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91章 杨广驾临
    夜色深沉,一场冬雨不期而至,雨势虽然不大但绵长,直至半夜才渐渐停歇,气温仿佛骤降了好几度,即便是高不凡也感到一丝丝的凉意,很明显,这场冷雨已经宣告了寒冬的到来。

    此刻高不凡正躺在客栈的床上,静听着窗外的檐滴,心有难免有点担忧。他今晚和崔护一起赴了卢三郎卢洪波的晚宴,宴后城门早已关闭,只能在客栈中住一晚,打算等明天找李渊办了交付手续再出城回营,谁料突间下了一场冷雨,这无疑会对在城外露宿的人畜产生不良影响。

    不过,正所谓鞭长莫及,高不凡现在城中,根本管不了城外的事情,所以担心也没用,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睡大觉,并祈祷明天顺利交付,因为战马一刻未交付,责任就一刻在他这边。

    然而第二天一早,操蛋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高不凡和崔护两人再次来到督运署找李渊时,发现后者竟然不在,一问之下才得知,原来隋帝杨广的御驾已经抵达河涧郡以北,李渊昨晚竟连夜出发迎驾去了,至少得十天八天才能回转。

    高不凡郁闷得想吐血,在心里问候了李渊的祖宗十八宗,然后又问候了杨广的祖宗十八代,丫的就不能晚几天再来,好歹让小爷把战马交付了,现在不上不下的,不是诚心坑人吗?

    崔护也是一脸的苦涩,崔家五千匹战马呢,每天投入的豆料就不计其数,多等十天八天就意味着多支出一大笔,而且这些支出还不能折算在成本里,因为朝廷的马匹收购价是固定的,想坐地起价也没门,除非你不要脑袋了。

    高不凡不死心,找到督运署留守的佐官,提出要尽快交付战马,结果这名佐官根本不敢接,因为他没有这个权力,而李渊离开时把印章也随身带走了。

    高不凡不禁暗暗腹诽,都有点怀疑“李阿婆”是在故意整自己了,没办法,最后高不凡和崔护只能灰溜溜地返回城外的营地。

    “少爷,窦姑娘不辞而别了!”高不凡刚回到营地,高首便一脸惋惜地禀报道。

    高仁翻了白眼道:“什么叫不辞而别,人家窦姑娘明明给少爷留了辞别信好吗。”

    “你懂个屁,没有当面道别就是不辞而别。”高首反驳道。

    高不凡没有理会这两个夯货,快步来到窦线娘所住的帐篷,发现被铺收拾得整整齐齐的,那柄护身短剑不见了,新衣服倒是没有全部带走,只是拿了两套,反而高不凡之前给她穿的那套男装也没有留下,估计是随身带走了。

    床铺下压着一张纸,应该是窦线娘的留言,高首和高仁这两货还算懂规矩,没敢乱动!

    高不凡拿起那张纸条扫了眼,上面只有短短半行字“高大哥,我去找爹,勿念!”,下面还有三个小字“线娘留”。

    窦线娘的字迹娟秀,显然也是读过书的,另外纸条上有些圆形的凹陷,似乎是水滴造成的,不过晾了一夜已经干了。

    高不凡把纸条折起来放入怀,有点帐然若失,高首和高仁从他身后一左一右探出脑袋来,一个道:“少爷,要不要把窦姑娘追回来?”

    另一个道:“现在追应该还来得及!”

    高不凡皱眉反问道:“我现在脱不开身,谁去追?”

    高首立即拍着胸口道:“俺去啊!”

    高仁也一挺胸道:“俺和高大起去。”

    高不凡奇道:“咦,你们两个这伙竟然如此积极?”

    高仁再一挺胸道:“夫人不是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辽东准备打仗了,窦姑娘一个女儿家跑到前线简直就是送死,我和高大把她找回来,岂不等于救她一命了?”

