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60·管教
    从船上一跃而下,虽然看起来十分凶恶,但是那蓝胖子的脸上却是挂着憨厚的笑容。

    声音粗犷,但是却准确的传达了自己内心所想的感激。

    对此,瑟提随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举手之劳而已……说起来,你们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

    点了点头,一旁的泰格说道;“在大海上游历了一圈,对于大海的情况,我也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泰格笑着说道;“我建立了鱼人海贼团,现在的话,就解救一些被奴隶贩子抓住的鱼人族同胞……”

    、说着,顿了顿,泰格的脸上也是多出了一抹凝重的说道:你知道的,人鱼族奴隶的价格在拍卖会一直很高,即便是鱼人岛也是常有奴隶贩子的出现。如果瑟提你遇到了,可以的话尽量出手帮一下忙,当然,我也知道你是赏金猎人,所以该付的钱我是不会缺少的!”

    作为鱼人街的老大,泰格比谁都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虽然当初与瑟提相谈甚欢,但硬要说的话,他们两个也就只见过那一面。这一次前来东海,除去了想要报恩之外,还有的便是知道了腕豪赌场在四海的影响力,希望他们能够在解救鱼人岛同胞这方面提供一些帮助。

    “老大,跟他说这么多干嘛?”

    从一旁走了出来,留着锯齿鼻子的巨齿鲨鱼人恶龙用那一双满是忌惮与敌视的目光望着瑟提:

    “他可是腕豪赌场的老板,像是那种地方怎么可能没有我们鱼人族的奴隶!与其跟他这样费力的说来说去,还不如直接把他给绑了,让四海的人知道动我们鱼人岛的下场是什么!!!”

    “阿龙!!!”

    还没等恶龙说完,泰格的脸上便充满了愤怒——虽然早就知道了恶龙敌视人类,认为鱼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但是泰格万万没有想到,恶龙居然在面对自己的恩人与朋友的时候居然也会这样说话。

    如果是其他人,瑟提估计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大逼兜子上去让他指导指导什么叫做心理创伤。但对于朋友,瑟提总是宽容的。以及更重要的,瑟提对阿龙十分感兴趣——讲道理,现在的瑟提也算是小有名气。沉国的称号一拿出来,寻常海贼基本上就是躺在地上引颈受戮。

    那种手痒而无处发泄的感觉令瑟提感到格外的不爽。而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反派角色,瑟提甚至觉得他有点可爱。

    摸着下巴,瑟提趣味盎然的说道;“你是说……你想绑架我?”

    “绑架?谁知道呢。”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看了一眼身旁的泰格老大,恶龙并没有承认,而是一脸冷酷与不爽的说道;“腕豪赌场就连我们这群不怎么来到陆地的鱼人都听说过,那么富豪去那里玩,难道他们的身边就没有奴隶吗?”

    “你们人类是最可恶,最卑劣的。明明不管是从哪个方面都不如我们鱼人,但是却依靠数量占据了土地——鱼人天生就要比人类更强不是吗?”

    作为一个狂热的种族主主义者,恶龙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

    甚至说,即便是在鱼人岛的鱼人街,抱着这样想法的鱼人也不在少数。而现在,知晓了瑟提在西海的身份,恶龙才懒得理会什么沉不沉国的——人类最擅长的就是欺骗!

    如果能在这里让这个叫做瑟提的家伙低头,那样的话,认同自己理念的鱼人,甚至是人就会更多——抱着这样的想法,恶龙恶狠狠的说道;“哪怕不进行锻炼,一个鱼人也能够轻易的击败人类。而且我们天生就会游泳,在水中的力量还会进一步增长。向我们这般完美的生物,就是上天的选择!人类反抗人鱼,就等于违抗自然定律!!!”

    听到了恶龙的话语,别说是其他人,甚至就连同样作为鱼人的蓝胖子甚平都有些不满的蹙起了眉头——与恶龙不同,甚平虽然同样出身鱼人街,但甚平从小在龙宫王国长大,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当然,即便是在这种教育下成长,受到了鱼人岛与人类的极端对立影响,现在的甚平对于人类同样没有多少好感。但是这并不妨碍甚平对泰格的敬仰——这不,原本还是龙宫军队中的士官,但是在听到了老大回来组件海贼团后,连军队里的职位都不要了也要加入其中。

    救了泰格,而且被泰格称赞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值得结交的朋友。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是对于瑟提,甚平可以说是神交已久。尤其是其拯救了泰哥大哥这件事情,对于瑟提,甚平的内心并没有轻视,相反充满了尊重。相比之下,甚平一直有些看不上恶龙。

    最开始同样仇视人类,那时的甚平还能与恶龙正常交流。但是伴随着甚平正式的跟随太阳海贼团出航,并经常与巡航的海军,奴隶贩子,以及海贼交战。初期的甚平与恶龙一样,时常以报复的心态滥杀来袭的人类。但伴随着见到的事情越来越多,再加上泰格的一些教导,甚平便逐渐改变了自己的作风,同样,也与恶龙的理念渐行渐远。

    泰格也曾说过恶龙,但恶龙却从未在意,甚至还会变本加厉。

    当然,甚平也知道,自己无法强行的让一个人扭转观念。所以很多时候也只是听之任之……而现在,在泰格大哥的恩人挚友面前说出这种失礼的话?

    甚平内心中平日里积累的不满似乎要转化成愤怒。

    但也就在甚平的这份不满还在积累的时候,一旁的瑟提则是大笑出声。而后一边拍着泰格的肩膀一边说道;“哈哈!哈哈哈!我说,泰格呀。你这艘船上怎么什么人都有啊?”

    对此,有些无奈,一旁的泰格解释道:“阿龙……只是思想有些偏激,我这段时间……”

    “先不用说了。”瑟提活动了一下肩膀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你是他大哥随意动手难免伤了兄弟义气。既然如此,就让我来替你管教一下。”

    ————————————

    十一点十分才到家,稍微收拾一下时间就不够了。我先睡了,明天开始每天一万连续五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