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56·开国之约
    望着那一分为二的杯子,一旁鹰眼的目光微微眯起。

    如果说那水杯被贯手击碎,那么鹰眼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瑟提的力量鹰眼一清二楚,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证明的。

    但是现在,鹰眼甚至可以肯定,瑟提的手掌甚至都没有触碰到杯子。而是在手指距离那杯子还有差不多一寸距离的时候便被无形的刀刃瞬间切开!

    “劲气。”似乎是感受到了鹰眼的疑惑,一旁的瑟提随意的说道;“那个教我这招的家伙自称疾风剑豪,他的剑术是基于对风暴的驾驭。当然,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使用兵刃,所以就改成这样了。”

    瑟提随意的挥舞了一下手臂——“锋利什么的我才懒得理会,“切断”这个概念也与我属相不合。倒是这爆发的“速度”令我十分满意。”

    “正好,我还缺少锻炼手指的方式,所以就修改了一下。”

    “……”听闻瑟提的话语,虽然不知道瑟提空中的疾风剑豪究竟是哪个隐世不出的大剑豪,但是瑟提身上谜团从来不少,所以鹰眼也懒得追问。就以瑟提的性子,如果自己继续追问下去估计又是那套什么自己脑子里的系统之类的云云糊弄过去。

    一念至此,鹰眼最终只是看了一眼瑟提那气血翻涌的身躯,而后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

    “买椟还珠……还真是暴殄天物。”

    是的,在鹰眼看来……又或者,在除去瑟提以外的所有人看来,瑟提都是在暴殄天物。一个隐世不出的大剑豪的绝技究竟多么强大就不同说了,结果瑟提不仅懒得去学习,甚至取其糟粕去其精华。将疾风剑术的锋锐与切断之力抛诸脑后,只留下了迅猛的速度。

    只剩下迅猛的速度与冲劲,与其说是斩钢闪,倒不如说是铁山靠……

    对此,瑟提没有丝毫在意,甚至脸上充满了无所谓的说道;“随你们怎么说吧,老子才懒得理会那种东西。我要让自己成为无死角的终极boss,这一点你们这种俗人是不会懂的!”

    听到了瑟提的这句话,一旁龙的目光中反而多出了些许的意外与趣味——之前的时候,以为瑟提是买椟还珠,认为瑟提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但是现在仔细想来,似乎也并非如此……

    达到了这样的境界,瑟提自己会不知道疾风剑术的精妙所在吗?

    不,瑟提是知道。龙心想道:并且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毕竟,瑟提是能够施展疾风剑术的存在……但是即便如此,瑟提依旧选择了抛弃那些锋锐与切断。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从剑士的角度在看待问题,认为瑟提的选择破坏了疾风剑术的精妙所在。但是换成瑟提的角度,毫无疑问,在这所谓的疾风剑术中,也就只有速度是瑟提所需要的。其他的,看起来似乎十分强大,但与瑟提的相性极差!

    “现在还不够完美。”

    瑟提熟悉手掌,伴随着气劲的涌动,瑟提的手臂上的气血逐渐沸腾。连带着,手指的外侧也浮现出一圈锋利的涟漪。

    “太锋利了……”瑟提说掉:“等到什么时候,这些气劲完全的融入手掌,也就代表着什么魔枪什么时候大成。”

    “一定要那样吗?”曾跟随着海军英雄卡普一起锻炼变强,龙对于体术同样深有研究。虽然理解瑟提的想法与这样做的目的,但龙还是忍不住的望着瑟提手指上锋利的气劲说道;“依照着贯手的方式进行修行,再加上你的武装色,你的贯手面对敌人的血肉就像是用快刀割纸。拳脚的打击技能你应该不缺才对,像是这种……”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听到了龙的话语,瑟提蹙起了眉头,然后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作为武者的纯度,就大大的降低了!”

    “……你似乎对纯度很在意?”龙有些无法理解的说道;“纯度有什么用吗?而且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原因只是因为我所需要的是一把“钝枪”。瑟提说道;“一杆即便是没有开刃,没有枪头。也能硬生生的用棍子将敌人胸口天灵贯穿击碎的钝枪!仅此而已!”

