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 > 148·艾斯
    通过与玛琪诺的交流,一旁的瑟提很快便知晓了面前的这个家伙究竟是谁——山贼王(自称),西格!

    说到底,就是一个盘踞在哥亚王国的小山贼,没什么本事,赏金不太清楚,不过根据观察实力完全源自于人多势众,最多也就敢绑架一下哥亚王国的小贵族然后进行敲诈勒索。也就是哥亚王国嫌弃山贼这种存在有些侮辱国体,也是为了找到赏金猎人帮忙清理,要不然的话可能连赏金都懒得给……

    “其实没什么事情的。”

    一旁的玛琪诺悄悄的把脸靠近了瑟提——与卡普同行,就算是在没有见识玛琪诺也能肯定面前这位叫做瑟提的男子绝非常人。考虑到瑟提有可能对着山贼来个盖了帽了老baby。所以玛琪诺便解释道:

    “虽然西格经常绑架贵族的家人,但是从来没有动风车村的人哦。”

    “……”闻言,摸了摸下巴,瑟提理解的点了点头:“的确,海军英雄的故乡还能被一伙山贼破坏,不管怎么想都有些离谱。”

    “就是这样!”见到了瑟提能够理解,一旁的玛琪诺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笑语盈盈的说道:“而且他们可是我这个小酒馆的大客户,不管是什么品质的酒水他们可都是来者不拒~”

    这么说着,玛琪诺的脸上也多出了一抹坏笑。对此,瑟提有些无语,看了一眼玛琪诺,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贤良淑德的女孩会露出这种小恶魔的表情。

    不过瑟提也没有深入的继续想下去——因为一个姑娘会对你笑就觉得这姑娘对你有意思,这种程度的妄想已经不只是宅男那么简单了。

    一直待在风车村,对于外面的世界玛琪诺要说没有丝毫的好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见到了瑟提那带着些许趣味的眼眸,玛琪诺索性便继续说道:“而且西格能待在这里也是有原因的。”

    “原因?什么原因?”听到了玛琪诺的话语,瑟提有些好奇。见状,玛琪诺便继续说道:“因为卡普中将觉得如果太和平了也不是好事,得给路飞一些事情做。”

    “……的确是他的性格、”

    听到了玛琪诺的话语,瑟提只感觉有些无语。哪有故意让一伙山贼在家乡周围盘踞,说什么要让未来的路飞练手的?

    如果是其他人,瑟提一定认为那个人是在吹牛。但是卡普不同,昨天醉酒的时候,卡普亲口说出了自己是怎么训练路飞的——与其说是训练,倒不如说是折磨。虽然还没有遇到路飞,但是瑟提可以肯定,路飞多多少少应该有一些创伤后应激障碍。

    但也就是在瑟提还在想着的时候,一旁的西格看到了一直在与老板娘“亲密”交谈的瑟提顿时眉角便挑了起来——风车村周围这十里八乡的,有那个不知道玛琪诺这个青春靓丽的酒店老板娘?

    不仅容貌出众,谈吐温润,连带着户口也是不用纳税每个月就能拿到补助金的风车村户口——着玩意比哥亚王国的城市户口都值钱!

    作为山贼,西格自然是不敢招惹风车村的人,毕竟想要和卡普打好关系的海军海了去了。但是这并不妨碍西格有一颗追求爱情的心。

    玛琪诺作为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追求者自然不少。而西格便是其中之一——看了一眼瑟提,又看了一眼正在与之贴耳细语的玛琪诺,西格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脑门上多出了一顶绿帽子。

    仔细回想,确定风车村没有瑟提这号人,又看了一眼瑟提的头发,确定了是自己最厌烦的红色。顿时,西格就来的性质。

    “你,是哪里来的?不知道我西格吗?”

    “西格玛?”听到了这个称呼,瑟提愣了一下——这名字可不是一般滴硬嗷,铁子。

    而在注意到了瑟提惊讶的表情后,西格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连带着下巴上的一撮小胡子都伴随着扬起的嘴角稍稍浮动。

    “算你识相,还知道老子山贼王西格!看好了!”从怀中掏出一张悬赏令,上面有着折叠的痕迹,有些古旧,显然是珍藏的有些年头了:“老子可是赏金八百万的大山贼!!就算是哥亚王国里的贵族看到了我都不敢反抗!!!”

    望着那八百万的悬赏,沉默了片刻。不得不说,这八百万真的跟白捡的一样。

    在心中轻叹了一声,然后瑟提将目光望向了以安平的玛琪诺:“那个,要不你去跟卡普先生说一下,说我可能先收拾一下这伙……”

    正听着呢,就在玛琪诺准备答应下来的时候,另一边的西格咋看到了瑟提这幅浑不在意的样子后轰然暴怒。二话不说,拿起一旁的酒瓶就给瑟提来了个爆头。

    碰的一声,酒水四溅。跟村长出去找老朋友了,所以卡普并不在酒馆里。沉默看了一眼面前的西格,瑟提挑了挑眉头——瑟提是万万没想到呀,自己的第一次爆头居然会在这种地方不明不白的交出去!

