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61章 大忽悠
    李靖在历史上赫赫有名,仿佛浑身都笼罩在主角光环之中,但此刻眼前这位却没有想象中的光芒万丈,充其量只是帅气一点的中年大叔而已,目光沉稳而不慑人,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

    近段时间,各种历史名人就像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所以高不凡基本已经适应了,神色自若地抱拳一礼道:“在下乃蓨县飞鹰马场少场主高不凡,见过李大人。”

    李靖皱眉思索了片刻,摇头直言道:“没听说过。”

    高不凡微笑着说:“在下只是个无名小卒,李大人自然没听说过,不过这并不打紧,在下今日是特来向李大人送上一份大功的。”

    李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目光疑惑地望向了魏征,要不是他认得魏征确是太守府中的幕僚,估计此时已经把高不凡当成江湖骗子之流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场白,通常就是这类人惯用的忽悠伎俩。

    “这位高长卿公子所言属实,李大人不必疑虑。”魏征面不改色,很有当托儿的潜质。

    李靖闻言只是轻哦了一声,脸上古井无波,也没开口追问是什么功劳,显然并不为所动。

    高不凡见状也不气馁,传说的战神倘若如此轻易就被人说动,那也太过名不副实了,所以继续循循善诱地道:“李大人这一路走来,应该也听说过高鸡泊中的悍匪张金称吧?”

    李靖点了点头,正因为听说了高鸡泊中有悍匪盘踞,所以车队进入渤海郡境内他才了打醒十二分精神,每天宁愿少赶一点路程也不冒险,天黑之前一定要找到一处他认为安全,易守难攻的位置宿营,毕竟五百辆戎车,一万套兵革并不是少数目,若出了差池只怕他李靖也要人头不保。

    “张金称此贼本是清河郡鄃县人氏,武艺高强,纠集了一帮亡命之徒藏身高鸡泊中为盗,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此前还袭击了长孙将军的楼船,绑架了长孙姑娘,在下刚好遇上,出手帮忙杀了几个贼匪,所以和悍匪张金称结了死仇。”高不凡很清楚自己目前的斤两,所以把长孙晟也扯出来增加份量。

    果然,李靖闻言略略动容道:“高公子口中的长孙将军,可是右骁卫长孙晟将军?”

    高不凡点了点头道:“不敢,李大人叫我表字长卿,或者小凡也行,长孙将军也是这般称呼在下的。”

    李靖摇头道:“下官怎敢与长孙将军相提并论,长卿小友刚才说要送本官一份大功,可是与悍匪张金称有关。”

    高不凡不由精神一振,看来长孙晟这面大旗并没有白扯,李靖终于有兴趣了,立即点头道:“李大人英明,此事确实和张金称有关,此贼不久前击败杀害了渤海郡都尉高启臣,缴获大量隋军兵器,实力徒然大增,如今宣称麾下有五千人马。”

    李靖皱眉不屑道:“所谓的五千人马绝对是夸大之词罢了,而且都是些乌合之众,不足为惧!”

    高不凡附和道:“在下也是这般认为的,只是如今渤海郡都尉战死,麾下也溃不成军,根本无力应对,昨日张金称已经攻陷漳南县,县令至下全部徇职,全城遭到洗劫,百姓要不是被屠杀,就是被胁逼从贼,现在张金称的实力只怕更强大了,倘若听之任之,此贼必然继续坐大,若成了气候,则后患无穷矣!”

    李靖闻凛然道:“小小贼匪,竟然就为害如此之烈,断不可再令其坐大!”

    高不凡趁机道:“李大人所言极是,如今正好有一个消灭此贼的良机,只是苦于兵力不足,所以在下便特来请李大人出手帮忙,若事成,将是大功一件!”

    李靖闻言心中一热,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和魏征倒是有点同病相怜,均是满腹才华得不到施展,不过他没有魏征惨,尽管在兵部坐冷板凳,至少还是个从六品官,每月有俸禄拿,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穷困僚倒,受尽人白眼。不过,李靖是个奇才,自然不甘心潜伏,他也渴望能有机会施展才华,得到皇帝的赏识,立功封妻荫子,钟鸣鼎食。

    其实,李靖这次出京押运兵革的差事,还是他妻子红拂女厚着脸皮塞了银子打通关节才要来的,只是这份差事没啥油水,同样也有什么表现的机会,除非李靖走狗屎运,这过程中有什么特别出彩的表现,这才可能引起隋帝杨广的注意,否则,上头有兵部尚书段文进压着,李靖始终还是翻不得身。

    而剿灭大盗张金称,对李靖来说无疑是一件搏取隋帝杨广注意的大功,所以李靖此刻无疑心动了,不过他为人冷静稳重,并没有因此昏了头,立即就答应高不凡的请求,而是冷静地问:“什么良机?”

    高不凡暗喜,李靖既然问出这句话,便表明他已经心动了,连忙继续鼓动道:“是这样的,张金称两天内会偷袭飞鹰马场,只要咱们将计就计,事先埋伏在马场四周,趁着他们攻进马场的时候突然杀出,出其不意之下袭其后军,定能一击而溃,斩杀悍匪张金称,大功唾手可得。”

    李靖瞥了高不凡一眼,皱眉道:“计倒是好计,只是张金称两天内会偷袭你们飞鹰马场?消息是从何处来的?”

    高不凡便又把在卢太守面前讲的那一套说辞再说了一遍,李靖听完后沉默了片刻,忽然抬头问道:“卢太守是什么意思?”

    高不凡心里咯噔一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了,李靖此刻心中肯定在衡量要不要出兵,倘若知道卢太守的态度,只怕会打退堂鼓。

    这时魏征竟然面不改色地道:“太守大人派鄙人来,正是打算向李大人借兵的,郡里目前兵力空虚,又要守城,实在抽不出太多人手来,所以只能向李将军求援了!”

    卧槽!

    高不凡汗嗒嗒地向魏征望去,结果后者泰然自若,要不是他知道实情,只怕都要相信魏征说的是真话了,果然,史上所谓的名臣都不是简单之辈,以敢说真话著称的魏征也不例外,像苏秦这样的纵横演说家更是忽悠中的大忽悠!

    李靖显然被魏大忽悠的表演忽悠到了,终于下定决心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本官也在所不辞了!”

    魏征拱手道:“李大人深明大义,实乃我辈之楷模,鄙人这便回去禀明太守大人,伺机策应李大人,不知李大人何时出兵?”

    李靖略一沉吟道:“待本官扎下营寨,安置好车革人员便马上赶往蓨县,明日中午之前应该能抵达飞鹰马场。”

    高不凡喜道:“那在下便在飞鹰马场恭候李大人!”

    李靖点头抱拳还了一礼,拨转马头便回了队伍,十分之干脆,没有半句废话。

    “高公子,我们也回去禀报太守大人吧!”魏征面不红心不跳地道。

    高不凡点了点,两人勒转马头打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