟若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