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80章 不请自来
    高首和高仁见到高不凡从小树林中抱出来一个美女,顿时双眼都瞪圆了,牛比,记得少爷上次钻树林子,结果拎回来一大包袱的金银,这次更绝,干脆抱回来一个美人儿,难道土里不长金子,改长姑娘了?

    “咦,这……不是俺们那天在蓨县城中遇到的窦姑娘吗?”高首这时显然也认出来了。

    高仁惊呼道:“还真是啊,这小娘子咋自己跑北边来了,也不怕被强盗劫了色去。”

    “废话少说,快把酒和行军散拿出来。”高不凡沉声道。

    窦线娘的额侧还在流着血,必须立即消毒止血才行,现在天气又寒冷,再不止血很容易死人的。

    高首和高仁不敢怠慢,连忙把一壶烈酒递了过来,说是烈酒,实则度数并不高,隋朝的酿酒工艺一言难尽,所谓的烈酒估计还没有三十度,聊胜于无!

    高不凡用“烈酒”给窦线娘清洗了伤口,这伤口看似是钝器所伤,不过那五名马匪所使的兵器都是开了刃的,所以窦线娘额角上的伤口估计是坠马时撞到硬物所致,这程度有可能会造成脑震荡。

    高不凡熟练地清洗完伤口,又撒上行军散包扎好,血倒是慢慢止住了,不过窦线娘此刻仍然面色苍白,昏迷不醒,能不能挺过来都还难说。

    高不凡摸了摸窦线娘身上单薄的衣衫,不由皱起了剑眉,如今已经是初冬,越往北天气就越冷,她竟然还只穿着一件单衣,身边也没见带有包袱行李什么的,只有一柄护身的短剑,也不知她为何连行李都不带就往北跑。

    高不凡出发的前一晚,美婢鸣翠已经细心给他打包好了行李,恨不得把他平时穿的冬衣都全部带上,所以高不凡的行李中厚衣物很多,于是便挑了两件给窦线娘穿上,虽然大号了点,看着不伦不类的,但总比没得穿要好。

    穿上了两件厚衣的窦线娘虽然还没醒,但本来冰凉的手脚却渐渐暖和起来,看来已经侥幸逃过一劫。正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高不凡自然做不到把一个受伤昏迷的小姑娘扔在半路上不管,所以便命人把她安置在一辆空车上。

    这一路上人吃马喂的,运送的饲料已经消耗过半,倒是正好腾出一辆板车来给窦线娘使用。

    于是乎,马队又重新上路了,虽然那上谷五虎武艺稀松平常,但高不凡却不敢掉以轻心,一路上更加小心地提防着有同党前来报复。

    幸好,这一路有惊无险,第三天下午,众人已经进入涿郡境内,估计最多还有一日路程就能抵达涿郡的治所蓟县,众人都略略松了口气。

    如今涿郡境内大军云集,在隋军地毯式的扫荡之下,就连贼毛都逃之夭夭了,所以进入涿郡就等于进入了安全区,想必那上谷五虎的同党也不敢在这里报复,除非他们菊花上面拔火罐——找屎!

    这几天窦线娘一直昏迷不醒,昨晚开始甚至发起了高烧,现在嘴里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显然已经神志不清了,这可是个很危险的信号。

    在医学极度落后的古代,一个人伤风感冒都有生命危险,一旦伤口感染发高烧更是等于判了一半的死刑,能不能熬过来,全靠自身的免疫系统。

    高不凡虽然也曾学习过急救和伤口处理的知识,可惜这个时候要工具没工具,要药物没有药物,他能做的只能给窦线娘物理降温,换药清洗伤口,定时灌她喝一些米汤肉羹补充能量,其他的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高世雄这货摸了摸窦线娘的额头,咋舌道:“好烫手啊,长卿老大,你的法子到底管不管用的?这都烧了一天一夜了,再这样下去,这妞儿的小命估计就得交待喽,要不你还是带她先行进城找大夫去吧,我们在后面慢慢走,明天下午准能赶到蓟县。”

