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54章 认出
    高不凡并不是嗜杀之人,但此时的他却杀气腾腾的,之所以如此愤怒,除了亲眼看到这些盗匪是如何凌辱妇女之外,还经常听说张金一伙打劫从来不留活口,甚至干出屠村灭族这种令人发指的恶行来,面对这样一群丧心病狂的渣滓,自然不必仁慈!

    所以,即使这些盗匪已经一哄而散,高不凡依旧不依不饶地纵马追杀。两条腿是无论如何也跑不过四条腿的,再加上大青马神骏,倾刻便又有数名盗匪被高不凡追上挥刀砍翻!

    剩下的盗匪更是吓得魂飞魄散,使出吃奶之力亡命奔逃,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高不凡又纵马砍杀了两名盗匪,这才收刀返回。

    此时的官道上横出竖八地躺着超过二十具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高不凡策马来到高首和高仁的身边,沉声问道:“你们没事吧?”

    高首和高仁凛然地摇了摇头,话说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高不凡大开杀戒,跟平时有说有笑的样子大相径庭,一时间还有点不适应。

    高仁一指不远处,吃吃地提醒道:“少爷,女……女人。”

    高不凡皱了皱剑眉,原来那些盗匪在逃命时把劫持来的几名女子都丢弃了,此时这几个女子正挤在一块瑟瑟发抖,望向高不凡等人的目光似乎比看到盗匪还要恐惧。

    这也难怪,她们刚刚亲眼看到高不凡像斩瓜切菜般宰了十几名盗匪,要么头颅滚滚,要么一刀两段,内脏肠肚流了一地,不害怕就奇了。

    高不凡翻身下马,把血淋淋的单刀扔给高仁,走上前和声问道:“你们不用害怕,我是个好人,不会伤害你们,你们是哪里人?”

    几名女子见到高不凡和颜悦色,心中稍安,其中一名年龄最长的女子壮着胆子答曰:“谢谢小郎君出手相救,我们都是下河乡,翠竹里人。”

    高不凡点头道:“离这里还不算远,我送你们回去吧。”

    几名女子闻言竟然大哭起来,高不凡耐着性子一问,才知道她们的房子已经被盗匪一把烧了,家里人也无一幸免,眼下已经无家可归。

    “草,这帮王八,真该把他们都统统宰了!”高首目眦尽裂地挥了挥拳头。

    高不凡暗叹了口气,沉吟了片刻道:“本人乃飞鹰马场的少场主,你们如果没有亲戚投靠,便暂时住到我们马场去吧,若有亲戚投靠的,每人发给两吊钱路费。”

    当见到高不凡真的取出了钱袋,几名女子才确信眼前这位小郎君是位好心人,不由感激涕零,然后不约而同地拒绝了两吊钱,选择跟高不凡回去牧场。

    这几名年轻女子虽然都是没什么见识的村姑,但两吊钱和长期饭票哪个更划算,她们还是分得清的,更何况即便有亲戚投靠,这时的她们也不敢单独上路,自是跟着高不凡更加安全!

    高首和高仁这货大喜,立即热情地邀请几名女子坐倒马车上去,并取出干粮和水供她们食用。

    不得不说,那些强盗虽然可恶,但眼光还是挺不错的,这几名女子年纪都在二十岁以下,身材和样貌都不差,若是在飞鹰马场定居下来,最后估计还是便宜了高家的男家丁。

    高不凡倒是无所谓,只是多几张嘴而已,家里还是养得起的,于是重新上马赶路,高首和高仁这两货也乐吱吱地驾起了马车!

    然而高不凡不知道的是,正当他们离开不久,一名漏网的盗匪却从道旁的草林中鬼鬼祟祟地冒出头来,确认安全才小心翼翼地溜出来,向着反方面连滚带爬地逃了。

    这名盗匪一口气逃出了数里地,这才敢停下来,扭头对着来路呸了一口,咬牙切齿地道:“飞鹰马场,黑小子,老子总算找到你了,这就回去禀报大当家,新账旧账一起算。”

    原来这名盗匪叫吴德发,外号黄皮耗子,面黄嘴尖小眼睛,身材瘦小兜风耳,乍然望去还真像只耗子精,此人之前在高鸡泊中参加地围攻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