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71章 遇险
    面对战意高昂的高不凡,厉山飞丝毫也不敢掉以轻心,欺身扑上前,试探性地劈出一刀,留了几分应变的余力。

    高不凡心中暗喜,因为此时他又能感知到厉山飞体内的气血运行了,而且这种感觉比昨天还要清晰,估计与他目前高度专注的状态也有关。

    譬如厉山飞欺身扑上前的前一刻,发力于双足,气血提前积聚在下肢,高不凡便能据此提前判断出他的动作意图,而当厉山飞准备劈出一刀时,蓄力于握刀的右手,右手的气血也会骤然暴升,总之,那种感觉十分玄妙,就好像在用红外线扫描对方身体,对方即便暗戳戳地放个屁,也清晰可见!

    这种感知对方血气运行的能力,高不凡早在一个月前就产生了,那会他才修练了内家功夫几天,当时只以为这种能力所有修炼内家功夫的人都会有,后来他才发现自己错了,这种能力显然不是人人都有的,至少曾阿大没有,眼前这个厉山飞也没有,而黑衣鬼脸人到底有没有,他就不得而知了。

    高不凡记得他当晚向黑衣鬼脸人请教时,对方似乎也有些震惊,后来只是不痛不痒地搪塞过去的,搞得高不凡还以为这种能力很普遍呢,后来才发现这种能力绝不简单,不过,这种能力也是有限制的,譬如对方的实力越高,他就越难感知对方的气血运行,高不凡能感知曾阿大,能感知厉山飞,却感知不了黑衣鬼脸人!

    当然,随着高不凡的实力不断提升,或许有一天他也能感知黑衣鬼脸人的气血,反正目前是绝对不行,不仅不行,还被黑衣鬼脸人吊打!

    言归正传,且说厉山飞一连攻了十几招,均被高不凡轻松地化解了,当然轻松了,能提前预判对方的动作,应对起来就跟开了挂一般,所以厉山飞越战就越心惊,越战就越没底,当然,也越来越恼火!

    “小子,有种就别总是防守!”厉山飞怒道。

    高不凡微微一笑,唰的一刀斜劈厉山飞的右胯,同时淡道:“便如你所愿!”

    厉山飞微吃一惊,因为他此时正蓄力于左腿准备右移,结果高不凡却一刀疾劈他右胯,弄得他只能急忙收力变招,往后急退,这才险之又险地避过一刀。

    然而,高不凡没等他站稳便如影随形地跟上,顺着刀势旋身又是一刀当头抡下来,刀光宛如九天银河坠地,不仅好看,而且要命!

    厉山飞吓得急忙举刀挡架,当——当——当——当!

    高不凡的刀势就好像滔滔江水一般,旋身一刀又是一刀,一口气劈出了六刀,每一刀的姿势和角度都一模一样,端的是快如电闪,厉山飞硬着头皮挡了六刀,也往后退了六步,再往后退就是一大蓬芦苇了,已经退无可退。

    幸好,高不凡此时的刀势似乎已经使尽,蓦地收刀后跃,厉山飞暗松了口气,此刻的他已经浑身冷汗淋漓了,握刀的右手虎口裂开渗出一丝丝鲜血,整条手臂也麻木了。

    高不凡其实也不好受,握刀的右手又酸又麻,毕竟他的真正实力弱于厉山飞,内劲不如对方,幸好他是主攻方,所以占了便宜,借着惯性旋身一刀接一刀,所以反而把厉山飞劈得虎口都震裂了。

    当然,如果高不凡刚才全力一击,重伤厉山飞的可能也很大,但他没有这么做,一来怕对方狗急跳墙以命捕命,二来难得有这么好的陪练对手,他还想再玩玩!

    经过这一轮的较量,高不凡无疑受益匪浅,对气血感知这项本领的运用,越发的熟练了!

    高不凡横刀而立,对着厉山飞勾了勾手指,充满了挑衅的味道,后者既惊且怒,气沉丹田暴喝一声:“拿命来!”

    厉山飞双手持刀,向着高不凡狠狠地劈了过去,刀光宛若长虹贯日,盛怒之下的他显然全力出手了。高不凡面色凝重,从对方双手所散发出来的狂暴气血便知道对方这一刀已然使了全力,所以不敢硬拼,往后急跃避开。

    厉山飞双目尽赤,一副不把高不凡斩死就誓不罢休的态势,所以追着他砍,每一刀都是全力以赴,那迸发出来刀势相当吓人,而高不凡却采取了以退为进的策略,一退再退,就是没让对方砍着,甚至是挡架的动作都没有。

    厉山飞全力劈出六刀,结果刀刀劈空,不由气得吐血,破口大骂道:“草你大爷的,小子有种别躲!”

    “有种你别劈!”高不凡反呛道。

    厉山飞真的要老血都喷出来了,正所谓一鼓作气,再二衰三而竭,他一口气全力劈出六刀,力量跟不上,刀势自然无以为继,迅速弱了下去!

