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47·奇特表情
    “这个世界病了。”

    望着今天的头版头条,终于不用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力亲为航海的鹰眼也是难得有空闲的在那里看着报纸——要说是因为什么的话,那就是因为船上多出来了一个勤奋的修行人员。

    不得不说,一辈子经历了太多大风大浪。白胡子早已练就了一双慧眼,在看待很多人或事的时候都能依靠自己的经验基本确定其本身有可能引发的未来——就像是现在这样,在看到了瑟提被称之为“沉国”的一瞬间,白胡子就肯定了大海会因为这个多少显得有些离谱的称号而产生些许动荡。

    的确,这个世界的个人实力十分强大。类似于白胡子这种,如果没有人阻止的话,那么仅凭果实能力便能够在一段时间内让这个世界仅存的陆地全部沉入海中。但是有一点,拥有白胡子这种实力的人实在是太少……

    对于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而言,一个国家都是难以匹敌的庞然大物。而像是有“战争屋”之称的杰尔马王国更是如此。在科技与武力的双重加持之下,杰尔马王国的力量远不是寻常海贼团能够比拟的。甚至说,这个时期就连新世界能够完全战胜他们的海贼团也多不到哪里去——白胡子这种大海贼不算。

    因此,现在许多的报纸就直接开始批判世界经济新闻报为了销量不要脸,居然通过恶魔果实能力伪造图片与战绩。一些更为激进的则是直接开喷海军本部,认为海军本部只是想分化海贼,让他们其中的一部分变成赏金猎人。

    在这过程中,他们更是顺便科普了一下赏金猎人这个职业是有多么的……呃,低贱?又或是下三滥?

    这令作为赏金猎人的鹰眼有些感到烦躁。因为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些肮脏的事情。但是同样的,鹰眼也没有资格说些什么,因为他们科普的赏金猎人做过的肮脏事全部都是真的。

    类似于实力弱小到不到好欺负的海贼所以去店里偷东西,又或者是干脆临时客串一下劫匪栽赃陷害给其他海贼——只能说,人们认为赏金猎人不如海贼是有理由的。

    最起码海贼就是直接明着抢,一些好海贼类似于红发这样的与其说是海贼倒不如说是航海家,不仅不去抢东西,还会帮助沿途的人们拔除灾害。而赏金猎人,那质量是真的参差不齐。也就是下限比海贼稍微好一点,上限则是远不如其他职业……

    至少,就鹰眼看来,即便是瑟提这种按理来说光是没脑子这一项就要被扣成负分的家伙,一旦嗨起来就啥都不管不顾一定要血战到底的家伙在赏金猎人里都能算得上是高质量男性。

    就很离谱。

    “赏金猎人还不如海贼……让人费解,偏偏还无法反驳。”

    一边说着,鹰眼的手中摇晃着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那不同寻常的~~算了,瑟提不是男酮,这不同寻常的美就留给能欣赏这种文艺青年小清新逼格的人来唱吧、

    对此,瞟了一眼报纸,瑟提无所谓的把脚在载桌子的一角,一边吃饭一边满是无所谓的说道;“管他病没病,别在我面前发病就好。瑟提先生处理医患关系着方面有一手的。”

    “……”

    闻言,瞟了一眼大刺刺的瑟提,鹰眼摇头叹息,然后收回了目光——按照瑟提的方式,不管自己有没有治好对方,只要是对方胆敢找茬,第一时间都是一拳头轰过去让对方的狗脑子接触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清醒一下。

    从来不会被外物干扰到自己的思考,这明明是一件值得赞美的事情。为什么到了瑟提的身上,却令人感觉异样别扭呢?

    相比之下,一旁的山治就有些气愤。

    “这些报纸就是在骗人!赏金猎人才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坏!”

