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46·童工
    “沉国瑟提?”

    一觉醒来,听说自己多出来了这样一个绰号,瑟提拍着嘴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然后一脸烦躁的说道;“这又是什么狗寄吧绰号?安安稳稳的喊我一声腕豪不行吗?实在不行劲夫也可以呀。”

    “我倒是感觉还不错。”

    对此,鹰眼闲得很随意,手里拿着报纸,靠在沙发上仔细阅读;“杰尔马王国可是实打实的世界政府加盟国。十二艘国土舰你砸毁了三分之一。说一句沉国的确不成什么问题……”

    正说着,顿了顿。鹰眼的目光中紧接着升起了一抹好奇;“说起来,你是怎么举起来的?是恶魔果实能力吗?”

    已起航行了两三个月了,对于瑟提的实力鹰眼也算是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了解——瑟提很强,这一点做不得假。但是有一点,瑟提真的有强到那种地步吗?——并不、

    当瑟提扛起巨舰砸过来的时候,实际上就连鹰眼都有些没反应过来。破坏力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那份将战舰举过头顶的刚力——如果瑟提真的有能够将几十吨战舰举过头顶的力量,那么瑟提随便扇一巴掌,估计伽治就会在这瞬间解体。

    在这种缓存催的力量面前,一切的技术都是花里胡哨的无用功。

    你要说瑟提能够强行撞停一艘正在行驶的战舰,那么鹰眼是相信的。因为瑟提极限爆发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尤其是当初与红发战斗时给大海梳中分的那一拳更是如此。别说停止,就算是一拳给轰爆鹰眼都不意外。

    但你要说瑟提扛起来一艘几十吨中的钢铁战舰一跃几十米然后凌空砸下气都不喘一下……真当鹰眼窜稀的时候连脑子也一块拉出去了呀?

    脑子不溶于屎——天龙人的除外。

    对此,听到了鹰眼的询问,瑟提也是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然后索性直接说道;“我脑子里有个系统,我一说,他就做了。”

    “……”

    闻言,沉默,鹰眼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愿意说就直说……”

    “看,我说实话你都不相信。”

    “呵呵。”

    一边聊着天,瑟提也是推开大门,然后跟着佣人走向了餐桌。

    一路上,佣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作为战斗时的当事人之一,佣人是亲眼看到了瑟提扛起战舰然后从空中砸下的那一幕的。

    四艘巨舰,要么扭曲,要么拦腰折断沉入水底。接近百米高的巨浪直到现在都还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一生都活在北海这种小地方,没有见识过世界的广阔,在看到了瑟提的强大之后他所能够感受到的只有那源自于未知的恐惧。

    来到餐厅,各式各样的美味落成小山一样摆在桌子上。身上还带着些许的绷带,在看到了瑟提到来后伽治稍稍点头。对此,瑟提则是显得有些懒于理会。随意的来到一个空着的位置上便拿起大骨肉往嘴里塞。

    相比之下,鹰眼要文雅的多。拿起一杯红酒摇匀,细嗅其中隽永的芬芳然后不急不慢的含入口中。慢条斯理,没有丝毫的多余的动作,一眼望去甚至令人感觉赏心悦目——肚子好了,又可以继续装逼了。

    虽然早就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是在实际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一旁的伽治依旧在心中默默感慨——究竟是怎样的遭遇,让面前的这两人走到了一块去。

    性格与行为之间的差距大到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在怎么不相信显然也都不是伽治应该关心的问题了。

    “船我已经修好了。”深吸一口气,伽治知道,不管怎样,自己迟早是要面对的,索性便说道;“但是冲击贝的裂痕已经达到无法修补的地步,所以我在船上加装了一个蒸汽动力装置。只要有足够的煤炭或是其他的什么热源,便能够持续的进行航行。”

    “修不了吗……”

    听到了伽治的话语,一旁鹰眼的动作微微一顿,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早有预料。而瑟提则是继续毫无知觉的在那里大口吞吃。

