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65章 抢马
    自从周县令被孙安祖失手打死后,县丞潘瑞便暂代了蓨县县令一职,本以为最后能转正,然而朝廷的提拔文书还没等来,却等来了悍匪张金称的三万贼兵,当然,三万是张金称对外吹嘘的数字,实际只有一万出头。

    所以说,出来混敢吹牛也是一种本事,不管别人信不信,只要你敢吹,十个人当中有一两个被你唬住就算是赚到了,有四五个人被唬住则更是大赚。

    代县令潘瑞显然就被张金称唬住了,此刻正站在蓨县城的城头上,看着那漫山遍野扑上来的贼兵瑟瑟发抖。县尉杨嵩,主薄田茂也好不了那里,均面色煞白,手足冰冷。

    “放……放箭射死他们!”

    眼看跑得最快的贼兵就要冲到护城河边,实则大部份贼兵还在弓箭的射程之外,潘代县令便慌慌张张地下令弓箭手放箭,结果城头上稀稀落落地射出几十枝箭,最后全部都在贼兵的眼皮底下掉到地上了,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反而引来众贼兵一阵不屑的哄笑声。

    三当家韦胜轻蔑地道:“大当家,看来城中的守军都是些草包,竟连漳南县都不如,属下愿意率儿郎们打头阵,说不定天黑之前就能拿下了。”

    二当家孙岩还算清醒,摇头道:“咱们之所以能轻易攻陷漳南县,那是因为城墙塌了,这里的城墙却是完好的,再加上还有护城河,想攻进去并不容易,依属下之见,城中的守军此刻肯定已经惊慌失措,不如再震慑他们一下,说不定能吓得他们主动打开城门投降。”

    “对对对,兵书上不是说了……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上……上策!”四当家叶飞口吃吃地附和道。

    话说这个四当家叫叶飞,外号草上飞,轻身功夫一流,马术更是一绝,投靠张金称之前就是一小股马匪的首领,主要在涿郡一带活动,只是近来涿郡周边大军云集,隋帝杨广很快就要御驾亲临了,所以隋军加强了对盗匪的扫荡,叶飞被逼得南下,最后投靠了张金称。

    张金称显然认为孙岩和叶飞说得有道理,大声喝道:“小的们,把本当家的大刀拿来!”

    两名贼兵立即把一柄鬼头刀抬了上来,估计有四五十斤重,张金称接过轻松地耍了个刀花,然后腾身一跃便上了一匹高大的黄膘马。

    这匹黄膘马本是马匪叶飞的坐骑,产自突厥大草原,耐力和爆发力都很强,也算是百里挑一的好马,叶飞平时视之如命,不过为了讨好张金称,还是忍痛送了出去。

    且说张金称挎刀上马,杀气腾腾地喝道:“把人头给老子挑起来!”说完便率先策马向城门逼近,一群贼兵则用竹竿把十几颗狰狞的人头高高挑起,神气地跟在张金称的马后。

    张金称打马来到护城河边,鬼头刀往城头上一指,厉声喝道:“呔,城头上的官差都听好了,本人乃醒世郎张金称,今日前来取城,识相的立即打开城门投降,本将军便饶过尔等性命,倘若负隅顽抗,这些人头就是你们的下场!”

    那些贼兵立即把挂在竹竿上的人头使劲摇晃,还发出阵阵怪叫声,那情景说不出的瘆人。

    城头上的衙差无不吓得面如土色,代县令潘瑞等人更是连腿都软了,因为竹竿上的人头他们大部份都认得,其中就有漳南县令、县丞、县尉和主薄的人头。

    “放箭!”代县令潘瑞虽然恐惧,但总算还有点文人的节气,最咬牙下达了命令。

    十几支利箭当即嗖嗖嗖地射向张金称,后者连忙挥刀挡架,一边往后退去,那些挑着人头的贼兵也掉头撒腿就跑,有几个跑得慢的当场被射中,倒在地上惨叫不止。

    城头上的守兵们见状不由胆气为之壮,发出一阵欢呼声。

    张金称虽然没有受伤,但也被搞得很狼狈,不由勃然大怒,鬼头大刀一挥,厉声喝道:“攻城,杀光这帮狗官差!”