    闻言,龙似乎还是有些无法理解。对此,一旁的鹰眼则是摇了摇头说道;“放弃吧,你说服不了这个家伙。”

    “……怎么说?”听到了鹰眼的话语,龙也都是投去了一个好奇的眼神。的确,龙并不了解瑟提。但是龙很清楚,鹰眼是了解的。毕竟,他们两个结伴航海做赏金猎人组合已经不是什么隐秘的事件了。

    “你跟他说这些没用,说得越多他越觉得你是个娘炮。”

    “娘炮???”

    听到了这个评价,别说,从小长到大,这还是龙第一次被人称之为娘炮——不管是在那个时代,这个称呼都不是一个好的称呼。

    而身高两米五开外,浑身气血雄厚,因为没有眉毛的缘故,龙的面容天生凶恶。从小跟随着卡普进行地狱修行,一身皮肤又厚又韧的像是牛皮。再加上嘴角的胡茬,以及那饱经风霜的角质层。不管怎么想,龙都无法和娘炮这两个词联系起来。

    这不,听到了鹰眼的话语,一旁的伊万科夫都来不及继续瘫在地上恢复体力,而是眨巴这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的望向这边。

    “没错,你没听错,就是娘炮。”

    指了指一旁已经起身去找啤酒的瑟提,面对疑惑,鹰眼一脸平淡的解释道;“虽然瑟提本身没有表达出来,但是在瑟提眼里,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雄性,是绝对的雄性。换而言之,在他的眼里,除他以外,所有生命,无论老头子还是老奶奶,以及相扑选手橄榄球运动员足球小将,甚至不管是人类还是野兽,都是雌性。”

    “哇哦……”

    听到了鹰眼的话语,最先感到惊讶的并不是龙,而是一旁的伊万科夫。

    “能详细说说嘛?”

    作为人妖,依靠着荷尔蒙果实,伊万科夫的性别十分灵活。但是现在,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似乎不管自己的生理特征怎样变化,在瑟提的眼里,都没有任何区别……都是雌性。

    哪怕一个成长荷尔蒙下去那玩意掏出来比驴的还大。

    对此,鹰眼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不过你放心好了,这家伙虽然狂妄到认为只有自己是雄性,只有自己是世界第一男人,其他的所有人都是娘炮。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他的审美还是正常的。”

    “至少在贞洁这方面不用担心……不管是对男人还是对女人,他都没有多少兴趣。”

    “那他对什么感兴趣?”一直想要把瑟提拉拢到革命军的队伍里,在听到了鹰眼的话语后,龙立刻来了精神,一双犀利的眼睛中充满了追问的神采。

    对此,似乎是短暂的回想了一下,而后鹰眼平静的说道;“强者……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战斗。”

    “战斗……吗?”闻言,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的确,就像是情报中的那样,根据线人的汇报面对挑衅瑟提的反应总是十分亢奋。

    对此,鹰眼的目光中则是充满了平静。如果鹰眼没记错的话,从出海到现在,瑟提接触到的女性还不到一个巴掌……并且从始至终所表现出的最强烈的欲望便是对战斗的热诚。

    相比之下,女人?女人只会影响我出拳的速度。

    而听到了鹰眼的解释,然后再将目光望向一旁的瑟提,顿时,龙内心深处的一些疑惑也就都在这一瞬间迎刃而解了。

    并非是出于鲁莽与无知,而是选择了真正契合自己灵魂的技术……虽然依旧无法理解所谓的纯度究竟有什么用处,不过现在的龙也已经不再去纠结于这种东西了。

    毕竟,比起“除我之外所有人都是异性”这个认知,所谓的纯度的概念根本不值一提……尤其是在按照龙的猜测,鹰眼说的这些话极有可能是真的的情况下。

    “还真是难得一见的豪杰!”

