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67·碎颅帮社团(三更)
    “报告大姐头,这段时间赌场的收入同比增长百分之七十二,好评度整体上升百分之五。三个月前的月中促销活动收效良好,沃克家族正在尝试与我们接触,合作!”

    身上穿着绿色的运动衫,帕得一脸坚定的挺直了腰板。

    望向罗宾,隐约间,目光中带着些许的羡慕——在瑟提离去后……不对,就算是在瑟提在的时候,关于碎颅帮的运作也都是罗宾一个人维系的。从最开始的生疏到现在的轻车熟路,都离不开罗宾日夜的琢磨与深思。

    也就是从小早熟,要不然的话换一个人头发估计都已经掉光了。

    对此,罗宾倒是没什么意见。倒也不是说甘心被压榨,而是能够感受到瑟提对自己的信任。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再怎么信任,突然消失了一年罗宾还是感到有些寂寞——缇娜的房子突然空荡荡的只剩下了自己,这种孤独的感觉令罗宾回想起了在海上飘荡的过去。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的罗宾可以说是大权独揽——

    但是比起这个,最令帕得等人羡慕的,依旧是罗宾的自由——穿衣自由!

    比起寻常喽啰必须的绿色西海制服,罗宾的身份令她拥有着穿衣自由……虽说如此,但罗宾似乎很少更换衣服。或许是因为现在这身衣服是瑟提给她挑选的,所以即便是更换也只是因为身体的成长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大一码。

    “别叫我大姐头,”罗宾头也不抬,声音也十分平淡。但就是这样一句话,却令帕得整个人猛地激灵了一下,然后忙不得的说道;“是!观音纸扇!”

    白纸扇是罗宾的职称,至于观音……则是单纯的罗宾的作为恶魔之子,本身受到世界政府的特殊关照实在不适合传播姓名,因此随意捏造了一个昵称。

    没有理会帕得的紧张,罗宾低头目光扫过面前的桌案。除去了安驼岛这段时间的风起云涌之外,还有关于大海上发生的事情。不过这都不是罗宾所在意的。确定了一下今天的工作,罗宾问道:“有大龙头的消息吗?”

    “有!”帕得挺直了腰板回答道;“根据与我们在海军支部中的线人,精锐班现在已经毕业。想必用不了多久大龙头就会回来!”

    说到这里,帕得的目光中也是多出了一抹振奋。

    当初瑟提在碎颅帮刚刚建立的时候决定出去修行,可以说是吓傻了碎颅帮的好多人——那时候的碎颅帮草台班子初搭建,人们愿意加入全靠瑟提一个人的威风与霸气。

    结果瑟提突然要跑出去修行?

    虽然黑道的高层们都知道这代表着归来时的瑟提更加强大,背景更加深厚。但是他们可不会跟底层帮众说——

    也就是那个时候,罗宾依靠着缇娜留下的人脉合纵连横,硬是在这群狼环伺之下守住了赌场。

    也是凭借此事,罗宾彻底确定了自己在社团中的身份-至少,没有人敢质疑罗宾的谋划能力。

    而现在,罗宾已经确定了碎颅帮的根基,也表现出了令帮众信服的智谋——搭配大龙头的恐怖势力,整个安驼岛岂不是碎颅帮的囊中之物?!

    作为碎颅帮的元老成员,这怎能令帕得不激动?!

    大龙头,是瑟提在离开前给罗宾留下的碎颅帮的职称名词。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起的头,但这个世界稍微有点势力的海盗或是组织都会有一个明确的职称划分应对外界的讯息。比如海军的三大将,比如世界政府的五老星,比如白胡子舰队的番队长,再比如夏洛特·玲玲的三将星……

    懒得思考,但也要有自己的特色。索性,瑟提就直接照抄了香港社团的职称排列。

    所谓的大龙头,指的就是社团老大。也就是瑟提——而罗宾的职称,则是“白纸扇”,只不过为了方便平日里都简称为“纸扇”。大龙头在,白纸扇便是军师,师爷。大龙头不在,白纸扇便是临时话事人。

    属于是总裁的贴身秘书,在碎颅帮中地位超然。

    而仅在大龙头之下,与白纸扇同级的便是“双花红棍”。

    双花红棍在碎颅帮里的地位等同于海军职称中的三大将,是社团的门面。评选无比严苛,不仅是实力,更重要的是身份,行为,功绩都要达标。因此,哪怕是到了现在,社团里唯一的双花红棍也就只有蒙多一个。

    哪怕是一笑正式加入了碎颅帮,哪怕是有足够的实力,也必须要从双花红棍下一级的红棍做起,累积资历与战功。

    而红棍之下便是绿衣——原本应该是草鞋的,但是在碎颅帮中没有草鞋只有运动鞋。

    且只有红棍以及红棍以上才能算得上是干部,拥有穿衣自由。索性,就被罗宾入乡随俗的改成了绿衣。

    绿衣尚且是帮众,而绿衣之下便是四九,也就是所谓的喽啰。平日里看守赌场,清扫大街都是由他们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