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86章 涿郡督运使
    高不凡点了点头道:“谢过崔管事提醒,崔管事似乎对这个李懋的为人颇为了解?”

    崔管事微笑道:“也说不上了解,鄙人每年都会押送马匹到洛阳交付,而这个李懋也是如此,所以打过几次照面,同桌吃过一回酒,仅此而已,但是见微知著,人的性格和心胸是隐藏不了的,如果鄙人所料不差,李懋留给高公子的一百匹马应该都是些牝马。”

    所谓的牝马即是母马,不能用来配种!

    高首和高仁闻言连忙让飞鹰马场的家仆们去检查,发现那一百匹马果然都是母的,不由骂骂咧咧地跑来向高不凡禀报道:“少爷,李懋那家伙留下来的果然都是牝马,小心眼的家伙,真阴险!”

    崔管事笑道:“果真如此,突厥马贩子卖给大隋人的马也多是牝马,但突厥人防范咱们大隋情有可愿,而这个李懋却是纯粹的心胸狭窄。”

    窦线娘扑闪着美眸好奇地问:“牝马怎么了?我看这些马都挺好啊,高大强壮,体型匀称,四肢强健有力!”

    高首讪讪地道:“窦姑娘有所不知了,牝马是母的,不能配种,李懋是怕俺们飞鹰马场养殖出他们那样的好马。”

    “配种?”窦线娘愕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两颊像火烧一样,红扑扑的。

    崔护早就留意到窦线娘了,暗暗猜测这位身上穿着男装的漂亮少女与高不凡的关系,此时趁机问道:“敢问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高不凡很自然地答道:“窦姑娘路上与家人失散了,遇上马匪头部受了伤,在下恰巧路过遇上,顺道护送她一程。”

    崔护恍然道:“原来如此,高公子果然侠义心肠。”

    高不凡笑了笑道:“举手之劳罢了,对了,我听崔九兄弟说,这个李懋还有个兄长叫李轨,好像挺厉害的。”

    崔护点头道:“李轨现任武威郡鹰扬府司马,与金城校尉薛举都是武力强横之辈,在当地颇有名气。”

    高不凡心中一动,李轨他不认识,不过薛举却是在隋唐演义小说中看过,也是隋末群袅之一,自称“西秦霸王”,连李世民都曾败在他手下,后来突然得病暴毙,李唐这才检了便宜,成功拿下薛举的地盘。

    崔护见高不凡沉吟思索,只以他心忧得罪了李懋的事,便安慰道:“陇西李氏的势力只在河西走廊一带,手还伸不到渤海郡来,高公子不必过于忧心,只是日后遇上陇西李氏的人小心提防就是了。”

    高不凡淡然一笑道:“多谢崔兄提醒,在下不惹事也不怕事,只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崔护赞许道:“从高公子剿灭悍匪张金称这件事,鄙人便知高公子非常人也。”

    “崔兄谬赞了,今日耽搁你的行程,实在万分抱歉!”高不凡抱拳一揖。

    崔护连道不敢,抱拳回了一礼道:“眼下离蓟县已经不远了,不如咱们结伴而行如何?”

    高不凡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崔护畅快一笑,便吩咐下去启程,高不凡也让手下的人拔营起寨,受伤不便走动的便乘车,一行人六千余匹马浩浩荡荡地往涿郡县治所在出发。

    崔护此人十分健谈,而且见多识广,对各地的风土人情,地里环境都十分熟识,高不凡与之相谈了一路,获益良多。

    高不凡感叹于崔护的见多识广,殊不知崔护却也震惊于高不凡的见闻广博,而且高不凡还时有标新立异的惊人之语,这些见解初听觉得是哗众取宠,但仔细一想又不无道理,于是更觉此子不凡了,难怪连长孙晟那老狐狸都不惜一脚踏两船。

    窦线娘策马默默地跟在高不凡身边,也津津有味地听了一路,见到后者侃侃而谈,既好奇又佩服,暗道:“高大哥年纪跟我差不多,咋知道哪么多东西,颇如最高的山不是昆仑山,而是珠穆琅玛峰,海里最大的鱼是鲸鱼,莫非他出过海?”

