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58章 名将
    “你叫魏征?”高不凡表情有些古怪,之前长孙晟他不认识,可这位魏征他却是如雷贯耳,因为这位仁兄上了后世中国的历史课本,乃著名的诤臣,以犯颜直谏,不畏强权著称,甚至被唐太宗李世民当成了知得失的“镜子”,死后位列凌烟阁第四。

    魏征冷笑道:“没错,鄙人叫魏征,曲阳县人氏,高才子还有什么要问吗?”

    高不凡闻言便知对方误会了,不过这位一代名相的脾气还挺爆的,相貌丑陋又嘴损,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由此可见李世民确实能容人,要是换成杨广之流,这位仁兄有多少颗脑袋都不够砍。

    “魏兄误会了,本人并没有向太守大人告状的意思。”高不凡微笑道。

    “你爱告不告,鄙人就是这种脾气,大不了卷铺盖滚蛋回家。”魏征微哼一声,说完转身大步而行。

    高不凡哭笑不得,这家伙吃了枪药吗?这么冲!

    殊不知魏征此人虽然脾气又倔又臭,但还至于逢人就得罪,只是不久前刚挨了卢太守的训斥,再加上投靠到卢太守府中当幕僚三年都得不到重用,处处坐冷板凳,积了一肚子的怨气一下子引爆了,而高不凡很不幸撞在枪口上了。

    魏征领着高不凡到了客厅门口,估计还有点意难平,结果一不留神被门槛绊了一下,要不是后面的高不凡手疾眼快拉了他一把,他便得摔个大马趴了。

    饶是如此,魏征还是十分狼狈,而且客厅内分明传了一阵轻笑声,臊得他满脸通红,倒是高不凡关心地问道:“魏兄没事吧?”

    魏征见高不凡目光清澈诚恳,并没有嘲讽的意思,不由生出一丝好感来,无声摇了摇头,上前几步黑着脸道:“太守大人,蓨县才子高长卿带到。”

    高不凡抬眼望去,发现一身紫袍的渤海郡太守卢赤松正坐在主位,身后站着几名平时倚重的幕僚,两边则坐着七八名官员,应该是在开会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

    高不凡连忙上前行礼道:“蓨县高长卿,拜见太守大人和诸位大人。”

    “这位就是吟出‘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蓨县才子高长卿?果然一表人才,气宇不凡啊!”位于卢赤松左下手的一名官员打量着高不凡笑道。

    高不凡连忙谦虚道:“大人谬赞了,在下愧不敢当。”

    卢太守介绍道:“这位乃本郡郡丞方大人。”

    原来是渤海郡的二把手,高不凡连忙郑重地重新行礼,接下来卢太守又把在场的官员都介绍了一遍,看得出确实对高不凡十分菁睐,要知道这都是不可多得的人脉资源。

    众人见礼完毕,卢太守便开门见山地问道:“本官听魏玄成说了,长卿这次来找本官事关大盗张金称?”

    高不凡点头道:“正是,晚辈得到消息,张金称将在这两日内攻打飞鹰马场。”

    卢太守和在场官员不由面面相觑,魏征这个边缘人本来已经准备退出去了,闻言也顿住脚步侧耳偷听。

    卢太守皱眉道:“张金称这贼子试图抢夺马匹,进攻你们马场倒也不出奇,只是长卿哪里来的消息?”

    高不凡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所以眼都不眨地扯谎道:“晚辈昨日外出收购豆料,正好遇上张金称手下一小股贼人抢掠,晚辈和两名家仆的身手还算不错,奋力杀退了这股贼人,还救下了四名被他们掳劫的女子,其中一名女子偷听到贼人们的谈话,说他们的大当家这两天就会攻打我们家马场。”

    高不凡这番话半真半假,那几名被劫的女子如今就在飞鹰马场,所以根本不怕穿帮,先不说卢太守不会深究,就算真的深究,到时大不了让这些女子撒个谎就行了。

    果然,卢太守和众官员并没有深究的意思,毕竟在他们看来,没人会拿这样的事撒谎,除非闲得蛋痛嫌命长了。

    卢太守已经隐隐猜到高不凡的来意,不过表面还是装傻道:“那令尊和长卿准备如何应对?”

    高不凡如实答道:“飞鹰马场中有七百多匹成年战马,眼看就要上交给朝廷了,绝对不能有闪失,所以家父打算提前把战马转移,其余马匹放归野外,而家中老少则入城暂避。”

    卢太守闻言暗松了口气,他就担心高不凡不知天高地厚,请他出兵帮忙守马场,要知道如今渤海郡中唯一一支正规武装已经被张金称打掉了,他实在有心无力,所以捋须点头道:“这倒不失是个好办法,那长卿这次来找本官的意思是?”

