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扬旌 > 第93章 契丹骑兵
    高不凡本打算让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率众先行南返的,但这哥俩一听说要去柳城郡买契丹种马,立即兴奋得蹦了起来,死活要跟去见识一下,当然,他们不是要见识一下契丹的种马,而是想见识一下契丹人,顺便缅怀一下先祖当年的荣耀时刻。

    因为契丹人当年挨过北齐的狠揍,营州一战,北齐军队俘杀契丹人十万,获牲口数十万头,虽然有吹牛的成份,但这一战确实重创了契丹人,即便是几十年后的今日,契丹人仍未完全恢复元气,渤海高氏作为北齐的宗室,自然引以为傲。

    正所为大禹治水,堵不如疏,高不凡治犟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最后只能顺着高世雄和高世衡这两头犟驴,答应带他们一道前往柳城,否则这两货估计会自己偷跑去,反而更加容易整出夭蛾子来。

    种马不用太多,就飞鹰马场的养殖量,二十头就足够了,所以不用太多人去,除了高世雄兄弟,高不凡只带了十名飞鹰马场的家仆,又留了数人在原地守候,以防高首和高仁他们返回时找不到人,剩下的高氏一族子弟则全部让他们先行回蓨县去。

    而崔护也仅带五十人,其余两百多人则全部打发回老家,就这样,一行六十余人便结伴往东边的柳城而去,出发之前,众人还准备了一大批诸如盐巴、铁锅、茶叶、布匹、药品之类的日常生活用品,因为契丹人习惯了以物易物,这些东西比金子银子都要受欢迎!

    且说众人一路往东,先过渔阳郡,再到北平郡,然后出临榆关。

    临榆关即是山海关,长城最东的关隘,从这里往东便是关外之地,已经属于前线地带了,为防外国的奸细刺探,一路上的盘查明显严格了许多,几乎所有路口和渡头都有隋兵把守,不过,崔护倒是神通广大,一行人申通无阻,五天后便顺利进了柳城郡境内。

    此时已经是冬月初一了,气温更冷,白天的温度已经在十度以下,所有人都换了棉服,胯下的坐骑倒是不怕冷,反而更加精神抖擞了。

    柳城郡地处蒙古高原向沿海平原过渡的区域,地形以山地和丘陵为主,大风本来刮得十分频繁,此时正值寒冬,从蒙古高原上刮来的风又干又冷,高不凡一行人骑在马上,被这迎面的冷吹得眼都睁不开来。

    终于,众人找到一处避风的山坳歇脚,崔护揉了揉冻得通红的鼻子苦笑道:“失策了,应该等夏秋季再来的,幸好没有下雪,要不然更麻烦。”

    高不凡自从练习了内家功法,身体是一天比一天强健,浑身气血充盈,除了觉得风有点大,其他的倒没什么,问道:“大概还有多久才能到柳城?”

    “差不多了,快则半天,迟则一日!”崔护道:“柳城与契丹接壤,每月的初一都会有一场边贸互市,每场持续三日,今日正好是初一,咱们应该能赶上的……不过!”

    崔护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续道:“大隋和高句丽很快就要开战了,大军云集,就怕现在柳城现在已经关闭了边境市集,不过也没关系,咱们大不了多走一段,直接到契丹人的部落去购买。”

    高不凡闻言道:“如此说来,契丹人和大隋的关系倒还算不错。”

    崔护不以为然地道:“这都是揍出来的,这些番外野民只认拳头,记打不记吃,七年前,也就是大业元年,契丹人南下侵扰营州,皇上诏令通事谒者韦云起指挥突厥启民可汗部两万骑兵反击,在柳城一带击败契丹人,俘获男女四万余人,牛羊马匹十数万头,这才迫使契丹人府首称臣。

    这些年契丹人都服服贴贴的,但是两年前,突厥启民可汗死后,始毕可汗继承了突厥汗位,此人并不像其父启民可汗那般对大隋府首贴耳,再加上大隋如今正准备和高句丽开战,契丹人的态度自然也变得暧昧起来,据说今年并没有按时入贡,估计是在观望。”

    高不凡点头道:“契丹北边与突厥接壤,东边又与高句丽相邻,所以契丹人骑墙观望也很正常,不过大隋得警惕契丹人在背后捅刀子!”