    高不凡沉吟了片刻,心想还有一天路程,而且又在涿郡境内,想必出不了岔子,而窦线娘再不找大夫医治,只怕就得香消玉陨了,于是点头道:“也好,不过你们哥俩不可再任性胡为,万万不能出了岔子。”

    “长卿老大放心吧,都快到了,能出什么岔子,若少了一匹马,你把咱兄弟都剁了!”高世雄拍着胸口大声道。

    高不凡这才让高首负责赶车,自他己骑马在前先行,往蓟县城方向急急赶云,至于高仁则留下来监督高世雄兄弟,这货虽然爱贪小便宜,爱贫嘴,但小精明还是有的,总之要比高世雄兄弟这两个莽夫有脑子。

    且说高不凡和高首主仆二人,一路急赶,只是马拉板车的速度终究有限,而且车上还躺了个伤者,不能太过颠簸,所以日落之前,两人都未能赶到蓟县城下,只好找了一处避风的山坳宿营,待天亮之后再赶路。

    太阳一落山,天气就更加寒冷了,高不凡搭了个帐篷,又在地上铺了一层皮毛,这才把窦线娘抱入帐篷中,只觉后者浑身滚烫,不由暗暗心惊,连忙拧了一条湿毛巾敷在其额头上。

    “水……要喝水!”窦线娘迷迷糊糊地低声呢喃着,本来鲜艳欲滴的嘴都干裂蜕皮了。

    高不凡晃了晃水囊,已经空空如也,附近倒是有一条小溪,不过他从来不喝生水,更不会拿来给病人喝,所以吩咐高首生火起锅,他自己则到溪边取水。

    这条小溪是从山上流下来的,清澈见底,竟然还有一群游鱼在那游来游去,高不凡捡了几块石头,手腕一抖,石头便劲射出去,咚咚几声水响,几尾大肥鱼直接就翻了白肚浮出水面。

    高不凡把鱼捞起,用匕首剖洗干净,然后以野草穿成一串,又把水囊灌满水,这才提着鱼返回露宿的地方。

    此时高首已经生起了火堆,见到高不凡提了几条肥鱼回来,不由眼前一亮道:“少爷哪来的鲜鱼?”

    “那边溪里!”高不凡指了指,高首立即跳起来,表示要再去抓几条。

    高不凡把水囊中的水全倒进铁锅了,然后将空水囊丢给高首,让他顺便再装些水回来,后者接过水囊就跑了。

    高不凡把其中一条鱼扔进锅里直接熬鱼汤,另外两条则用木棍穿起来架在火上烤。

    天气很冷,篝火熊熊,两条肥鱼慢慢被烤得金黄,滋滋地往外冒油,高不凡往上面撒了些盐巴和香料,食物的香味就激发出来了,顺风飘出了老远。

    作为一个现代人,高不凡实在吃不习惯隋朝人寡淡的食物,所以他“发明”了很多调料,出门也随身携带,高首和高仁这两货之所以乐意跟着他外出打猎,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能吃到少爷亲手做的野味。

    这时,黑暗中忽然走出一个人来,在篝火旁边蹲下,高不凡还以为是高首回来了,所以也没在意,只是专心烤鱼,这个时候必须不停地翻转,否容易烤焦。

    那人猛吸了几口诱人的香味,一脸馋相地问道:“能吃了吗?”

    高不凡猛一抬头,这才发现一名陌生大汉正盘坐在篝火的对面,满脸的络腮胡子,长得十分粗犷,最让人吃惊的是,他竟然目生双瞳,看着你的时候仿佛有四只眼睛在看你,乍然间能让人汗毛倒竖。

    高不凡心中打了个突,不过迅速平静下来,将手中一条烤鱼扔了过去,大汉竟然很有礼貌,接过后还道谢了一声,也不怕烫,正接便狼吞虎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