    高不凡哈哈大笑,不想再玩了,蓦地腾身跃起,大喝:“看刀!”

    刷……

    刀光如惊天飞瀑,斜劈向厉山飞的脖子,一只躲在芦苇丛中的飞鸟显然也被凛烈的刀气惊吓到了,扑楞着翅膀惊叫着飞走,还撒了泡稀屎!

    厉山飞心头大凛,此时的他刚好使尽力气,旧力已老,新力未生,如何抵挡得住这可怕的一刀,只能硬着头皮举刀于顶!

    当……

    两刀相交,厉山飞手中的刀应声而折,额头被刀锋割出一道口子,倾刻血流披面,不过厉山飞不愧是厉山飞,硬生生地后移了半尺,从而避免了一刀两半的后果,险之又险地捡回一命。

    然而避得过一刀,避得过第二刀吗?

    高不凡面色冷峻,第二刀已经接踵劈出了,不是他心狠,实在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从厉山飞黑吃黑的行径便可知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今日若不杀了他,绝对后患无穷。

    而张金称和厉山飞显然是同一种人,高不凡苦费心思把李靖请来,同样也是为了以绝后患,他可不想全家人以后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提心吊胆地经营马场!

    眼看厉山飞就要被一刀两段了,高不凡却突然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急忙果断地收刀后跃,与此同时,一抹惊天的刀光从右手侧的芦苇中飞劈过来,凛烈的刀气竟然把四周的芦苇炸得粉碎。

    高不凡瞬间汗毛倒竖,只觉那刀光铺天盖地笼罩着他全身上下,竟然躲无可躲,绝望之下猛然爆发出一声怒吼,用尽用力向着刀光一刀劈去。

    当……

    一声巨响仿似雷鸣,高不凡只觉一股庞然巨力当胸撞来,喉咙一甜便喷出一口鲜血,人也倒飞出去数米,勉强使了个千斤坠落地,单刀深深地插进地下,又往后滑出近米远才停下,双脚在地面上划出长长的拖痕。

    高不凡深吸数口气,胸中翻涌的气血才总算平复下来,蓦地抬头望去,不由心中狂跳,只见一名黑衣鬼脸人正站在厉山飞旁边,左手握着一柄短刀,目光冷然地朝他望来。

    “你……你不是!”高不凡骤然看到黑衣鬼脸人,还以为对方是传授自己功法那名老者,不过只仔细一瞧,发现身形不对,眼神也有不对,显然不是同一个人。

    眼前这名黑衣鬼脸人使的是左手刀,冰冷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震惊,沉声问道:“你是谁?”

    “你又是谁?”高不凡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反问道,同时已经暗暗准备跑路了,眼前这个黑衣鬼脸人武功深不可测,绝对在厉山飞之上,不跑只有死路一条。

    距离高不凡左侧五十米的地方就是水面,只要成功逃进水中,高不凡有信心逃过一劫,甚至有机会反杀一波。

    黑衣鬼脸人没有回答,反而淡淡地道:“你想逃?”

    高不凡暗叫一声卧槽,难道眼前这个黑脸鬼脸人也会感知对方的气血运行?

    既然被对方看穿了,高不凡十分光棍地道:“打不过为什么不跑?小爷又不是白痴!”

    黑衣鬼脸人淡道:“你小子倒是会审时度势,这样吧,只要你肯为我所用,我便饶你一命如何?”

    高不凡眼珠一转:“如果能追上我,认你为老大也行!”说完猛地一蹬地,像箭一般狂飙出去。

    黑衣鬼脸人冷笑一声,身法奇快,高不凡刚跑出三十米不到便被他追上了,并且五指抓向他的后背。

    高不凡暗暗心惊,反手一刀削去,黑衣鬼脸人急忙缩手,高不凡大喝一声:“看我的袖箭,Biu!”

    黑衣鬼脸人速度明显滞了一下,高不凡已经趁机往前又飙出十几米,水面就在眼前了,不由心中大定,在水边站住转身望去。

    黑衣鬼脸人此时也站定了,估计以为高不凡没路跑了,也不急着出手,冷冷地道:“小子挺狡猾的,不跑了?”

    高不凡笑道:“小爷突然间又不想跑,陪你玩几招!”

    黑衣鬼脸人愕了一下,淡道:“有种,只是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

    崩……

    黑衣鬼脸人话音刚下,三枝劲箭朝他当胸射来!

    黑衣鬼脸人随手一刀把劲箭扫落,疑惑地往水面望去,高不凡也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只见一艏小船正缓缓向岸边驶来,李靖手持铁胎弓,像座铁塔般站在船头,一伸手,三枝羽便又落到弓弦上了!

    黑衣脸鬼脸人见状竟然转身就走,和厉山飞迅速消失在茂密的芦苇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