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47,风车镇上
    战舰抛锚落定,人们吃饱喝足睡觉。

    第二天醒来,伸了个懒腰。睁开眼便是刺目的阳光。抬眼望去,整个战舰从上到下到处都是吃剩下的痕迹。也就是没有海贼了,如果要是让海贼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保证能趁机发上一笔大的横财。还是来自海军的横财。

    这一幕在前世是难以想象的,毕竟不是所有国家都如同老毛子那样战争时期的必须品叫做伏特加。就瑟提的印象里,喝酒误事,尤其是军队,其他的时候也就算了,但是在军营里面,军舰上面喝酒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像是现在这样,战舰正在进行巡航,结果战舰上的海军中将带头喝酒喝成这样……也就只有这个世界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喝醉了。比如鹰眼,只喝了几杯红酒,大致吃了八成饱就回到了一旁的冲击艇上休息。这听起来是有些难以想象的,但实际上鹰眼生活十分自律,之前的时候都是吃七成饱便结束进食。这一次吃到八成饱已经属于是惊叹于食物的美味。

    还有一些值班的士兵也没有参与到宴会中,算是给这个世界的海军保留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尊严。

    昨天晚上瑟提跟卡普聊得很开心,从新世界到伟大航道再到四海。最开始的时候周围的海军还真震惊于瑟提的粗暴言论,比如说五老星都是傻逼,天龙人脑子都喂了狗一类的。

    但是聊着聊着,他们发现瑟提就是这种性格——以及更重要的,有的时候他们也是这么想的。而海军的士兵们还只是在心里附和,听到了瑟提的话语,卡普反而是最开心的那个。不仅光明正大的点头附和,还帮忙补充天龙人他们究竟有多么欠揍与愚蠢。也就是知道这里是一个赏金猎人和海军英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个家伙是海贼和革命军呢。

    只能说龙回去当革命军跟家教不无关系。

    究竟喝了多少酒瑟提也不知道。只知道到了最后就连卡普说话都有点打摆子前前后后语序混乱,让人根本搞不明白卡普究竟在说些什么。

    反倒是瑟提,明明喝的最多,但是却屁事没有——光是用来装酒的橡木桶,瑟提一个人就喝空了不下五个。

    有啤酒也有其他的白酒红酒什么的。寻常人的话,这么多的酒水恐怕早就醉宿甚至酒精中毒晕死过去了。但是对于瑟提而言,这些酒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开玩笑呢,区区酒精。瑟提的身体甚至不需要主动用肝来解毒,在胃部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消化大半。

    除非瑟提是真的想醉,主动让器官放弃解毒,任由酒精入侵自己的神经。否则的话,就算是直接拿工业酒精往嘴里灌也一样千杯不倒。

    “啊阿~~~”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精神,瑟提的脸上充满了懒散的说道:“你们打算去哪里呀?”

    一身筋骨劈啪作响——在桌子上趴了一宿,这感觉是真的难受。睡觉这东西,不说必须要睡在床上,但最起码也要躺着。要不然的话,一觉醒来脊椎累的就像是刚干完体力活一样。

    而听到了瑟提醒来的声响,一旁,伴随着“啊~~~~”的悠长声音,也醒了过来。一边活动着筋骨,卡普一边揉搓这睡眼惺忪眼睛一边说道:“我的话正准备回老家呢,去哥亚王国一趟……其他的话,嗯。顺便会风车镇上看看我的那个大孙子!嘿嘿,虽然我儿子不争气跑去当革命军了,但没关系,我一定会把我孙子培养成最伟大的海军士兵!”

    一边说着,卡普有些自豪的呲牙笑着,阳光的照射下不管是那一口的板牙还是那竖起的大拇指都在熠熠生辉,令人挪不开目光。

    对此,瑟提则是小有兴趣的摸了摸下巴:“你孙子?那我到是想见识一下……话说龙那个家伙就没担心过吗?把儿子交给你来带。”

    经过了昨天的饮酒,现在的瑟提可是知道卡普的性格的。毫不夸张的说,这种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带孩子。

    对此,卡普的声音中充满了随意:“他担心又有什么用?那个小混蛋,居然背着我好好的海军不做,去搞劳什子革命军,搞得战国那家伙三天两头的来找我问题。烦死了,想要休息会都不行!以后见一次打一次!还想问我要孙子?哼!”

    “那行吧。”瑟提打了个哈气说道:“正好也不知道那个叼逼红毛跑到哪里去了……就一块去哥亚王国看看吧,也看看龙那个家伙的儿子长什么样。”

    这么说着,瑟提的眼眸中带着些许的好奇——这一家可不简单,当爷爷的是海军英雄,生擒了海贼王,并且与下一任海军元帅合力逮捕海贼提督金狮子。

    而儿子呢,是革命军,好好的海军不当专门去跟世界政府对着干。瑟提就好奇,这一家子里最小的人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有了海军和革命军的前车之鉴,未来要是去当海贼那可就太好玩了~

    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瑟提的冲击艇就这样拴在军舰的后面跟着一块朝向哥亚王国行进。

    哥亚王国,一尘不染。被称之为东海最美丽的国家与城市。当然,虽然听起来十分美好,但实际上之所以能够拥有这样的成就完全是因为其内部的社会结构——完美的隔离社会,将所有不必要的事物,包括穷人,流浪者在内都隔离在外。

    穷人,以及穷人的东西都被扔到了城外,剩下的东西自然而然便只剩下了美好的——这种行为放在前世绝对要被吊路灯。但是放在这个世界就不同了。这个世界最流行的东西就是比烂,相比之下,哥亚王国的这种社会制度至少烂出了自己的特色。

    “到了!”

