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48·西海的腕豪赌场
    以往,别人胆敢撞上来,瑟提绝对二话不说一拳怼上去,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暴力。

    但是接二连三的被船撞,就连瑟提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nm晦气!!这么弱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克苏鲁片场过来的呢!

    脸上充满了不耐烦,来到了甲板上。撞到了瑟提冲击艇的并不是什么海贼团,而是一艘豪华游轮。

    看了一眼游轮,瑟提的稍稍一跃,整个人的身躯便如同一根离弦之箭升入高空,然后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游轮的甲板之上。、

    这时候的游轮甲板上已经有人发现了撞船,因此聚集了许多路人以及闻讯赶来的工作人员。

    船体碰撞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尤其是在这个百分之九十都是海水的世界更是如此。在确定了船只产生了碰撞之后,船上的管理层,包括船长,大副在内都急忙跑了出来。

    这个世界虽然混乱,但四海终究实在世界政府的辖区之内。在发现了装船后,又或者,是在看到了瑟提一个跳跃就直接从小游艇跳到了十几米高的游轮上的时候便肯定了瑟提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常年跑船,游轮船长很清楚这片大海上充满了强者。这些强者性格之间相互不同,但是有一点,那便是所有的强者都充满了个性。不管这个个性是什么,只是出来跑生意的,那就都不要交恶。说不定以后还有请求帮忙的地方呢!

    这么想着,船长摘下帽子,一脸歉意的说道;“很抱歉,我是奥比特号的船长。今天的风浪有些急,航海士告诉我们这片区域不久后会产生风暴,所以行驶的急了一些没注意到旁边有游艇。”

    “……倒是挺会来事。”

    看了一眼面前一脸歉意的拿着帽子的船长。又看了一眼周围的路人——的确是游艇,甲板中央还有一个大游泳池呢。显然,这里并没有瑟提所追逐的能够与之一战的强者。

    “那你自己说,准备怎么赔?”

    “钱,我们一定会准备好!”船长的态度很端正,就算是瑟提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好吧,只是瑟提现在懒得挑毛病。毕竟这里没有值得一战的对手。全是些出来玩的游客,打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

    如果说那个叼逼红毛香克斯在这里的话,瑟提管奥比特号船长说些什么软话。别说奥比特号船长,就算是赛尔号的船长瑟提也一样一拳怼过去。

    我还奥比岛摩尔庄园呢。

    而听到了瑟提的不以为意,船长也是松了一口气,一张紧绷的脸上多出了一抹笑容——做生意以和为贵,尤其是坐游轮生意的,常年出海,偏偏这片大海危机四伏。尤其是瑟提看起来就不像是好惹的——那一身腱子肉,还敢开着小游艇来到这种远海的地方。要说没有实力船长才不信呢。

    智慧是弱者谋生的手段,又或者,弱者也只能通过智慧变成强者。对于风险的评估船长自认为有一套实力,见到了瑟提不与自己纠缠,船长索性便说道;“既然先生这么大度,那么我们奥比特号也会将责任进行到底。请问先生的游艇上还有其他人吗?”

    “有。”感受到了船长的想法,瑟提也是颇感趣味的挑了挑眉头,似乎是想看看这个船长准备怎么做。

    “一个没脑子的,还有一个随船的小屁孩。”

    “三个人的话……这样。”船长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说道;“关于船体碰撞的问题我们会负责到底,游轮内部设有小型船坞,我们会让船匠帮您进行修理。眼下风暴就快要到了,不如先生让你的同伴先来到奥比特号上躲一下风雨。对了,客人是要去往哪里?”