    三当家韦胜闻言精神一振,上次在漳南县他可谓尝足了甜头,不仅金银财宝捞了不少,还抢回几个娇滴滴的官家小姐,所以此刻对攻城格外的上心,立即便率着麾下数百贼兵冲了上去,浮桥也不用架的,直接就跳入护河城中,往对岸奋力游去。

    还真别说,这些贼兵主力真的挺勇猛,被射死了十几人后,大部份都成功游过了对岸,一些取出飞爪试图攀爬城墙,一些则往摸到城门口撞门,还有一些则试图把吊桥放下来。

    张金称见状大为满意,冷笑道:“敬洒不喝,喝罚酒,等城破了非杀光这帮狗官不可,老规矩,狗官家里的金银财宝和女人,谁先抢到就归谁。”

    众贼将贼兵闻言更是跟打了鸡血一般往护城河里跳,运气好的成功游过对岸,倒霉的则被城头上射来的利箭射中,变成一具河上浮尸。

    很快,吊桥就被过了河的贼兵搞下来了,更多的贼兵乘机从吊桥冲了过去,竟然颇有点势如破竹味道,看得张金称激动无比,仿佛这座蓨县就要唾手可得了!

    然则,贼兵们很快就到高大冰冷的城墙上碰得头破血流。擂石、滚木、热油、生石灰铺天盖地地落下,砸得贼兵们哭爹喊娘,被热油淋着的脱皮掉骨,被生石灰眯了眼的当场成了瞎子!

    于是乎,贼兵的第一波猛攻便被有惊夫险地打退了,代县令潘瑞见状总算松了口气,也恢复了一丝底气,现在他算是认清了,这些贼兵虽然人多势众,但真正勇敢作战的只有少部分,又没有管用的攻城器械,根本拿高大的城墙没办法。

    张金称面色阴沉,三当家韦胜首战失利,显然也觉面上无光,咬牙切齿道:“再攻一次,保证能拿下!”

    张金称看了一眼西斜的太阳,摇头道:“大家赶了一天的路都累了,先养足精神恢复力气,明日再攻城吧,四当家,你们带人先去把飞鹰马场拿下。战马对咱们来说很重要,只要有了足够的战马,想去哪就去哪,隋兵也拿咱们没办法。”

    四当家叶飞闻言暗喜,他原来就是一个马匪,骑术精湛,张金称打下漳南县后正好得了近百匹马,不过其中能用的战马只有四十匹不到,若是再抢到一大批战马,便可以组建一支骑兵了,而这支骑兵毫无疑问将交给他叶飞来统领。

    “得令,保证拿下!”四当家叶飞答应了一声便打算动身。

    二当家孙岩眼珠一转,道:“大当家,要不我陪老四一起去吧,听说飞鹰马场的马不少,我怕他看顾不过来,而且,我想亲手宰了那个黑小子给五当家报仇。”

    张金称显然也不完全信任叶飞,毕竟对方是新来的,要是抢了战马跑路,到别的方另立山头,那他就赔大了,于是立即点头道:“嗯,你们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了。”

    四当家叶飞暗皱了皱眉,知道张金称并不信任他,心里很是不爽,但也无可奈何,当下便和二当家孙岩一起率领八百贼兵往飞鹰马场的方向杀去。

    当孙岩和叶飞二人率领八百贼兵赶到飞鹰马场时,正好夕西下,天边被晚霞染得通红。这个钟点正是马匹归厩的时候,但见小河对面的草场上各色马匹成群结队地往马厩挤,人叫马嘶,好不热闹!

    好多马!!

    叶飞和孙岩二人差点连口水都流出来,立即下令发动进攻,贼兵们怪叫着跃进小河,往对岸游去!

    马场的人显然都被吓坏了,只是零星地射了几箭便转身逃命,所以,入口的吊桥轻易就被拿下了。

    “弟兄们,冲呀,给老子抢马去,人随便杀,女人随便睡,但是马连毛都不许碰掉一根!”叶飞见兴奋地大叫,率先纵马过桥。

    孙岩也不甘落后,急急打马过桥,其他贼兵跟着蜂拥而入,像一群饿鬼般贪婪地扑向马群扑去。

    然而,这些贼兵们只顾着抢马,谁都没有留意到一道粗黑的烟柱正从后面的宅子腾空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