    高不凡点了点头道:“有道理,那他你们追去吧。”

    “少爷放心,俺和老二一定把少夫人完好无损地带回来,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你削俺们!”高首拍着胸口保证道。

    “高大,你这家伙能不能有点气节,之前咱们已经说好了,长孙姑娘才是少夫人,你这么快就变节了?”高仁不满道。

    高首撇嘴道:“俺什么时候变节了,谁说少夫人只能有一个的,就连青云也有几十头相好的母马,难道咱们少爷还不如青云那头畜牲?俺看长孙姑娘和窦姑娘都挺好的……”

    “滚!”高不凡怒而飞起两脚把这这两夯货给踹了出去,你们大爷的,竟敢拿本少跟青云这头大种马比!

    高首和高仁见到少爷发火了,倒是不敢再耍宝,夹着腚飞快地跑开去,各自骑上一匹马急急往东追去。涿郡往东就是渔阳郡,然后是北平郡、柳城郡和燕郡,最后才是辽东郡,如果幸运的话,他们有机会在路上追上窦线娘。

    其实,高不凡骑青云追赶是最快的,但是目前战马还未交付,他也不能擅自离开,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而战马的交付乃事关整个飞鹰马场头等大事,所以对高不凡来说,交付战马远比追回窦线娘重要。

    一个人若连孰轻孰重都分不清,让别人以后还怎么信任你?一辈子终究只是随便混混,也只能是随便混混而已!

    高不凡不知道高首和高仁到底追上了窦线娘没有,估计是没有追上的,因为一转眼十天就过去了,高首和高仁并没有回转,而隋帝杨广却来了,阵仗非常大!

    没错,阵仗非常非常大,总之超出了高不凡的想象力,驰道早在数天前就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平整了一遍又一遍,连一根杂草都找不到。

    杨广御驾到来的这一天,天气晴好,但见漫山遍野,旌旗遮天蔽日,猛兽开道,刀枪如林,锣鼓震天,一排又一排雄壮的甲士过去了,一排又一排威武的骑兵过去,然后一排又一排战车……

    高不凡等人望到脖子都长了,最后才看到了御辇的影子,啧啧,这那是御辇,分明就是一座小型的移动宫殿,负责抬辇的力士据说就多上千人,只见底下密匝匝的都是人腿,最难得的是,这些抬辇的力士配合十分默契,上千人的步伐协调一致,虽然走得不快,但走得稳稳当当。

    没办法,上面坐的可是九五之尊,要是把龙臀给颠着了,是要掉脑袋的,所以力士们都练就出一身稳如泰山的本事。

    御辇上铺满了大红锦段,正中位置撑起一顶明黄的伞盖,底下是金碧辉煌的龙椅,隋帝杨广就端坐在上面,宫人和侍卫们环侍在四周,一部份得宠的大臣也有幸站在御辇上面。

    譬如李渊和宇文化及,但见二人一左一右,各举着一面旗子,表情严肃,夹着腚站得笔直,一丝不苟,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高不凡心里怪怪的,由于离得远,他看不清龙椅上的杨广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李渊和宇文化及他见过,所以远远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两个家伙现在像孙子一般给杨广举旗助威,岂料日后一个抢了大隋的江山,另一个更是把杨广给宰了!

    果真是世事难料呀,若杨广现在得知,估计会把这两个家伙踹下御辇,让力士们把他们踩成肉泥吧!

    “啧啧,当皇上就是威风,大丈夫当如是也!”高世雄感叹道,竟然学人家丢起书袋来,估计是在戏文上学来的。

    高不凡暗汗,幸好这货没来一句“彼何取而代也”,要不然准被那些负责维持秩序的隋兵当成反贼,用长矛扎成筛子。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御辇上时,谁也没留意到,正有两名戴着斗笠的汉子神情沮丧而愤恨地远离了人群。

    这两名汉子远离了驰道,一直走到人烟稀少的野外才摘下了斗笠,赫然正是窦建德和孙安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