    “目的地的话没有,但大体还是在四海的范围内。”

    瑟提的脸上充满了随意,虽然他们要找到空岛贝,但是按照伽治说的,空岛贝只在伟大航道空岛白海下方有产出。

    瑟提可没有忘记自己出海的目的——找到那个叼逼红毛,然后吊起来打一顿。

    西海和北海都没有踪迹,那只能在东海和南海里随便挑一个继续追击……南海应该不用,因为南海科技相对其他三海比较发达。但是在红发已经通过借用海军军舰的物资修好了海贼船的情况下,他应该也不会过去白跑一趟……

    “那就东海吧。”瑟提说道;“随便哪个岛屿都好,你们快点修好我的船就行。”

    虽然随意,但这却让船长愈发的认真与凝重——想是因为这种无所谓的理由就敢乘着小船出海的,不是没有脑子的莽夫就是对自己实力有绝对信心的强者。

    而从瑟提之前直接越上甲板的动作来看,毫无疑问,面前的这个家伙绝对属于后者——船长并不知道,瑟提并不属于后者,也并不属于前者。而是二者结合的终极形态。

    即,因为过于自信而懒得动脑子。

    不得不说,瑟提能够安全的活到现在真是大自然的奇迹。

    一边想着,船长一边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正好顺路,奥比特号的目的地是位于东海中心部分的哥亚王国。如果先生只是要进入东海的话,我们可以在航程中遇到岛屿的时候把您放下来。”

    正说着,天空中已经开始飘落雨滴。见状,一旁的船长便说道;“先生请您先让您的同伴登上船把,游艇的事情船工会拖进船坞进行维修。至于休息的地方……很抱歉,先生。”

    船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一次奥比特号上的客人比较多,豪华套房的话只剩下了一个……如果客人不介意的话,能稍微挤一挤吗?”

    闻言,瑟提摸了摸下巴——倒是不挑,毕竟人家都说了是豪华套房摆明了诚意。要是说说他们给安置了下等仓……瑟提可不是那种喜欢受窝囊气的人。

    但该问的还是要问的。

    “床够大吗?”如果是那种两米长的小床,瑟提的一双脚可没处放……

    “这一点先生不用担心!”听闻瑟提的话语,一旁的船长眉开眼笑的说道;“豪华套间的房间四米长的大床!别说是三个人,就算是五个人也睡得开!”

    考虑过这个世界的平均身高,尤其是那些强者的身高,船长自然不会做些什么让客人受委屈的事情。尤其是刚刚,似乎是认出了瑟提,一旁的大副眼皮子眨的跟订书机一样啪啪作响。

    见状,挠了挠头发,瑟提点了点头。对着下面等待的鹰眼招呼了一声;“上来吧!有人请客!”

    对此,沉默。鹰眼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一天之中,不对。应该说是一小时内,鹰眼遭受了两次严重的精神冲击。

    第一,开船在大海上行驶被追尾瑟提居然没有生气。第二,瑟提上去理论,到最后居然没有打起来!!

    可以说,这两件事,直接推翻了鹰眼在之前的时光中建立起的对瑟提整个人的印象。

    “你是谁?为什么要伪装成瑟提?!”这样一句话险些脱口而出。但是在看到了瑟提目光中的烦躁之后鹰眼也迅速的意识到——估计瑟提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

    瑟提和鹰眼都不是喜欢刨根问底的人,在确定了对方的性格合的来之后二人便默契的选择一块追击红发香克斯。

    在这个基础上,对于对方过去做过什么,有过怎样惨痛的经历。他们都没有在意。从根本上来讲,二人在某方面的习性极为相近。有明确的目标,但比起未来,更注重当下。

    至于过去,只要是发生过的事情,甚至都懒得回想。除非是什么十分重要的记忆比如童年的一些片段。

    拎着山治,鹰眼脚尖轻点,而后连续三两个月步也来到了游轮上。

    手指头竖起,一串钥匙在上面摇来晃去。瑟提扬了扬下巴;“听他们说一会就要来暴雨了,船的话他们会帮忙修理。还行,空出来了一套豪华套间,三个人的话也不会太拥挤。”

    闻言,鹰眼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面前的瑟提,言语中带着些许打趣的说道:“没想到你也能处理好这种事情~”