    高不凡趁机鼓动道:“如今悍匪张金称为害甚烈,若继续听之任之,任其势力不断壮大,必然后患无穷,所以一定要尽快将其扑灭。晚辈觉得这是一个消灭张金称的大好机会,大人只需组织起数千人手,埋伏在飞鹰马场四周,趁着张金称不备突然杀出,定然能将其击败,甚至一举将之歼灭。如此一来,不仅为民除害,对诸位大人来说也是大功一件。”

    卢太守闻言眼前一亮,不过很快就黯淡下去,虽然高不凡的话很具煽动性,但是人老了难免少了些冲劲,一昧求稳,不敢去承担风险。

    高不凡的计划具有可行性,也很有吸引力,但风险无疑也是巨大的,一旦失败,阳信县就连守城的最后力量都会被打没,到时不仅卢太守自己的乌纱不保,说不定连脑袋都会保不住。

    渤海郡丞方进晟显然是个惯会揣摸人心之人,见状便摇头道:“长卿小友之计不妥,想那悍匪张金称势大,手下兵力超过五千人,日前又攻陷了漳南县,获得了补给,其势必然更盛,这个时候,更加不能贸然与之交锋。”

    “是啊,而且朝廷已经派了段达将军率兵来剿了,毕日大军将抵达,这个时候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只需固守城池等候朝廷大军即可,以朝廷卫府军的战力,小小盗匪还不是手到擒来!”

    “通守大人所言极是,固城待援才是最明智的!”

    卢太守出兵的意愿本来就不高,又被手下众官员一番话劝得更坚定了,最后对着高不凡道:“长卿,你都听到了,不是本官畏战,实在是风险太大了,而且朝廷已经派兵,想必不用多久就能扫平群匪,你回去后只需让家人入城暂避即可,至于蒙受点损失也是在所难免的。”

    “太守大人,张金称对外宣称统兵五千,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实际兵力不会超过三千,而且大部份都是只能打顺风仗的乌合之众,只须出其不意袭其后军,必然兵败如山倒,大功唾手可得,若太守大人出兵,长卿愿率众打头阵!”高不凡慨然道。

    郡丞方进晟皮笑肉不笑地讽刺道:“原来长卿小友不仅诗才了得,还会领兵打仗,佩服佩服!”

    “可不是,高才子刚才不是说他和两名家仆奋力击退一股贼匪吗?想必确实颇有几分勇力的,比宋都尉还要强。”另一名官员阴阳怪气地接茬道。

    高不凡暗皱了皱剑眉,垂下眼帘默不作声,心中再次生出一股无力感,到底还是人微言轻啊,而且这帮官老爷也太过没种了些,操蛋!

    卢太守总算还顾及高不凡的面子,捋须微笑道:“长卿勇气可嘉,但是朝廷的军队很快就要到了,所以实在没必要冒这个险,赶了这么远的路,想必长卿也累了,来人,带长卿下去歇息!”

    高不凡暗叹了口气,拱手道:“谢过太守大人好意,不过在下还得赶回马场协助家父。”

    卢太守闻言点头道:“既然如此,本官也不留你了,万事小心,魏玄成,送长卿出去吧!”

    高不凡也不再停留浪费时间了,径直离开了太守府,走得比魏征还要快。

    “高长卿,这就生气了?”魏征追前几步冷笑道。

    高不凡这才意识到这位仁兄的存在,停下脚步微笑道:“倒是不至于,趋吉避凶本来就是人的天性。”

    魏征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点头道:“鄙人原以为高长卿是个只会吟风弄月的白面书呆子,如今看来倒是鄙人错了,至少你比堂上那些大人更有胆识。”

    高不凡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在下的脸不白!”

    魏征笑了笑道:“确实不白,但也不算黑。”

    “告辞!”

    眼前这位虽然是一代名臣,但高不凡此时也没心情跟他闲扯,拱手便转身而行。

    魏征愕了一下,连忙叫道:“高长卿且慢!”

    “魏兄还有什么指教?”高不高站定脚步转身客气地道。

    魏征点了点头道:“你的脾气也不错,鄙人天生惹人厌,若换了其他人,早就拂袖而去了,也罢,鄙人便给你指条明路,现在马上出北城门,有一支运送兵革的戎车队伍路过,邻队之人乃驾部员外郎李靖,你去找他,或许能帮上忙!”

    “李靖!”高不凡不由虎躯一震再震,脱口而出。

    魏征奇道:“莫非你认识此人?”

    高不凡摇了摇头道:“不认识,不过谢过魏兄告知,告辞!”说完翻身上马,往北门急急驰去。

    魏征皱了皱眉,总觉得这小子有些莫名其妙,之前听到自己的名字也是一惊一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