    相较于龙等人的无法理解,一旁的耕四郎却显得十分欣赏。

    出身和之国,再那个封闭的国度之中,和之国的居民甚至一度将所谓的恶魔果实能力者认为是“妖术”。包括耕四郎本身也是,在离开和之国之后适应了好久这才熟悉了这广阔1大海。

    同样的,耕四郎也理解了光月御田开海的愿望……在见识了外面的广阔天地之后,再回到那狭小的世界。不管怎么想,都应该是想办法挣脱出去。

    不过现在理解也都没有意义了,毕竟,一切都晚了……

    这么想着,耕四郎摇了摇头,然后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鹰眼说道:“说起来,米霍克先生还没有一把合适的佩剑吧?”

    “佩剑?无妨。”听闻跟侍郎的询问,一旁的鹰眼摇了摇头说道;“即便是没有趁手的武器也无妨,旅途还在继续,我能够感受到那柄真正契合我的剑正在召唤我。”

    “非也。”耕四郎摇了摇头说道;“对于剑士而言,除去了内心的修行,技艺的磨炼之外,一柄好的兵刃同样是重中之重。在米霍克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剑刃之前,你总不能空着手战斗吧?”

    “……无妨。”摇了摇头,鹰眼说道:“即便是木刀,我也能劈开钢铁。”

    这句话并非出于自傲,而是鹰眼发自内心的诉说着自己的想法——来自比尔吉沃特海域的哲学家,格斗家,魔法少女之敌,章鱼妈·俄洛伊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折断的骨头是最好的课本。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鹰眼的黑刀还使用的十分不完善的话,那么经过了这一次激烈的战斗,鹰眼可以说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这也是鹰眼为什么这样寻找剑道强者战斗的重要原因——剑刃交错的瞬间,不仅仅是力量与技术的比拼,其本身更是两个剑士意志的实体化。在这个过程中,鹰眼能够感受到那些闭门造车所无法感受到的东西。

    对此,耕四郎并没有说话,而是从身后拿出一柄灰色的武士刀。

    “我知道如果是贵重的兵器阁下肯定不会手下,而只是临时使用的话,这把刀应该便足够了……良快刀·锈绒。”

    听到了耕四郎的话语,鹰眼的实现微微一亮——对于剑士而言,一柄好刀甚至要比自然系恶魔果实更具有吸引力。无上大业物十二工与大业物二十一工就不用说了,其中的每一把都是神兵利器,说一句吹毛断发都不足为过。因为评判这种级别兵器最基础的,便是普通人拿着能产生怎样的效果。

    无上大业物即便是没有修行的普通人拿着也能够轻易将人体斩成通透,甚至能够直接斩碎钢铁。而大业物则是代表着能够轻易切碎七至八成的人体厚度的刀剑。良快刀虽然不如前二者,但也能够轻松切开五成人体厚度。

    搭配鹰眼本身的剑道技术与武装色霸气。一旦进入到黑刀,即便是无上大业物也能抗衡——在技术差距不大,武装色缠绕水平有差距的情况下。

    对于许多剑士而言,无上大业物与大业物是可遇不可求的。像是现在这样的良快刀,便已经是一生最为珍贵的兵器。

    “我出身和之国,为霜月家家臣,祖辈世代以铸刀为生。”

    面对鹰眼的诧异,一旁的耕四郎缓慢的说道;“米霍克先生您毫无疑问的是必将争夺剑道最强称号的男人,如果可以,我希望在二十年后的某个时间,您能够亲自前往和之国,与帮助穿越而来的赤鞘九人男,击败凯多,让和之国开国!”

    这么说着,耕四郎的脸上充满了认真。原本的温和消失不见,给人的感觉只有刀剑般的凌厉。

    “拜托了!这柄锈绒刀,便是我的赠礼!!”

    听到了耕四郎的话语,一旁的鹰眼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是在衡量得失。结果还没等鹰眼想完,拿着啤酒走了回来,瑟提一把手就拎起了锈绒塞到了鹰眼手里。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反正我迟早找那个凯多麻烦。”瑟提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只不过二十年太久了,等什劳子九人男过来的时候估计就只剩下凯多的坟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