    对此,鹰眼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瑟提本来就是这种性格——对于他人改不了的习惯,他向来懒得进行劝阻。又或者,不管是瑟提还是鹰眼,都已经习惯了做好自己负责的那部分。

    关于冲击艇没能完全修好这件事情,也算是在鹰眼的预料之中。

    空岛贝本来就十分稀少更何况这里还是北海。即便是杰尔马王国有着极强的科技水平,想要完全的复原空岛贝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只是鹰眼有些好奇:“冲击贝损坏是因为什么?他的使用周期应该不止这么短才对。”

    “因为外力的作用。”

    伽治说道;“空岛贝注入压力的时候需要将压力恒定在一个阈值之下稳定的输入压力。否则的话便会对贝内壁中储存压力的组织造成破损。而你们船上的冲击贝便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受损的……输入压力的时候过于激烈,远远的超过了他的阈值上限。”

    “也就是说,是因为在给冲击贝输入压力的时候,太过暴力?”

    “……是的。”

    闻言,沉默。紧接着鹰眼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瑟提。

    “咋、瞅啥瞅,有意见呐?”

    对于鹰眼那略带质问的视线,瑟提一脸的蛮横。腮帮子里装满了肉,一眼望过去像是个仓鼠一样高高鼓起然后一点一点的咀嚼研磨。

    “……可不敢有意见。”

    叹了口气,鹰眼深切的明白了一个道理——能者多劳。以后给冲击贝增加压力这件事情还是让自己来吧……瑟提的话,感觉不是在给冲击贝增加压力,而是在给自己增加压力。

    负重航海。

    “蒸汽动力和原来有什么区别?”

    “速度上会慢一些。”伽治说道;“蒸汽动力的话以杰尔马王国的科技水平,最多也就是14节左右的航速……和冲击艇正常情况下的60节航速肯定是没法比的。”

    “这样吗……”

    “一直听你们叽叽喳喳个没完!”

    一旁的鹰眼还在想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一旁的瑟提则是干脆的让身后一甩骨头;“直接说,哪里有冲击贝,我去存上一批货去!”

    “……在白海。”

    和寻常人不同,作为学者,曾游历过整个世界。就博闻强识这一点,就算是鹰眼也远不如作为学者的伽治知道得多。

    “想要前往白海需要乘坐上升海流进入空岛,贝的本质是吸收不同的物质储存然后释放。而贝的原产地便在白海的浅滩礁石上。”

    “空岛……真的存在吗?”

    听到了伽治的话语,鹰眼显得有些好奇。对于这片大海上绝大多数人而言,所谓的空岛更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鱼人岛好歹还是在海底有迹可循,但是一座浮在空中的岛屿?还有白云做的大海?不管怎么想,都令人感到有些天方夜谭、

    而现在,听到了伽治的话语,鹰眼要说不惊讶那是不可能的——通过伽治的话语,鹰眼能够感受到,伽治肯定了空岛的存在。

    “嗯。”对此,伽治点了点头说道;“空岛是存在的……我这有大概方位的记录指针,靠近了之后你们可以通过上升气流进入空岛。当然,也可以通过其他的飞行能力,比如热气球之类的。有记录指针的话,就算是在云海里也能够辨别方向。”

    似乎是早就猜到了瑟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有可能是因为作为学者特有的严谨所以早早的备好。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伽治便拿出永久记录指针递了过去。

    接过记录指针,即便是以鹰眼的性子在看到了这东西的时候目光中也忍不住的流露出一抹惊讶。

    “北海的传说你应该都知道吧?”一旁的伽治说道;“大骗子罗兰度曾奉国王之命前往加雅岛寻找传说中的黄金乡,但最终却并没有找到黄金乡的踪影。面对国王的问责,罗兰度坚持自己没错。最终导致罗兰度被处死,还被冠以“大话王”的绰号……你们所不知道的,罗兰度在死前曾推测黄金乡是因板块运动而沉入海底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而是因为受到上升气流的影响被冲入了空岛。”

    “等一下……你说的这些未免有些太离谱了。”

    一边说着,鹰眼眉头微微蹙起,罗兰度的故事是整个西海家喻户晓的童话。也正是因为如此,罗兰度延伸出的故事也都充满了谎言与欺骗。尤其是哪怕到临死也坚称黄金乡的存在这件事情,更是坐实了其大骗子的身份——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而现在,传说是真的?突然知道了这种事情,恐怕不管是谁都会有些惊讶的吧?