    崔护一拍大腿道:“可不就是,当咱们大隋的军队在辽东与高句丽开战时,一旦契丹人从后方切断咱们的粮道,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过,据说皇上为了稳住契丹人,已经派了可敦出访契丹。”

    崔护口中的可敦即义城公主,突厥现任可汗的正室(相当于皇后)。

    义城公主乃大隋的皇室宗亲,隋文帝开皇年间被封为义城公主,下嫁给突厥启民可汗,两年前,启民可汗死了,按照突厥人的习俗,义城公主又转嫁给启民可汗的儿子始毕可汗,依旧还是可敦。

    不得不说,这个义城公主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嫁到突厥后,不仅令第一任丈夫启民可汗服服帖帖,而且还把现任丈夫始毕可汗拿捏住了。

    当然,始毕可汗之所以被义城公主拿捏住,绝对不是因为义城公主的容貌和身体让他迷恋,而且是因为她的威望和手腕,还有大隋这面坚实的后盾。

    现在的义城公主在突厥颇有影响力,追随者众多,本身的手腕又厉害,所以始毕可汗十分忌惮她,尽管对大隋已经生出不臣之心,仍然不敢动义城公主分毫!

    义城公主显然也深知自己的根基所在,离开了大隋她就什么都不是,所以向来对隋帝杨广有求必应,杨广准备东征高丽,她就帮忙稳住突厥,杨广让他帮忙把契丹也稳住,她立即就动身出访契丹。

    一个女子为了国家利益,离乡别井下嫁给外番人,能做到这一步,可以讲没得说了!

    正当高不凡和崔护两人聊着天,地面忽然隆隆的震动起来,一些鸟兽也因此被惊走,众人不禁疑惑地四处张望,稍倾,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响了,但见远处有尘头飞扬。

    高不凡和崔护惊讶地对视一眼,是马队,此时显然正有一支马队往这边奔驰而来,听这蹄声,再看那扬尘,至少有上百匹之多,而且隐隐透着一股杀气。

    这里虽然是大隋境内,但为了稳妥起见,高不凡和崔护还是立即下令占领高处,与此同时,两人迅速奔上了山坡,往尘头扬起的地方望去,一看之下,不由都面色大变。

    “是契丹人!”崔护失声惊呼。

    只见数箭之地开外,正有一支骑兵在追击一伙人,这支骑兵约百一百来人左右,长袍右祍,圆领窄袖,而且还髡发,这装束,这发型,分明就是契丹人无疑!

    所谓髡发,即把脑袋中央的头发都剃秃了,只留下周边的头发,这是契丹人的标志性发型,所以每一个契丹人的脑袋都是一片人工地中海,很好认!

    此时被契丹骑兵追击的这伙人显然都是大隋人,约莫有三四十人吧,其中还有一辆马车,不过在高速行驶下,这辆马车东摇西晃,看样子已经快散架了,也不知车上坐的是什么人,总之不好受!

    这伙人有男有女,男人们都很有担当,自觉殿后阻敌,女人们则跑在最前,负责赶马车的也是一名劲装少女,手中的马鞭挥得如同雨点一般,一边声嘶力竭地娇喝着,可惜马车无论如何都是快不过马的。

    契丹骑兵越追越近,利箭接二连三地从后面射来,负责殿后的那群男子不断有人中箭坠马,而契丹人似乎是想活捉马车上的人,所以放箭都避开了马车。

    “这些契丹人疯了,竟敢在大隋的地面上追杀隋人!”崔护有点凌乱,脸色变幻不定。

    高不凡倒是迅速冷清下来,现在可不是深究原因的时候,契丹骑兵既然敢在大隋的地而杀人,就敢连自己这些人也一起劫杀了,所以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准备战斗!”高不凡大喝一声,长弓已然在手。

    高世雄和高世衡兄弟也连忙取出了弓箭,现在他们身在高处,占据了地利,用弓箭自然是最划算的。

    幸好高不凡未雨绸缪,这次带来的二十人都是弓马闲熟的好手,而且都带了弓箭,这时他一声令,所有人都弯弓搭箭严阵以待了。

    崔护这时才醒悟过来,立即大喝:“准备迎敌。”

    崔氏的五十名子弟兵也有部份人带了弓箭,也纷纷弯弓搭箭,没有弓箭的则取出了兵器,做好迎战准备。

    此时那伙逃命的隋人显然也发现了高不凡等,又惊又喜地往山坡奔来,一边挥手求救,短短数百米的距离,又有七八人被射杀了,当他们奔到山坡下时,竟然剩下二十人不到,伤亡过半!

    “快,护送姑娘上山!”为首的汉子厉声大喝,同时回身一箭,把一名追近的契丹骑兵射落马下。

    负责赶马车的劲装少女在山坡下急急勒定了马车,回身从马车内扶出了一名身形窈窕的黄衫女子来,两人手拉着手,发足往山坡上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