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4·价值
    蛮横而不讲理,望着面前的瑟提,名为诺加纳的中年绅士陷入了沉默。而在自此抬起头之后,目光中则是充满了压抑的不屑与奚落。

    “注意你的身份……杂碎。西海不是你这种家伙能撒野的地方。”

    “吼~~是吗?”听到了诺加纳的话语,瑟提瑟提不怒反喜。双手指节发出一阵咔咔的声响。紧接着,一拳对着其面庞便砸了过去。感受到了瑟提拳头上的劲风,诺加纳的神色微变,但是并没有太过惊慌。优雅的身躯在这瞬间就像是藤蔓般向一旁延伸而去。

    当转过头来的时候,诺加纳原本优雅的身躯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粘液与软趴趴的同时光滑无比的表皮。

    或许是因为皮肤变得光滑了,所以诺加纳原本的山羊胡也变成了粉色的触须。就像是失去了骨骼一样,一双手掌上布满吸盘,双脚更是被湿滑的触须所取代。

    “……什么鬼东西?”瑟提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对此,诺加纳则是冷漠的说道:“我是吃了动物系恶魔果实章鱼果实的章鱼人,在我这柔软的身躯下,你的打击根本没有丝毫用处!!”

    “章鱼人?”听到了这个有趣的称呼,瑟提不由得眉角一挑摸着下巴小有兴趣的说道:“那你隔壁是不是还有个吃了海绵果实的海绵人?还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听到了瑟提的话语,诺加纳的脸上升起了一抹茫然。海绵果实?恶魔果实能力者不是不能下水吗?正想着,还没过多久,诺加纳便回过了神来。茫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酷的杀意:“想用这种废话来苟延残喘么?别做梦了!”

    一边说着,诺加纳下半身的章鱼吸盘开始复苏蠕动,一双手掌就像是钢鞭一般朝向瑟提鞭笞而来。而就在这双手的触须即将触碰到瑟提的瞬间,瑟提则是朝向面前的空间虚握。不等诺加纳反应,一股强横的巨力从四边八方裹挟着他的身躯朝向瑟提直接横飞了过去。

    重心失衡,诺加纳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迎面看到了的便是背对太阳,双手举起擂拳成锤的瑟提。

    碰!!!

    双手紧握当空砸下,巨大的力量震撼的诺加纳的柔软身躯一阵荡漾,而位于正面的头颅更是在这瞬间直接砸穿了硬木甲板。也就是在这瞬间,瑟提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神经一阵战栗。并不痛苦,甚至说截然相反的,令人舒爽的想要嚎叫一番。

    只不过在暴力基因的作用下,比起无意义的嚎叫,现在的瑟提只是周身涌起一抹潮红,原本便已经是高速的铁拳一瞬间暴增三倍有余。

    没有停顿,丛刃的触发代表着系统判定面前这个章鱼哥是英雄单位。既然如此,那便更没有丝毫留手的道理。

    还没等章鱼哥站起来,瑟提的双拳便接二连三的不断落下。最开始的时候依靠着柔软的表皮诺加纳还能勉强的减缓一下拳头上那令人感到惊恐的劲力。但是伴随着轰击的不断加深,便是章鱼哥也愈发的难以抵挡——和游戏中只是单纯的增加攻速不同,在现实中,速度便是力量!换而言之,再丛刃的状态下,瑟提的破坏力直线上升三倍有余,说是一套小爆发都不足为过!!

    渐渐的,拳头每一次抬起都黏连起猩红的血浆。就像是拉丝的芝士。但是和牛奶制作的芝士不同,这些血浆只是单纯的肉体合着血水被一并轰成烂泥之后的姿态。

    “起来!战斗!!!”

    发现章鱼哥没有反应,瑟提拽着他的双腿直接从甲板的破洞中拽了出来。然后对着桅杆直接将之砸断。

    动物系恶魔果实能够赋予食用者强大的生命能力。但是现在,罗宾可以肯定,那个叫做诺加纳的家伙已经彻底死球了……

    头部锤烂,下巴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胸口被直接轰碎,断裂的肋骨刺穿了肺叶与心脏。鲜血横流,除去了手指还时不时颤动几下表示其神经系统还没有彻底熄火之外,其他的不管是从何种角度来看,都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

    “死了?喂喂,别开玩笑吧,好歹是英雄单位……”

    用脚踹了踹章鱼哥的尸体,在发现没有半点反应之后瑟提也是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

    “这么不经打。”

    一边说着,瑟提抬眼望去。所过之处不管是奴隶还是什劳子沃克家族剩下的成员都是本能的低下头浑身颤抖不干发出丝毫声音。

    虽然在暴力因子的过作用下瑟提格外的享受战斗,但一面倒的凌虐根本令瑟提感受不到丝毫的愉悦。有些不爽的咋了咂嘴,瑟提说道:“从现在开始这艘船是我的了,谁是船长,给我出来。”

    回应瑟提的是一片的沉默额,最终,还是少女的罗宾率先恢复了镇定,指着那头颅被直接轰碎的尸体说道:“那个是船长。”

    “那大副呢?”

    “上半身掉进海里了……帆布上挂着的那个下半身是他的。”

    “什么鬼?”瑟提眉头一皱:“那二副三副呢?”

    “……应该都在那一滩烂泥里头。”这么说着,罗宾也有些忐忑。生怕引起瑟提的一个不爽让自己从罗宾变成罗宾酱。

    但是很显然,刚刚打完一场,虽然只是一面倒的凌虐,但这依旧令瑟提放松了很多。

    “那这里还有谁会划船?”

    “划船不难。”罗宾条理清晰的说道:“海洋上的话主要是要辨别方位与天象……西海我很熟悉,可以做你的向导。”

    听到了罗宾的话语,瑟提眉角一挑。也没有去震散一身血液,就这样一身血腥的走到了罗宾的面前,摸着下巴:“你不怕我?”

    “……怕,不过想活下去就必须证明价值。”这么说着,深吸一口气,罗宾强行命令自己忽视萦绕在鼻尖的血腥与呕吐的欲望。重新睁开眼,望向瑟提,目光中充满坚定:“我的价值远比那个家伙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