    “但这就是事实。”伽治说道;“跟着记录指针去那里找一找吧,如果运气好的话,就算不上去也没关系,应该可以在水底见到一些特殊的空岛贝。”

    闻言,沉默了片刻,最终一旁的伽治鹰眼还是点了点头。

    次日,瑟提与鹰眼再一次的踏上了旅途。只不过这一次出发的时候他们的小船上也多出了一个不速之客。

    “出海旅行也要带孩子吗……”揉着眉心,瑟提的脸上写满了嫌弃。站在瑟提与鹰眼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脸拘谨的山治。

    不得不说,文斯莫克家族的遗传能力的确强悍,包括伽治其他的孩子在内,所有人的眉毛都是朝向一边卷起,也不知道是随父亲还是随老娘。

    “没,没事的!我不会打扰你们的!而且,而且我会做饭……”

    “做饭吗?行吧,最起码能吃……”

    算不上多么好吃,但研究了这么久,山治的饭绝对算不上难吃。

    “行吧。”瑟提一脸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那就跟上来吧。不过先说好,我们可不管你回来的事情。而且只带你一程,等到了下个岛屿我们就把你放下了。”

    “好的!”

    听到了瑟提愿意让自己上船,山治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父亲说了会给他一些钱和士兵护送他安全的离开杰尔马王国,但是比起那些陌生,甚至说令人产生恐惧,没有感情的士兵。山治宁愿选择跟着瑟提他们的这艘小船。

    对此,眼眸稍微闪烁了一下,但最终伽治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山治,然后目送着瑟提等人远去。

    “休整一下,准备打捞作业!”

    确定了瑟提等人离去,伽治那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能够活下来,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瑟提不想让山治背负弑父的骂名与负担。但是就算如此,伽治依旧没有把山治放在心上。

    这个大海是弱肉强食的。伽治坚定的认为多余的感情没有任何用处——更何况,现如今山治所拥有的的力量,同样完全源自于他人。

    而就在伽治还在准备着杰尔马王国的修复工作的时候,另一边,已经行驶出了一段距离,瑟提望着大修了一遍的冲击艇,摸着下巴渍渍称奇。

    “好家伙,这么严实呀。”

    之前的时候,原本只有一个门把手一扭就开的储藏室现在里三层外三层的密封着一层厚实的铁皮。一眼望去,便是能让人肯定其水泼不进的可靠密封性。

    对此,并没有多说些什么,一旁的鹰眼只是在目不转睛的忙着其他的事情。

    天见可怜,瑟提那家伙不管怎么吃,吃些什么,最多也就是因为长时间吃同一样东西而感到有些反胃。但是鹰眼不同……过去的一个半月,对于鹰眼而言简直就如同地狱一样。

    别说是侧翻,现在就算是沉底,鹰眼也要保证储藏室不出任何问题。

    “那……我,我能做什么?”

    一旁的山治举起手弱弱的询问——刚吃完饭,一时间他甚至不知道接下来的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才好。

    对此,左右看了一眼,瑟提拿起一个铲子递了过去。

    “?”

    “铲煤去。”瑟提扬了扬下巴说道;“蒸汽船,正好差个添煤块的。”

    ————————————

    本来不想弄的,但考虑到好多读者要找个催更的地方,索性就把以前老书的群搬出来了:612053861

    ——————

    分手了,六号或七号将离开泰安,回到日照。五个小时车程,届时更新可能减少到4k。

    说实话,三年的感情一朝成空,心情有些沉闷,到时候看着找个地方散散心猫着码字去……安泰国际听说不错,不知道有没有剧本杀,一直想体验一下,看看能不能开拓个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