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31·意外频发
    文斯莫克·伽治是一个极为虚荣,并且热衷通过权力来点缀自己的人。拥有着皇室人员的骄傲,并被人们称之为“怪鸟迦楼罗”。

    而人们所不知道的,文斯莫克·伽治同样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智慧的那几个人之一——这个智慧并不只指针对为人处世,人情世故又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而是指对于科学研究的智慧。

    大概在五年前,文斯莫克·伽治与贝加庞克一同在一个非法的研究集团中工作,并成功的得到了生物的“血统因子”。这被称之为“生命设计图”。

    人,野兽,动物,植物……但凡是能够想到的生命,都能够通过生命设计图来实现改造与进化。

    也正是因为如此,没过多久,贝加庞克便被世界政府所逮捕,不久之后加入到世界政府的科学研究部队。而在这个研究集团中,文斯莫克·伽治是少数具有政治意识的。在发现了生命设计图的一瞬间,便知道其会引来世界政府的觊觎。

    因此,文斯莫克·伽治是仅有的从研究集团中逃了出来的。回到家乡,依靠着生命设计图,文斯莫克·伽治建立了声势浩大的人造人部队。并通过针对生命设计图的安排,获得了与世界政府的谈判的资格。

    在此之后,文斯莫克·伽治进一步加深对复制与改造的研究,并成功的设计出了皮肤更加坚韧,并天生具有外骨骼,恢复力强,没有感情,没有痛觉,绝对遵从自己命令的改造人。

    依靠着这些改造人,以及自身强大的力量,曾经名不见经传的杰尔马王国迅速的开始朝向“恶之军队”“战争屋”进行转变。并在完成转变的第一时间,创造了震动整个北海的大事件——征伐四国。

    为此,追求权力的文斯莫克·伽治甚至干脆的绘制了一幅巨幅油画。而油画的主题也很简单。站在王座上,伽治手中提着王冠。而他的脚下则是四个罗列整齐,表情不一的国王的头颅。

    瑟提的下一段行程会遇到杰尔马王国是世界政府所知晓的,基于这一点,现在的瑟提对于世界政府而言就像是一只犯人的跳蚤,处处阻碍着他们进行工作。

    之前的时候还无所谓,莫利亚本身就是个大海贼,被击败了也好,无非就是支付点赏金的问题。在那之后的瑟提虽然也时常会出现一些暴论,但世界政府本身也都懒得理会。或许在世界政府的眼睛里,瑟提也就是叫的声音大了一些,但依旧是个没什么用处的跳蚤赏金猎人。

    但是这一次不同,弗雷凡斯的丑闻被发现,世界政府辖区内的舆论一时间民怨滔天。甚至就连许多加盟国都发出质疑为什么要恶意的插手他国内政……

    也正是因为如此,世界政府决定铲除瑟提。

    在这之中,文斯莫克·伽治的杰尔马王国便成了最优选。

    不仅是军队强大,其本身的文斯莫克家族在黑暗世界中也是位于顶点的杀手家族。崇尚武力,战争便是他们的荣誉——瑟提,无疑是个很好的猎物。更何况,还能与世界政府进一步的加深交易!

    就这样,挂下电话,文斯莫克·伽治的目光中充满了凶恶的杀意。

    一旁,走了进来。虽然只有八岁,但是在人体改造的药物作用下,伽治的长女文斯莫克·蕾玖已经能够看出是美人的胚子。而同样的,那相对成年人似乎有些瘦弱的孩童身躯中,隐藏着的则是那远超常人,改造后的强大机能。即便是不使用任何技术,仅凭改造后的身躯,蕾玖也能够轻而易举的迅速处决体型远在其之上的敌人。

    经过改造后,文斯莫克·家族的人在肌肉密度上便要远超常人——不考虑成长速度,这听起来甚至有些像是瑟提。

    “传令下去,所有战舰高度戒备。”文斯莫克·伽治冷漠的说道;“一个月内,发现周围海域有冲击艇靠近立刻汇报,并准备围剿!”

    “遵命,父亲。”

    点了点头,虽然蕾玖作为第一个进行人体改造的长女并没有被完全的抹去感情,但同样的,天生就被植入了无法违背父亲命令的基因。对于伽治的命令,蕾玖没有拒绝的能力。

    而也就是在蕾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想起了什么似的,伽治继续问道;“山治那个家伙……有没有觉醒出自己的力量。”

    所谓觉醒的力量,其实就是改造后血统因子的力量。作为一个学者,伽治在统一了杰尔马王国之后迅速的组建了属于自己的科学团队进行辅助研究。

    对此,并没有丝毫的沉默,在血统因子的作用下,蕾玖平静的说道;“没有,父亲。学者们说山治的血统因子依旧维持在出生时的状态,并没有任何改变。”

    “……”

    闻言,沉默了片刻。伽治的脸上升起了一抹阴冷;“我知道了,下去吧。”

    虽然没有说些什么,但是蕾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父亲内心中充满阴霾。想必,在用不了多久,便将彻底的无法忍受山治的存在。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准备处理那个叫做瑟提的家伙……通过情报来看,按照冲击艇的速度,还有三天,瑟提便会到达杰尔马王国。

    然而不管是蕾玖还是伽治,他们都没有想到。在他们眼里荣耀的猎物,瑟提,现在正在海面上漫无目的的飘荡。

    “卧、卧槽!”

    趴在侧翻的冲击艇上,瑟提的脸上充满了惊恐——睡着觉呢,突然一口海水就灌了过来!

    “狗币鹰眼!你不是说风帆很好操控吗?!”

    白色的冲击艇整个侧翻,底部朝上,船舱的一面深入水底。站在上面,鹰眼一脸麻木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拧干其中的水分。随后麻木的说道;“遇到风暴是无法避免的……”

    “那为什么桅杆都被直接吹断了?!”

    “我是舵手。”鹰眼瞟了一眼瑟提,然后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桅杆与船体结构的整体强度应该是由船工来负责的……”

    “你他 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