    “切、”不写的撇了撇嘴,瑟提一脸傲然的说道;“那是我懒得处理!这个船长人不错,挺会来事的。”

    “确实。”

    虽然没有与奥比特号的船长有过实际的交流,但是鹰眼并没有质疑瑟提的话语——能够在与瑟提产生问题的时候妥善并且使用非暴力手段进行解决。光是这件事情,就已经证明了船长很会来事。

    不过就算如此,鹰眼也没有要结交的想法——不管是瑟提还是鹰眼,对于交朋友这件事情都不是很在意。尤其是在“好朋友”这个概念上。什么是好朋友?能打的朋友就是好朋友!

    “这里的菜品倒是不错。”正好还是饭点,索性瑟提就循着味道走去了餐厅开始吃喝。

    就料理水平而言,不管是山治还是鹰眼水平都很一般。尤其是鹰眼,做出来的菜虽说不难吃,但也不会令人感到多么惊喜。反倒是山治,因为自己钻研的缘故,还有几道两眼的拿手菜……但是除此之外,其他的菜也就那样。

    而现在,吃到了游轮上大厨料理的美食,这令瑟提眼前一亮——“虽然比不上你那混账老爹王宫里的厨子,不过味道也差不了太多!”

    听到了瑟提的话语,山治也是点了点头——虽然讨厌父亲,但是他并没有连带着那些厨师一并憎恨。甚至说,很感谢那些厨师送给了他做菜的食谱。

    虽然不喜欢享受,但虚荣的伽治绝对是好面子的人。包括王宫里的那些厨师也是,在整个西海都是顶尖的。再加上食材上的不同,可以说,但凡是长了舌头的人都能感觉到其中的差距。

    “你不是想当厨师吗?”吃着饭,瑟提随意的说道;“正好这段时间住在他们船上,你没事就去后厨搭把手吧,学习一下,省的到你一个人生活的时候连个活命的本事都没有。”

    “好的!”

    听到了的瑟提的话语,山治不仅没有伤心,反而振奋的点了点头——十分虚荣,山治的父亲伽治认为王族就应该享受,王族就是人上人,其他的平凡人天生就应该学会如何侍奉王族。包括做饭也是,在伽治的严重也都是下人的行为。连带着山治善待佣人都被认作是懦弱的表现。

    而现在,终于能光明正大的进厨房了,怎么能令山治不开心呢?

    同样,鹰眼也恢复了逼格,继续端着酒杯在那里要来晃去。也就是清楚鹰眼的性格爱好就是这样,不然的话瑟提绝对认为鹰眼就是那种一个人待在酒吧里装深沉伺机勾搭小妹妹的假文青。

    相较于瑟提一行人的随意,另一边,船长与大副就显得激动的多。

    左右看了一眼确定周围美人,船长询问道:

    “你一直对我眨眼,怎么了,他们是什么很出名的人吗?”

    “出名!很出名!马上就要更出名了!!”大副说道:“我侄子是西海的,你知道安驼岛吧?”

    “这个我肯定知道呀。”船长一脸感慨的说道:“那边的赌场生意红红火火,跑游轮的人哪个不知道?”

    话语间带着些许的羡慕。西海安驼岛,再过去的一年里发展迅速——当然,这个迅速指的并不是地盘,而是指收入与名声。

    在黑暗世界中一个被称之为“观音”的幕后人的掌舵下,现在的腕豪赌场生意红火的令人眼红。要说是因为什么的话,那便是因为海军亲自为腕豪赌场站台,不仅派出专门的人进行巡逻,甚至还安插人手护送富豪来去路上的安全。不管是安全性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都有所保证。

    现在的腕豪赌场,可是四海远近闻名的消金窟。

    “那个红头发的,我侄子跟我说过,他就是腕豪赌场的大老板,瑟提!”

    ————————————

    今天泰安是真滴冷,早晨被冻醒了。不过已经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反正还年轻,二十出头的年纪,总会遇到那个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