    差不多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航行,听到了卡普的声音,瑟提等人这才上岸。

    “哥亚王国的话,翻过戈尔伯山就到了。如果你们想去看看的话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回到了家乡,卡普的脸上也多出了一抹悠闲的笑容。身上代表海军的正义大衣随手一丢,然后松开了制服上有些紧绷的扣子说道:“我的确找找我的孙子了!哈哈,有半年多没回来了,也不知道哪个臭小子长成什么样了!嗯,可不能太瘦弱,到时候可得好好操练一下!!”

    听到了卡普的话语,瑟提不置可否,只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一块去看看吧,我正好也有些好奇龙那个家伙能生出个什么样的孩子!”

    说起来,之前的时候一直没能和龙打一架一是瑟提心中的一个遗憾。作为革命军的头领,龙的战斗力在大海上不说是最顶尖的,那至少也是榜上有名。

    毕竟是海军英雄的儿子。如果不是因为龙选择了离开海军,成为革命军。现在的龙高低也是个大将候补。只可惜,当时的龙一直是摆出一副受伤的姿态,再加上和耕四郎闹得有点不太愉快,所以交流仅限于言语,而没有诉诸于拳脚。

    这样想来,虽然当时没有感觉到,但现在还真是让人失望……尤其是在与卡普进行了一次拳与拳的交流战斗之后,连带着现在的瑟提对于龙的实力也逐渐好奇了起来。

    不过错过就是错过,现在再跑回去和他打架也不现实。索性,就先走一步看一步。

    风车村不大,卡普回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找老朋友叙旧也不是去找自己亲孙子聊天调查学习情况。而是直奔酒馆就跑了过来。

    “呦,玛琪诺,一段时间不见又变漂亮了哈哈哈~”

    卡普口中的玛琪诺是个扎着头巾,留着绿色长发的曼妙女子。坐在吧台后面,年纪大概二十来岁,在看到了卡普到来之后目光一亮,有些惊喜的说道:“卡普叔叔?你怎么回来了?村长他们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啊!”

    这么说着,少女的声音中也多出了些许的埋怨。对此,卡普倒是不甚在意,只是笑嘻嘻的说道:“谁知道那个老头子跑到哪里去了,反正我一回来就奔着你这里来了。怎么样,有没有风车村的特调饮品?其他地方可没有你这里的酒好喝!!”

    “那是当然!”

    听到了卡普的赞美,少女的脸上也是多出了些许的骄傲,转身就准备去调酒给卡普接风洗尘——卡普在外面或许是名声响彻大海的海军英雄,但是在村子里更多的时候反而像是一个亲切和睦的邻家老爷爷。

    “说起来,这位是?”

    注意到了一旁将头发剪短的瑟提,玛琪诺的目光中多出了些许的好奇。

    对此,瑟提也只是耸了耸肩膀,然后坐在了卡普的身旁:“我叫瑟提,是顺道过来看看龙那个家伙的儿子长什么样的。”

    “龙的儿子……啊,你是说路飞吧?他们的话,现在应该待在山上玩耍呢!”

    这么说着,将酒水推到了卡普的身前,玛琪诺亲切的笑着说道:“酒好了,因为是卡普叔叔,所以第一杯免费~”

    “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闻言,瞟了一眼卡普,瑟提有些好奇的问道:“这老头子看样子在你们这的评价不错呀~”

    “那当然~”听到了瑟提称呼卡普为老头子,少女并没有感到意外。毕竟,卡普在他们的心中一直都是那种不拘小节,没有距离感的人。明明一把年纪了,碰到小辈们在那里玩闹一样会凑上去、

    “卡普叔叔一直都是这样,虽然是海军英雄,但也时风车村的一员!”

    “的确,这里相较于其他地方是要更富足一些。”

    这么说着,瑟提也点了一杯酒——现在的瑟提和之前的时候有所不同。因为被炮弹轰脸,头发被火焰撩烤的不成样子,现在的瑟提把头发剪短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精悍,那硬朗的五官也随之更加突出。

    而也就像是瑟提说的那样,一路走来,瑟提能够明显的感受到风车村的居民精神状态与其他地方的人不太一样。并没有多少的压力,即便是老人的脸上也时常挂着笑容。即便是在最为和平的东海,这种悠然与轻松也是难能可贵的。给人的感觉颇有种陶渊明笔下桃花源记描绘的那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对感受到了瑟提的疑惑,一旁的玛琪诺便解释道:“这也是因为卡普中将哦。”

    “这也和他有些关系?”

    瑟提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头。对此,玛琪诺便笑着解释道:“因为卡普中将抓住了海贼王,而世界政府嘉奖的时候卡普中将没有要任何嘉奖,于是现在的风车村就像是你看到的这样,不需要向哥亚王国纳税,并且每个月还有一些贫困的补助。”

    听到了玛琪诺的解释,瑟提这才理解了这一切的原因所在。

    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有些好奇,瑟提也连续点了几杯酒。一边喝着,一边询问关于风车村的事情。而一旁的卡普则是被闻讯赶来的风车村村长等人给拦住了。一个身姿消瘦佝偻的小老头,手里拿着一根拐杖,对着卡普指指点点指指点点的说着关于龙的事情。什么都是你不好好管教呀什么的,瑟提也懒得去插嘴,反正看卡普那样子是有点乐在其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大门突然咣当一声。紧接着,一个额头上带着十字形刀疤,竖着一个小辫子的高大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虽然是盛夏,但身上依旧披着一件大衣:“我们是山贼……但今天我们可不是来打劫的。”

    为首的男子说道:“怎么样,卖给我们十桶酒吧!刚赚了一笔钱,我和小的们可得好好庆祝一下!”

    “是西格呀……”看到了山贼们的到来,玛琪诺的脸上也是升起了一抹无奈。

    “怎么,很厉害吗?”

    瑟提有些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