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62章 情义
    高不凡和魏征二人打马往阳信县城方向奔了一程,后者忽然勒住马道:“李靖此人极重承诺,既然答应了明日午时之前抵达飞鹰马场,那便只会早不会迟,高公子还是赶紧回去作好准备吧。”

    高不凡感激地道:“魏先生今日为了助我,已经伤人夺马,现在又撒了个弥天大谎,只怕太守大人会问罪于你,不如在下这便去和太守大人言明,一切责任由在下承担。”

    魏征面色一沉道:“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鄙人也是见你高长卿虽然年纪轻轻,却胆识过人,不失为少年英雄,这才出手助你,这个时候你若去找卢太守,必然前功尽弃,枉费鄙人的一番苦心,到时不仅不能替鄙人减轻罪责,还错过了剿灭张金称,为民除害的大好机会。”

    高不凡本也是个洒脱之人,闻言对着魏征深深一揖道:“魏先生高风亮节,当受在下此一拜!”

    魏征坦然受了,捋须道:“李靖此人办事稳重,为以防万一,鄙人就在城门口守半天,以免因他派人联络卢太守而导致事情穿帮。高公子回去后立即做好妥善的安排,务求一举功成,这才是替鄙人脱罪的最好办法,毕竟若事成了,咱们也算送了卢太守一份功劳,到时高公子和鄙人便成了有功之人,想必卢太守也拉不下脸来责罚。”

    高不凡笑道:“确是如此,那么这里便拜托魏先生了,在下定当全力以赴,一举破敌制胜!”

    “速去!”魏征慨然地挥了挥手。

    高不凡也不再多言,猛一夹马腹,大青马便像一朵青云飙了出去,耳畔风声呼啸,道旁的树木飞速倒退,这才是大青马的真正实力,刚才顾及魏征,高不凡有意限制了它的速度,此时全力放开四蹄,登时如腾云驾雾一般,还发出一声愉悦的长嘶!

    “真是一匹神骥啊,但愿你的主人也是一匹千里马!”魏征看着瞬间远去,只剩下一点黑影的大青马,不由感叹了一声,紧接着机灵灵地打了寒颤,发热的头脑也渐渐冷静下来,暗自苦笑一声,如果说李靖是被自己和高长卿联手忽悠的,那么自己就是被高长卿的一句“魏先生”忽悠了的,只是现在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上,但愿高长卿这小子办事靠谱,一举旗开得胜吧,要不然自己就真的要脚底下抹油了。

    一想到明日的行动,魏征便既紧张又期待,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场人生赌博,若事成了,他魏征定然声名鹊起,一举翻身,若事败了……赶紧跑路才是正经,先保命,再找机会从头再来!

    且说高不凡放开马速一路往蓨县方向狂奔,约莫下午四时许,终于回到了飞鹰马车,饶是大青马神骏,此时也累得浑身冒汗,气喘吁吁,而高不凡在马上修炼了一路的动功,所以不仅没有半点疲意,还精神百倍。

    负责看守吊桥的老仆见到高不凡回来了,也不用吩咐,立即放下了吊桥,高不凡纵马过了吊桥,问道:“家主何在?”

    “家主正在屋里,等少爷您很久了。”老仆答道。

    高不凡立即策马奔到宅子前,刚刚翻身下马,两条矫健的身影便从大门里扑了出来,异口同声地大叫道:“长卿你总算回来了。”

    高不凡有些意外,因为此时从大门内跑出来的两人正是高世雄和高世衡两兄弟,二人均一身劲装,且手持兵器。

    “世雄兄,世衡兄,你们怎会在此?”高不凡奇道。

    高世雄和高世衡立即黑下脸道:“大盗张金称要来攻打马场,长卿为何不找俺们,也太不够意思了,瞧不起咱们兄弟俩还是咋的?”

    高不凡笑道:“还真是!”

    高世雄和高世衡哥俩愕了一下,继而大怒,一个举着一支马槊,一个举着一柄铁锏,便要跟高不凡比划比划。

    高不凡连忙搂着两人的肩头笑道:“开玩笑的,在下怎么敢瞧不起咱们高氏一族的高氏双雄呢!”

    “这还差不多,那长卿为何不通知俺们兄弟一声,要不是族长召集大家来商议,俺们还不知道这件事呢。”高世雄不满地道。

    高不凡耸了耸肩:“我倒是要找族长召集人手跟张金称大干一场,可是族长不同意,我能有什么办法?”