    对于山治的这种气愤,鹰眼的表情有些微妙——作为赏金猎人,鹰眼听到有人这样捍卫赏金猎人的名誉应该是高兴地。但是该怎么说呢,鹰眼很清楚,报纸上说的的确没错。

    百分之九十甚至更多的赏金猎人都是实力弱小,胆识如鼠,甚至说是贪生怕死的懦夫……在这个基础上,山治这样生气,用外人的视角来看是完全无法理解的。

    只能说,山治对赏金猎人的初印象实在是太好了——撕破了囚禁着他的牢笼,愿意吃他做的饭,击败了他所憎恨,厌恶的父亲。

    就像是伽治认为是因为山治其母亲才会因为营养流失而死去的一样,山治同样认为是因为父亲的种种行为逼死了自己的母亲。互相厌恶,憎恨。二人之间和解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在这种情况下,瑟提带着他离开了那噩梦的国度……可以说,在接触到的一瞬间,山治就决定了,未来一定要成为赏金猎人。像是瑟提先生这样,铲奸除恶,锄强扶弱!

    只能说太年轻,根本把握不住未来的人生。

    “咋咋呼呼的干啥呢?”看了一眼激动难耐的山治,瑟提挎着一张批脸。

    “浑身上下黑乎乎的,加了煤球忘了换衣服是吧?抓紧换一身过来准备吃饭。”

    “哦哦!好的!”

    虽然声音蛮横,但山治完全没有心生抵触的想法。跑的时候还说了一句;“我做饭的时候有穿围裙,很干净的!”似乎是想让瑟提等人能安心吃饭。

    对此,瑟提一脸的不以为意——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一边的山治还在换着衣服,瑟提还在那里揶揄道:“你一看就是个小鬼,到了外面可别往赏金猎人脸上贴金~”

    “啊?为什么?我感觉赏金猎人也挺好的……”山治有些不解,为什么瑟提会这样说。

    对此,瑟提则是说道;“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忙的黑不溜秋跟个挖煤黑奴似的。”

    一边说着,瑟提又指了指鹰眼;“一个小船工,你不觉得自己可怜,反而觉得你这锦衣玉食的主子可怜。没看他都没去给其他赏金猎人辩解吗?”

    “呃……”

    听到了这句话,山治也是有些后知后觉的挠了挠头。

    仔细一想,还真是。从始至终,鹰眼虽然不满新闻的报道,但就具体情况这方面的确没有反驳。

    被瑟提指控,鹰眼也是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赏金猎人里面水很深……话说你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

    一边说着,鹰眼有些无奈的白了一眼瑟提。

    对此,瑟提则是显得很坦然;“这种小屁孩,有点阅历的人三言两语就能糊弄的找不到北。赏金猎人名声真要那么好,老子才不当呢!”

    闻言,鹰眼和山治最开始的时候都没反应过来瑟提这句“赏金猎人名声真要那么好,老子才不当呢”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直到后来,鹰眼这才一拍脑门理解了过来——确实,瑟提最烦的就是道德绑架的那一套。

    这么一想,名声好对瑟提而言还真是一个负担。

    白胡子他们因为不了解瑟提所以无法理解瑟提为什么不去当海军——在寻常人的眼里,海军与海贼不相上下。因为海军本身资历雄厚,加入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世界五百强工作。

    尤其是瑟提的力量与天赋,进去之后完全可以化身传说中的空降高层——反正有着泽法的关系,再加上有天赋有能力,即便是瑟提创建海军有史以来最快的升级之路他们也只会惊讶,而不会质疑。

    当海贼也好,等同于从零开始自己创业。但唯独没有人去考虑过要当赏金猎人……赏金猎人名声差,待遇低,没法像是海军那样旱涝保收,也没法像是海贼那样肆无忌惮。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名校毕业的高新技术高材生去街头拉黄包车卖苦力一样令人不解。

    何苦呢?

