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08·欢你妈
    望着被抬进来的古拉迪乌斯,多弗朗明哥的脸上充斥着压抑的愤怒。

    一根又一根的青筋从额头上接连暴起,难以言喻的愤怒由内而外的灼烧着多弗朗明哥的内心——虽然已经被驱逐出了圣地玛丽乔亚。但是那又如何?多弗朗明哥的身体中依旧流淌着天龙人的血液。

    那种与生俱来的高傲并没有因为离开圣地玛丽乔亚便有所损失,甚至说,依靠着这份血液中的特权,多弗朗明哥从出海到现在就没有受到什么挫折。

    就现在的堂吉诃德家族而言,多弗朗明哥是毋庸置疑的王者,在这之下之最先臣服于多弗朗明哥的托雷波尔等人。而古拉迪乌斯,虽然还没有托雷波尔那般元老的地位,但因为那份耿直的忠诚,也已经被多弗朗明哥视作家人。

    而现在,就是这个被自己视作家人的干部,却遍体鳞伤,赤身裸体的躺在自己的面前,连意识都无法维持!!

    “是谁!是谁做的!!”

    听到了多弗朗明哥那压抑着愤怒的声音,有些畏惧的战斗了一下,最终还是心宽体胖的巴法罗站了出来说道;“是一个红头发的家伙……很壮,脸上还有一道疤。”

    “红头发?”听到了巴法罗的话语,一旁的托雷波尔陷入了沉默——这个世界的发色主流为黑色,金色,以及棕色。除去染发等诸多因素,红色的头发并不多见。很壮,脸上还有一道疤……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托雷波尔与一旁的琵卡等人对视一眼,而后问道;“他的头上有没有耳朵?”

    “有……吧?”巴法罗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瑟提的头发大刺刺的,毛发颜色相同,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那一双隐藏在头发里的兽耳。本来看到瑟提的时候就不是十分清晰,别说耳朵了,如果托雷波尔问“他头上有犄角?”巴法罗也一样会点头。

    “他的身边是不是还跟着一个眼神锐利的剑士!”

    “嗯嗯!”

    巴法罗立刻确定的点头说道:“那个剑士很厉害,飞翔斩击轻而易举的就斩断了整个街道!”

    听到了这些个明显的特征,一旁的干部们也是相互点了点头,而后托雷波尔对着多弗朗明哥说道:“少主……看样子就是瑟提那个家伙了。”

    “瑟……提!!”

    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愤怒之下的多弗朗明哥几乎要将自己的一口牙齿咬碎。

    盛名之下无虚士,多弗朗明哥比谁都清楚这个道理。通过琵卡的侦查多弗朗明哥知道了瑟提等人来到了北海,但是多弗朗明哥并不知道瑟提等人就到弗雷凡斯岛屿上——在多弗朗明哥的想法中,至少要等到自己彻底将弗雷凡斯最后一滴油水榨干之后才会将矛头转向瑟提,也好进一下自己作为北海最大家族的地主之谊。

    虽然暴躁,但多弗朗明哥同样冷静——否则的话多弗朗明哥也不会被托雷波尔等人认定为少主。在他的想法,掌握了北海最大的财富,堂吉诃德家族在世界政府那些家伙的眼中也会更加有分量。

    瑟提虽然为多弗朗明哥造成了巨大的困扰,但别说,还真不是能够随意拿捏的……按照世界政府那边的情报,瑟提在海军里的声望颇高,大半的海军高层都抱有善意。

    只有自己也有了足够的分量的时候,世界政府那边才会帮助自己抵抗来自海军的压力。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有时间安安稳稳的谋划弗雷凡斯了——

    同样是作为一个大势力的主宰者,多弗朗明哥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瑟提必然是一个善于谋划,精明算计之人——这一点,从他和海军之间的关系就能看出!

    而现在,瑟提来到了弗雷凡斯岛……毫无疑问,他必然也是为了弗雷凡斯的财富而来!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压抑的愤怒之下,多弗朗明哥眼镜下的一双豆豆眼闪烁着冷厉的辉光。

    “瑟提他们呆在那里?”

    “瓦铁尔教会医院。”已经进行了侦查,再加上瑟提等人也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所以琵卡不假思索的说道:“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一时间就进入了医院,顺便还帮忙驱散了一些聚集的病人……”

    说着,顿了顿,琵卡继续用那尖细刺耳的太监音说道;“根据我们的线人,瑟提把所有的医疗物资都赠送给了哪里的医生和病人。”

    “果然!”

    听到了片刻的声音,多弗朗明哥内心一沉——毫无疑问,瑟提那个家伙必然是猜到了自己的手段与目的,所以趁着自己混乱弗雷凡斯的时候自己站出来拯救苍生,从而以救世主的身份得到这个国家的一切!

    “不愧是你呀……瑟提!!!”

    有些疑惑与多弗朗明哥为何突然这样说,托雷波尔等人的脸上充满了疑惑。见状,多弗朗明哥便将自己猜测的事实告知了众人:“这是毋庸置疑的阳谋……瑟提那个家伙通过完美的信息差将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想来,瑟提那个家伙在封锁圈之外应该等了许久,一直等到现在自己将弗雷凡斯搅动的势如水火,这才闯入封锁圈摆出一副天降正义的样子!信息差的出现令这个阳谋得以实现,而同样的,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成了瑟提变成救世英雄的嫁衣!我们那胜利的果实……被夺走了!”

    而在听到了多弗朗明哥的分析,一旁的托雷波尔等人也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满目沉重的点了点头。

    “本以为瑟提跟请报上的一样是个没脑子的狂徒……但是现在看来,这全都是他装出来的!”

    “好深的心机!”

    “好可怕的瑟提!!”

    对此,多弗朗明哥摆了摆手说道:“至少,这让我们认识到了瑟提绝非鲁莽狂妄之辈——不过有一点他忘了。”

    “忘了什么?”一旁的干部们将目光望向了多弗朗明哥。对此。多弗朗明哥则是目光深邃的说道;“他忘了我的身份……老子可是天龙人!”

    一边说着,目眦欲裂的多弗朗明哥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电话。

    “喂,有什么事。”

    电话的另一头是一个冰冷中带着些许稚嫩的声音,不考虑其中的冰冷与成熟,听起来更像是个未成年的小屁孩。

    “给我让瑟提滚出去!”多弗朗明哥说道;“你们应该能做得到的——”

    “cp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