    高世雄拍着胸口大声道:“族长没种,俺们哥俩有种,俺们还带来了族里的五十名好手。”

    高世衡亦拍着胸口附和道:“对,族长不帮,俺们哥俩帮,干死张金称,俺们高氏三雄从此就名扬天下了,长卿你看,俺把独门兵器都带来了。”

    高世衡说着挥了挥手中的黄铜锏,怕是有三四十斤重吧,别说,挥动起来还挺有威势的,而且还很值钱,果然是有钱人!

    高不凡奇道:“族长不是不同意吗,你们哪来的人手?”

    高世雄嘿嘿一笑道:“都是俺们家里的护院家丁,不过长卿不必担心,俺们兄弟经常训练他们,所以都很能打,以一当一绝对没问题。”

    高不凡不由无语之极,要是以一当一都不能,那跟废柴有什么区别,皱眉问道:“你们俩带那么多人出来,你们爹娘知道吗?”

    “当然知道,俺爹还十分支持呢!”高世雄傲然道。

    高世雄和高世衡的老子叫高士清,高不凡那天在高士廉的老宅也见过一面,文文静静,很低调的一个人,没想到竟然如此开明,比族长高士鸿要有魄力多了,居然同意两个宝贝儿子带人来助自己对付数千盗匪?抑或高世雄哥俩不是他亲生的?

    “臭小子跑哪去了?”这时高开山和夏管家也闻声从里面行了出来,前者明显神色不善,显然等得有点恼火了。

    高不凡连忙道:“爹,孩儿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还能有什么好消息?”高开山黑着脸道,由于高世雄兄弟的到来,他已经知道族长高士鸿不同意借调人手了,县里的官员贪生怕死,更不可能派兵。

    高不凡道:“孩儿跑了一趟阳信县,走,咱们到屋里说!”说完抢先往屋里走去。

    高开山和夏管家对视一眼,连忙追进去,高世雄兄弟子挠了挠头,也不解地跟了进去。

    “少爷,是不是太守大人同意出兵了?”一进客厅,夏管家便禁不住追问起来。

    高不凡连喝了三大杯茶水,这才点了点头笑道:“的确如此!”

    高开山和夏管家闻言大喜,前者急忙问道:“太守大人派了多少兵马,几时能到?”

    尽管马场的家眷老少都转移到城中躲避了,但如果郡里能出兵剿灭张金称,那自然再好不过了,不仅绝了后患,马场的马也不用丢弃到野外了,无形中挽回了很大的损失。

    高不凡摇头道:“郡里不派兵,不过驾部员外郎李靖会率一千精兵赶来。”

    “驾部员外郎?”高开山和夏管家有些懵了,这是哪冒出来的人物?

    高不凡眼都不眨地解释道:“贺部员外郎李靖近日负责押送一批兵革路过阳信县,卢大人便请他出兵相助,李大人古道热肠,同意了!”

    高开山不由释然,大赞道:“那这位李大人果真是个古道热肠之人,他几时能到!”

    “明日中午之前!”

    高开山一拍桌面沉声道:“好,有了这一千正规军相助,某家也不转移马匹了,便留下来和张金称决一死战!”

    高开山当年在南陈也是位勇猛的武将,经历过南陈灭国之战,所以并不畏战,此时更是战意勃发!

    马场是高开山十几年的心血,自然不希望看到马场被毁,而且仓促转移七百匹成年战马也容易出差错,首先豆料就未曾准备够,前往洛阳的路上若掉膘,又或者病死部份也是个大麻烦,所以有外援兵马的前提下,高开山更宁愿冒险一搏。

    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闻言却傻了眼,吃吃地道:“高场主,那咱们不去洛阳了?”

    高开山摇头道:“不去了,很多谢两位世侄和令尊的美意,你们赶紧回城去吧。”

    高不凡皱了皱剑眉道:“等等……什么意思?你们两个不是说要助飞鹰马场杀贼的吗?”

    高世雄兄弟脸上一红,道出了实情。

    原来他们的老子高士清只同意他们帮忙护送马匹前往洛阳,结果现在高开山不打算去洛阳了,而是留下来和悍匪张金称干架,所以两位就有点尴尬了,倒不是他们害怕,而是对手下的五十人不好交待。

    高不凡好笑道:“我就奇怪了,族长都不同意的事,你们父亲怎么可能同意,你们这两个家伙还吹牛皮,快点带着人回城去吧。”

    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顿时像受了莫大的侮辱似的,均表示不会来临阵退缩,死活要留下来与高不凡并肩作战。

    高不凡不由感动了一把,经过协商,高世雄兄弟总算同意派人回城和老子沟通,如果他们老子同意,高不凡就允许他们留下来共同对敌,如同他们老子不同意,高不凡就把们撵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