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23.治不了你
    如同钢绳一般缠绕在瑟提的手臂之上,如果是寻常人的话,在那恐怖至极的收缩力之下,恐怕下场不会比落入瑟提手中维尔戈的脚踝好上多少。

    稍微认真了些许,豪意武装色在蓄意轰拳的作用下瞬间爆发。恐怖的威力化作光芒的洪流,所过之处,万物崩溃!毁灭的洪流如同海啸般将周遭瞬间吞没!方向位于犄角之处,弗雷凡斯三分之一的国土被夷为平地!!

    这听起来很恐怖,但实际上弗雷凡斯本来就不大。放到瑟提的前世也就是一个中型岛屿的大小。

    烟尘散尽,瑟提一脸无所谓的坐在昏死在地上的多弗朗明哥的身上。

    不急不慢的从一旁走了过来,鹰眼的脸上只是挂着一脸的乏味——哪怕一个也好,在瑟提战斗的过程中,鹰眼不断的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对手。但是很可惜,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个纯粹的剑士……

    尤其是迪亚曼蒂,最开始的时候鹰眼还以为那个家伙是个剑士,结果在接触之后才发现那个家伙纯粹是因为剑刃方便果实能力所以才使用剑刃作战的。

    同样的,依靠着飘扬果实的力量,迪亚曼蒂除去剑刃之外随时都有可能从裤裆里掏出一个钉头锤。

    这种不够纯粹的剑士鹰眼只感到烦躁,索性便都交给瑟提处理了……

    “玩的怎么样?”

    鹰眼的手里架着一杯红酒。对此,瑟提则是不写的撇了撇嘴:“玩的怎么样?玩的很无聊!”

    瑟提说道;“之前跟那个叼逼红毛打架的时候高涨的战斗意志一拳轰出去连我的手臂表皮都要燃尽。而现在……”

    伸出手臂,当着鹰眼的面晃了晃。“屁事都没有!还天龙人呢,你们描述里高高在上的我以为多么厉害,结果就这?天龙人?批龙人!!”

    一边说着,瑟提有些不爽的呸了一声。也就像是瑟提说的那样,虽然现在的瑟提可以通过平日的累积恢复豪意——就像是劫或阿卡丽的能量一样。最开始的时候还好,但是伴随着瑟提上限的不断成长,体能强化,力量增强,意志坚韧。慢慢的,自行恢复的豪意慢慢的已经无法达到最大值。

    而到了现在,更是最多只能维系在满值的百分之三十左右……剩下的百分之七十全靠战斗时高涨的情绪。

    当初和鹰眼战斗的时候,狂暴的战斗意志令瑟提的豪意直接增长到了百分之一百二十。超越上限的蓄意轰拳一拳下去不仅仅是大海被梳了个中分,连带着瑟提本人的手臂也都损伤严重。

    如同牛皮一般坚韧的皮肤直接燃尽,风暴聚集不断强化的肌肉纤维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而位于内部,坚硬的手臂骨更是出现了数道断裂与裂痕。

    但是现在……

    除了温度稍微高了一点点,其他的地方屁事没有。

    “啊呀呀。好可怕,好可怕。”

    从不远处不急不慢的走了过来,黄猿一脸故作惊讶的摸着下巴——其实并非全部都是装的。

    堂吉诃德家族的驻扎点在弗雷凡斯的贵族区——以往的话还是有很多人的。佣人,贵族,奴隶……数不胜数。但是现在,伴随着国家的封锁,真正有钱有势的早就跑了。没跑的也不敢待在这里,生怕被暴民劫掠。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瑟提这才肆无忌惮的扩散蓄意轰拳的轰击范围。

    而结果无疑是好的,至少,一拳下去堂吉诃德家族七成成员直接失去反抗之力倒在地上。

    “有电话虫吗?”

    瑟提将目光望向黄猿。作为大将候补,随身携带电话虫是必然的事情。也没有多想,黄猿便将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电话虫递了过去。

    接过电话虫,瑟提一脸大大咧咧的喊道:“喂!缇娜!!!”

    “滚!!!”

    一道不爽的声音从中传出,紧接着:嘟、嘟、嘟、……

    “……”

    听到了缇娜的声音,在场的三个男人面面相视。最终还是瑟提第一个打破了平静;“她生气干嘛?”

    耸耸肩膀,黄猿一脸事不关己的说道:“你问我?我连女朋友都没有过好吧。”

    没有说话,鹰眼只是举杯表示自己与黄猿一样。而就在瑟提还在想着的时候,一旁的电话虫突然又响了起来。有些意外的,里面传来的是罗宾的声音,。

    “缇娜小姐正忙着准备这个季度的考核呢所以状态有些不好……有什么事吗?瑟提?”

    听到了罗宾的声音,瑟提点了点头,然后浑不在意的说道;“你问一下,我这边抓了一个叫多弗朗明哥的家伙!你问一下他赏金……”

    不等瑟提说完,一旁罗宾便有些惊疑不定的说道;“多弗朗明哥?……是北海堂吉诃德家族的那个吗?”

    “没错,是他,咋啦?”

    “恐怕不行。”另一头的罗宾悄悄的看了一眼为了应付考核而忙的好似提前进入更年期的缇娜说道;“北海不是缇娜的辖区,而且堂吉诃德家族和北海的一些官僚有联系,对缇娜姐而言或许并不是好事。”

    “这样吗?那就算了。我挂了啊,拜拜~”

    说着,咔哒一声。

    另一边,明明还有好多话想说,但是却传来了挂机的盲音,已经初具风采的俏脸上升起一抹难掩的失望,但是在叹息了一声后罗宾所剩下的也就只有感慨……这的确是瑟提会做的事情。

    “缇娜那边不收……”

    说着,瑟提踹了两脚在地上躺尸的多弗朗明哥;“怎么说?黄猿,你要不?你要是连这都不敢要的话你们这海军的纯度可太低了!”

    “那倒不至于。”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黄猿还是一脸愁眉苦脸的揉着眉心;“我多多少少也是个海军……”

    “少主是天龙人!”

    不等黄猿说完,侥幸躲过了蓄意轰拳正面冲击的琵卡废墟中爬出,一脸狰狞的说道;“少主可是天龙人!!你们这群混蛋海军不能对我们动手!少主可——”

    正喊着,只见一道连瑟提都来不及反应的闪光划过。下一刻,琵卡的脑袋便被再一次的踩进了土坑。

    一边踩着,黄猿一边咬着牙皱着一双愁眉不爽的说道:

    “我治不了天龙人还治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