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68章 夜袭(上)
    眼看厉山飞已遁入树林中,三支劲箭却像附骨之蛆般追了进去,以高不凡奇佳的耳力,分明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闷哼。

    身后马蹄声传来,高不凡转首望去,发现来人正是李靖,后者手里还挽着一张铁胎硬弓,显然,刚才那三支劲箭正是他射出的。

    李靖微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树林急急追去,高不凡连忙跟上,二人在树林外面勒住马。

    此时夕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四周天色昏暗,树林中更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李靖皱了皱眉,最终没敢进入树林,问道:“长卿小友,那人可是匪首张金称?”

    “并不是,只是张金手下的四当家叶飞,武功高得出奇!”高不凡一边回答,一边滚鞍下马,快步走到树林边缘的一颗树木下,伸手摸了摸树上的一处湿迹,粘乎乎的,分明就是鲜血,不由喜道:“这里有血,他受伤了!”

    李靖闻言也下马凑上前,借着天边的一缕残存的弱光仔细一瞧,发现树身上果然残留着一些血迹,呈掌印状,应该是手按在树身上所留下,点头道:“此贼的确中了本官一箭,可惜没有伤及要害,不过长卿小友的目力也够敏锐的,这都让你发现了。”

    李靖一抬头,猛然发觉高不凡的双眼在黑暗中竟然亮熠熠的,仿佛夜能视物,不由暗暗吃了一惊。

    高不凡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异常,笑了笑恭维道:“李大人的箭法也不差!”

    李靖收回目光,皱眉道:“逢林莫入,穷寇莫追,受了伤的野兽反而更危险,走,咱们还是回去吧!”

    高不凡深表赞同,这个叫叶飞的盗匪武功只怕还在自己之上,贸然追进树林,跟送死没什么区别,于是和李靖果断地离开了树林。

    “长卿,那贼人可是跑了?”高不凡和李靖二人刚策马走出树林,高世雄便迎上来追问道。

    高不凡点了点头,反问:“世衡的伤势如何?”

    高世雄庆幸地道:“只是右肩和左膝脱臼了,脸上些许擦伤,并无大碍,已经着人送回宅子中休息治疗了,将养几日可痊愈。”

    “那就好!”高不凡闻言放下心来。

    高世雄心有余悸地道:“那叫叶飞的贼子只是张金称手下的四当家,就如此厉害了,那张金称本人岂不是更加可怕?”

    高不凡摇了摇头道:“只怕张金称的身手并不如这个叶飞。”

    旁边的李靖眼只闪过一丝异色,问道:“长卿小友莫非和张金称也交过手?”

    高不凡耸了耸肩:“那倒没有,不过之前在高鸡泊亲眼看过张金称出手,感觉上没有这个叶飞厉害。”

    李靖闻言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这个叶飞或许并不叫飞。”

    “哦,李大人如何得知?”高不凡连忙问。

    李靖淡道:“刚才虽然离得远,看不清样貌,但本官却觉得此贼的身形有点眼熟,经长卿小友如此一说,倒是记起来了,此贼或许就是涿郡和上谷郡一带颇有名气的响马大盗厉山飞,对了,此人的真名也不叫厉山飞,而是魏刀儿,与王须拔都是在那一带纵横的马匪,本官曾经跟他们打个交道。”

    高世雄闻言失声道:“王须拔和厉山飞?”

    高不凡奇道:“世雄也认识他们?”

    高世雄咬牙切齿地道:“何止认识,还有深仇大恨呢,这两个王八蛋死不足惜。”

    高不凡连忙追问究竟,原来渤海高氏以往每年都会派出商队到涿郡和马邑等边镇做生意,结果被厉山飞抢了两次,被王须拔抢过一次,不仅货物被抢光,还死伤了不少人手,可谓是损失惨重,最后高氏一族只好忍痛断了北边的生意,一门心思往南发展。

    高不凡不由恍然,如此说来,厉山飞和王须拔确实与整个渤海高氏都有深仇大恨,毕竟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嘛。

    李靖显然对高氏一族的恩怨并不感兴趣,径自打马往牧场而去,高不凡连忙催马跟了上去。此时牧场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贼兵们死的死降的降,除了逃进树林里的厉山飞,竟然无一漏网。

    “敢问李大人,下一步该当如何?”

    此战大获全胜,高士清总算是对李靖心悦诚服了,因为事实证明,李靖事前的判断都是对的,而且李靖手下隋兵的战斗力也令人刷目相看。

    李靖冷静而果断地道:“所有人立即休息吃晚饭,半个时辰后出发赶往蓨县城,今晚是击败张金称的绝佳良机,过了今晚只怕要事倍功半。”

    高不凡不禁暗暗点头,张金称现在应该还不知道他派来取马场的人已经全军覆没了,所以今晚的确是是一举击溃他的最佳时机,李靖此人头脑冷静,料敌先机,用兵果断,真是一员难得的良将,可惜一身本事却无用武之地,真不知是李靖的悲哀,还是大隋的悲哀了!

    “李大人,在下有一计,不知当不当讲!”高不凡目光一闪道。

    李靖客气地道:“长卿小友但说无妨!”

    高不凡精神一振道:“张金称不是派人来抢马吗?咱们何不将计就计,换上贼兵的衣服,装作成功抢马而归的贼兵,张金称肯定不加防备,待接近贼兵的营地后咱们再突然发动冲营,必然能一举破之!”

    李靖点头赞许道:“好计,只是据本官所知,贵马场的战马正准备上交给朝廷,用此计必然导致一定数量的损失,到时你们马场不能足额上交战马……”

    高开山也是大气之人,立即道:“损马总比损人的好,马命哪有人命矜贵,而且李大人身负押送兵革的重任尚且愿意伸出援手,鄙人不过是损失些许马匹而已,又何足道哉!”

    李靖闻言眼中异彩一闪:“高场主深明大义,本官实在佩服,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直捣张金称大营吧。”

    高士清闻言愕道:“不休息吃饱再动身吗?”

    李靖摇了摇头道:“既然有马匹可供骑乘,那就不必再休息了,至于吃饭,等击败张金称再吃也不迟,那个四当家叶飞逃了,本官怕他逃了回去报信,让张金称有了防备,所以出兵越快越好!”

    “李大人所言极是,兵贵神速!”高不凡大声道:“此战若成功消灭张金称,咱们渤海高氏和李将军必将名扬天下!”

    一众高氏子弟刚激战完一场,本来已有疲意,闻言不由精神一振,热血上涌,疲惫和饥饿仿佛瞬间一扫而空,战意空前高昂起来。

    李靖不由暗暗吃惊,这个高不凡才十四五岁的年纪,不仅一身武艺不低,而且鼓动人心也是一把好手,将来恐非池中之物,难怪以长孙晟的眼光都看好此子!

    高开山也不含糊,立即命家丁把那些将要出栏的成年战马全部牵了过来。

    紧接着,李靖麾下的隋兵,以及高氏子弟,但凡会骑马的都统统上马,又换上了贼兵的衣服作伪装,点起火把,大摇大摆地往蓨县城的方向快速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