    日落之前,大家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涿郡蓟县,就在南城门外的旷野外扎营露宿,等候朝廷官员验收马匹。

    高不凡知道以往在洛阳都是太仆寺的官员验收马匹的,今次情况特殊,倒不知是哪个部门负责验收工作,要等明日天亮入城打听一番才知晓。

    另外,还有一件事让高不凡觉得遗憾的,那就是一路上没有遇到二哥李靖,按理说李靖应该已经完成押运任务返程,估计是路上错过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蓟县城的城门打开了,崔护邀高不凡一起入城办理交付手续,高世雄兄弟自然不肯错过进城见识一番的机会,而窦线娘显然也想跟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期盼模样。

    于是乎,高不凡便让高首和高仁负责留守,他带着高世衡兄弟和窦线娘一起进城去,顺便也好给她买几套换洗的衣物。

    话说涿郡虽然跟后世的北京地理位置差不多,但还是有少许差异的,而后世的北京城更是明朝时期才定型,由明成祖朱棣在元大都的基础上营建出来,现在可是隋朝,所以后世的北京城连影儿都还没有。

    蓟县城是涿郡的县治所在,位于现在的北京市区西南则,也就是房山良乡一带附近,城池自然也没有明朝时的北京城宏伟。

    且说高不凡和崔护二人进了城,径直便奔太守府而去了,一打听,人家太守府根本不管军用物资调配,而是由朝廷特别委派的涿郡督运使负责此事,而这个涿郡运使正是唐国公李渊。

    高不凡听到这个名字不知是哭,还是笑好了,李渊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可谓是鼎鼎大名,如雷贯耳,这位可是大唐的开国皇帝,李世民的他老子啊,而一想到李世民,高不凡就不由自主地想到观音婢长孙无垢!

    高不凡之前生出过跑去太原提前抱李渊大腿的念头,可是听崔护一说,始知李渊现在还不是太原留守,现任官职却是什么殿内少监,从四品官,跟宇文化及的官差不多大,专门负责皇帝的衣食住行,说白了就是隋帝杨广的管家。

    而且听崔护说起李渊时,态度似乎也没多少重视,可见现在的李渊也算不得上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唐国公的爵位也是继承自父辈的,对了,李渊和隋帝杨广还是表亲关系,因为李渊的母亲和杨广的母亲独孤伽罗是亲姐妹。

    前往督运官署的路上,崔护见到高不凡“心事重重”,便轻咳一声安慰道:“高公子不必过于担心,战马事关征战大事,皇上也很快就要亲临涿郡,想必李渊也不敢在这件事上刁难你,毕竟若有御史参他一本,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高不凡愕然道:“李渊为何要刁难我?”

    崔护眼中闪过一丝古怪,隐晦地提醒道:“陇西李氏和关中李氏毕竟同宗同源,而且……长孙家和李家有口头婚约,高公子不会不知吗?”

    “口头婚约?”高不凡这才会过意来,心中无来由的一紧,他虽然知道历史上的长无孙垢最终成为李世民的皇后,却不清楚婚约的事,敢情长孙无垢和李二竟然有婚约。

    崔护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道:“敢情高公子还不知此事啊,长孙晟……咳,长孙将军没跟你提起过?”

    高不凡皱眉摇了摇头,奇道:“这是长孙将军的家事,为何要向在下提起?”

    崔护只以为高不凡在装傻,打了个哈哈道:“说的也是,不聊这个,走,咱们进去找李大人办理交付手续吧。”

    高不凡点了点头,忽见窦线娘的面色不对,好像有点失魂落魄的,连忙关心地问:“窦姑娘可是身上不舒服?要不要找大夫瞧瞧?”

    窦线娘连忙摇头,勉强一笑道:“没有啊,高大哥我没事,噢,高大哥进去办正事,我能不能自己在街上隋随便走走?”

    高不凡笑道:“当然可以,高大哥又没把你手脚绑住,不过可别跑远了!”说完从腰间取下钱袋,不由分说就塞到窦线娘手中。

    “高大哥,我……我不要钱!”窦线娘脸上一红,连忙推拒。

    “拿着吧,去买几身衣服,女孩子家的东西我也不懂,有什么需要的你自己多买一些备用,嗯,若逛完街我还没出来,你就在门口等一下。”高不凡说完便和崔护转身进了李渊的办公官置。

    窦线娘手里拿着钱袋,目送着高不凡和崔护两人进了官置,心里暖洋洋的,高大哥对自己是真的好,那个……长孙无垢又是什么人?高大哥似乎挺在意的!

    “窦姑娘!”

    窦线娘正胡思乱想间,忽闻有人喊她,转身一看,发现是高世雄兄弟,这哥俩此刻手里拿的都是吃食,只顾着狼吞虎咽,也不知道给人家姑娘一点,看来也是两个钢铁直男。

    “长卿老大呢?”高世衡一边唏里哗啦地吃着烤羊腿,一边问道。

    “高大哥进去办事了!”窦线娘抿了抿小嘴道。

    “长卿老大也真是的,把你一个姑娘家留在这里,走,俺们带你逛街去,嘿嘿,这里吃的特别多,就是味道有点重。”高世雄拍了拍胸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