    曾几何时,鹰眼也有过这样的疑惑。但是慢慢地,鹰眼的疑惑消失了——瑟提就喜欢这种道德底线低的职业。

    因为他压根不缺钱。出海只是为了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以及挑战所有的强者。

    职业方面,瑟提的关系摆在那里。海军支部可以欺压没有背景的小赏金猎人,克扣一下悬赏金什么的已经是整个大海都众所周知的事情。类似于你拿着悬赏五十万贝利的海贼人头来换钱,支部海军说悬赏金改了,现在只值三十万贝利,只不过新的悬赏过几天才会公布。赏金猎人能说什么?等到了下一个海军支部换钱头都腐烂了。就算拖着,海贼的脑袋保存好放冰箱里,头铁一直要等到新的悬赏公布才换钱也没关系。

    支部海军随便跟上面汇报的时候说说这个海贼没有威胁悬赏金也就真的降下去了……

    但是瑟提呢?瑟提本身手底下有西海靠山最硬的帮派,海军的明日之星和他剪不清理还乱。本身更是师从名震大海的海军三大将之一。

    这身份后台资历实力一块摆在这里,海军支部还敢扣钱?还敢压低悬赏金?别闹了,瑟提不跟他们多要点钱已经是在给泽法面子了……

    想明白这一点,鹰眼也是有些理解的喝了一口红酒。

    虽然一直说瑟提没脑子,热血一上头就啥都不管不顾。但是有一点鹰眼是肯定的,那就是瑟提的洒脱的确是寻常人所不具备的。类似于这种名誉之类的事情,在瑟提眼里不说是过眼云烟,不过绝对不在意,但绝对不会有过分的痴迷。

    像是伽治那样,为了恢复祖上荣光,宁愿让自己的妻子吃改造血统因子的药物也要让自己的孩子失去感情,变得更加强大……这种事情,想要发生在瑟提身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并非没有心机,但却懒得掩饰自己的想法。这也是为什么鹰眼愿意与瑟提同行的重要原因——聒噪不聒噪的倒是无所谓,从小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鹰眼早早的就练就出了一双能够自动过滤无用信息的耳朵。

    不会去刻意的卖弄心机,蝇营狗苟。再加上本身也有值得重视的实力,这才是能让人接受其本身缺点的关键。

    洗完手换好了衣服,山治也是满怀期待的来到了餐桌上。

    但就在山治刚刚做好的第一时间,突然,整个船发出了一阵剧烈的碰撞声,而后船体剧烈倾斜。如果是之前的话,就以冲击艇的强度难免侧翻。但是在伽治进行了大修之后,现在的冲击艇中心变得更加稳定。尤其是在没有启动冲击贝加速的情况下,其本身的稳定性更像是一艘小型游轮。

    伴随着摇晃,紧接着是桌子上的饭菜丁玲桄榔滑到地板上的声音。

    “什么情况?别是又来了风暴吧?”

    瑟提有些不爽的揉着脑袋。对此,到外面看了一眼,然后山治小跑了回来说到:“是一艘大船!撞到我们了!”

    “……”

    闻言,鹰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等了半天,却发现瑟提也没有半点动静——不对呀,按照他的性子现在应该破口大骂了才对。

    转头望去,只见瑟提的脸上也是充满了烦躁。但是除却烦躁之外还有一抹怅然与无奈。这令鹰眼有些好奇——鹰眼并不知道,这是自出海以来,第三次被船撞了。

    麻了。

    “还行,只是撞了船,没撞到人……”

    长出一口气,虽然感慨,但依旧充斥不爽。

    “我出去看看……日。”

    望着瑟提一脸不爽的走出去的身影,一旁的山治有些好奇的歪了歪头,然后将目光望向一旁的鹰眼;“瑟提先生一直都是这样吗?感觉不像是瑟提先生的性格呢……”

    “你别问我……”

    看了一眼瑟提离去的身影,鹰眼的脸上多少也带着些许的好奇——鹰眼能理解瑟提突然暴怒,也能理解瑟提直接冲出去砸了对面的船。但像是现在这样,带着些许烦躁的走出去理论……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瑟提露出这样奇特的表情——回头可得好好问一下。

    ————————————————

    明天老娘就来了,看看房子里的东西收拾一下,后天或大后天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