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55章 示警
    明月当空,皎洁的月色下,刀光如同匹练般一波接一波地向着黑衣鬼脸人攻去。如果说高不凡手中的刀是惊涛骇浪,那么黑衣鬼脸人就是一叶乘风破浪的轻舟,看似惊险无比,实则游刃有余。

    叮的一声脆响,黑衣鬼脸人终于出手了,一指弹中高不凡手中的单刀,漫天的刀光瞬时嘎然而止,而高不凡本人也被震得倒退了两步,手中的单刀差点脱手掉落。

    “不错,一个月时间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已经出乎老夫意料了。”黑衣鬼脸人赞许地点了点头,声音一如既往地苍老。

    高不凡苦笑道:“可是晚辈还是连前辈你的衣角都没碰到。”

    黑衣鬼脸人冷哼一声道:“若是被你碰到,那老夫这一甲子岂不是白练了,年轻人要脚踏实地,万不可好高慕远,须知一口也吃不成一个胖子。”

    高不凡笑道:“前辈所言极是,晚辈操之过急了。”

    黑衣鬼脸人淡道:“武功一途,历来都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老夫已经把功法传授给你,能到何程度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高不凡心中一动,脱口道:“前辈你要走了?”

    黑衣鬼脸人点了点头道:“你小子倒是机灵,没错,老夫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今日便就此别过吧,老夫已经在你小子身上花费太多时间了。”

    “那前辈什么时候再来,或者小子修炼上遇到问题,如何才能找到你老人家解答?”高不凡连忙道。

    黑衣鬼脸人淡道:“老夫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你小子是个聪明人,即便遇到问题,相信你自己也能解决。行了,记住老夫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假如日后遇到佛道两家的顶尖高手,最好不要暴露武功。”

    高不凡点头道:“晚辈谨记……”

    他的话还没说完,黑衣鬼脸人已经闪身进了树林中闪失不见了。

    高不凡的神色有些复杂,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黑衣鬼脸人是谁,长什么样,传授自己功法是出于何种目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传授的功法很管用,高不凡发现自己各方面都比以前厉害多了,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抑或是目力和听力等。譬如今日面对数十名强盗,他仅凭一人就能轻松辗压,如果是以往,他肯定做不到如此神定气闲。

    第二日清晨,高不凡正打算继续外出收购豆料,便有下人进来禀报道:“少爷,外面有人找你,却不肯通报姓名,只是约你到马场外面一见。”

    高不凡心中一动,吩咐高首和高人套好马车,自己则翻身上马往牧场的大门口方向驰去。飞鹰马场虽然不大,但也不算小,宅子就建在飞鹰山脚下,所以从宅子门口到牧场的门口的吊桥还是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的。

    且说高不凡赶到牧场门口,河边的吊桥还没放下,但见河对岸正立着一名大汉,头戴斗笠,边沿压得很低,所以看不清面貌,不过那高大的体形看着有些眼熟。

    “少爷,您认识对面那人吗?”负责看守吊桥的老仆有点担忧地道,旁边两名年轻的家仆干脆还手持弓箭。

    也难怪他们如此警惕的,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盗贼横行,偏偏对岸那人又藏头露尾,而且体格彪悍,一看就不太像好人。

    高不凡点了点头道:“是我的一个朋友,把吊桥放下吧!”

    老仆闻言这才放下吊桥,一边低声嘀咕道:“少爷这位朋友也真是古怪,姓名不肯通报,门也不肯进!”

    高不凡翻身下马,步行过了吊桥,对岸那人反倒把斗笠压得更低了,只对着高不凡招了招手便转身疾步而行,直到转入一处有视线遮挡的杂草树丛后停下来。

    高不凡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拱手微笑道:“孙大哥,别来无恙?”

    那人掀开斗笠,露出一张满是络腮胡子的大脸,浓眉大眼,十分之粗犷,赫然正是孙安祖,只见他笑了笑问道:“高公子是如何认出俺的?”

    “孙大哥虽然戴着斗笠,但是那体形和下巴上的胡子却逃不过在下的眼睛,更何况孙大哥点名要见我,又不肯通报姓名,只约在外面相见,除了孙大哥,在下还真想不出其他人了。”高不凡道。

    孙安祖竖起大拇指:“高公子果然好眼力,心思也缜密,只是高公子既然认出俺,为何还敢单独跟过来相见?”

    高不凡皱起剑眉反问道:“为什么不敢?”

    “俺杀了周县令,现在又是打家劫舍的强盗,难道高公子不怕被连累,还敢与俺做朋友?”孙安祖说完紧紧地盯着高不凡。

    高不凡洒然一笑道:“有何不敢,孙大哥行到如今这一步也是被逼的,所以不能怪你,更何况孙大哥虽然行盗,却不伤人命,倘若你像张金称那般滥杀无辜,无恶不作,本人不仅不会跟你做朋友,而且还会立即出手把你击杀!”

    孙安祖暗孔微缩,有点惭愧地道:“俺那日下午看到高公子和令尊进城,本打算等你们出城再相见,兑现给高公子当一年奴仆的诺言的,岂料高公子当晚并没出城。第二天一早,周县令那狗官便带衙役把所有流民都骗入城去了,本以来是狗官大发慈悲安置大伙,谁料竟是让我们当役夫,到洛口沧帮忙运送军粮去涿郡。

    周狗官见本人强壮,便命俺为小帅,负责统率大伙干活,俺不肯,还骂了他几句,他就用鞭子抽俺,俺一怒之下打了他一拳,谁料这狗官如此不经打,一拳就嗝屁了,俺只能赶紧逃跑出城。俺一开始还想到马场来找高公子的,只是担心会连累高公子,这才逃进了高鸡泊当中为盗。”

    高不凡叹了口气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所以孙大哥也是被逼上梁山的,真的不能怪你!”

    “梁山?”孙安祖疑惑地问:“梁山是什么山?在哪个郡?”

    高不凡暗汗,水泊梁山的故事发生在北宋末年,现在连大唐都还没影,哪来的北宋,孙安全自然不知道梁山,连忙岔开话题道:“不知孙大哥今日来找在下所为何事?”

    孙安祖答道:“俺这次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向高公子致歉,俺没能兑现给你当一年奴仆的承诺。”

    高不凡摇头道:“大可不必,第二件事呢!”

    孙安祖的面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问道:“高公子是不是和张金称有仇?”

    高不凡剑眉一挑道:“算是吧,孙大哥如何得知?”

    孙安祖摇了摇头道:“高公子不用问俺是怎么知道的,你还是赶紧做好准备,最迟后天,最快明天,张金称就会亲自带人攻打你们马场,抓紧时间逃吧!”

    高不凡面色微变,连忙问:“张金会带多少人来?”

    “不清楚,但估计不会少,张金称现在麾下有两三千人,而且新近从隋军手里缴获了大量的兵器,其中还有不少弓箭,实力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你们马场那点人手只怕还不够他塞牙缝,所以能逃还是赶紧逃吧,钱财马匹都是身外物,保命要紧!”孙安祖沉声劝道。

    高不凡心中凛然,这可真是一条救命的及时消息,感激地道:“多谢孙大哥冒险前来告知,在下感激不尽!”

    孙安祖惭愧地道:“张金称如今势大,连官兵见了都得退避三舍,俺能做的只有这些,实在帮不上什么忙,好了,高公子还是赶紧回去准备吧,不要妄想能守得住,最好赶紧举家入城躲避,保命要紧!”

    高不凡不置可否地拱了拱手道:“多谢孙大哥提醒!”

    “保重!”孙安祖已把话说尽,便也不再逗留,重新戴上斗笠一抱拳便转身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