    对此,西格的脸上则是充斥着冷笑:“混蛋,没看到西格大人正在问你话吗?”

    “……诶。”

    闻言,瑟提有些无奈的站起身子。这时候的西格才发现,原来瑟提的体型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强壮——但是这没有关系,自己手下还有一对小弟。蚂蚁多了还能咬死象呢,正好让这个家伙知道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缕了一下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那硬朗的面庞蘸满琥珀色的酒液,在阳光的折射下瑟提整个人似乎都笼罩在这异样的光晕之中。

    “跟卡普说一下,换个人。”

    一边说着,瑟提活动了一下肩膀,眉宇间充斥着不耐烦的神色——赏金对于瑟提而言只是个添头,比起金钱贝利,真正令瑟提感到兴奋的从始至终就只有战斗。

    像是西格这样的家伙,实不相瞒,对于瑟提而言就像是从地上白捡的钱……以往都懒的下腰,但现在不同。

    好言难劝该死鬼,大慈悲不度自绝人。

    这人要是找死,真的是怎么拦都拦不住!

    还没等西格反应过来,下一刻西格便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拽着自己的脑袋向下砸去。死死的贴在吧台的酒柜上砸出一个深坑。

    望着脸上带着些许惊讶的玛琪诺,瑟提说道:“酒钱和装修的钱从这八百万里扣,我出去清理一下垃圾。”

    说完,不等一旁的玛琪诺说些什么,瑟提拽着西格就走了出去。

    一边走着,瑟提一边说道;“有事出去说,我不想弄脏了这里!”

    听到了瑟提的话语,周围山贼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紧接着便恶狠狠的跟了上去准备给瑟提一点颜色瞧瞧。

    对此,手里还在有些机械的擦着酒杯,玛琪诺只感觉有些惊讶——在风车村,不管是海贼还是海军都不敢随意做出出格的事情。作为海军英雄的家乡,最开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急迫的想要出人头地明早大海的白痴。但是最后的结果往往都是残酷的。

    因为不管是卡普本人还是海军,世界政府,甚至是一些大海贼,他们都无法容忍海军英雄的故乡被这种小角色破坏。

    在这种情况下,和平已久,玛琪诺即便是对外面的世界有所好奇,也在群体的感染下变得更趋于保守。不管是性格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是如此。而现在,看到了瑟提这种粗暴的处理方式,经历了最开始的惊讶,现在的玛琪诺的内心更多的只是好奇。

    或许是对瑟提的,但更多的,还是源自于对风车村外面的世界的好奇。

    但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长久以来的保守还是令玛琪诺停住了跟出去看看的想法——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毕竟,玛琪诺对于外界的更多的只是好奇,对于残酷并没有多少的了解。而现在,山林里,毫无疑问正在上演着残酷的一幕。

    “垃圾总是喜欢成群结队的来找我的麻烦……”随手摁碎一个头颅,伴随着飞扬四溅的血浆,对于这些山贼,瑟提可没有怜悯的想法——开玩笑,酒瓶子都已经砸到脸上了,难道你还能指望瑟提安耐下心中的杀意?

    别开玩笑了,瑟提从来不知道隐忍为何物——以及更重要的,就算是隐忍,也绝不会跟这群山贼玩隐忍那一套。

    看到了位于瑟提手中,瞬间爆裂的西格的头颅,一旁的山贼们在短暂的惊骇过后很快便意识到面前的这个家伙绝不是以往他们所能欺负的存在。巨大的恐惧之下,他们本能的向身后逃跑。但是很可惜,他们的速度在瑟提的眼中实在是太慢太慢。

    伴随着剃那特殊的声响,空间中瑟提的身影接连不断的进行闪烁。

    另一边,手里拿着一根钢管,艾斯的目光死死的盯在面前前方奔跑的小野猪的身上。

    本来只是早晨起来撒泡尿,结果没想到碰到了一直受伤的大野猪。顿时艾斯就跟发现了宝藏似的——接下来的几天里,和路飞萨博他们的食物,就是这个了!!

    抱着这样想要给两个结拜兄弟一个惊喜的想法,艾斯抄起钢棍就追了上来。

    但是跑着跑着,突然,艾斯发现,前方原本还在逃命的野猪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一张野兽的面孔充满了恐惧与惊骇。

    但是艾斯可管不了那些,从树枝上一跃而下,扬起手中的钢管对着野猪的脑袋就是猛地一下。

    只可惜,力量有些大,过程中的声音惊醒了野猪。还没等落地艾斯就被砸了撞了一下落在地上。

    如果是瑟提的前世,这样从树上掉下来还被野猪给撞一下。别说是小孩,就算是施瓦辛格来了也要丢掉半条命。

    但是这个世界的人的身体素质显然不能以常理来衡量,每个人的韧性都搞得离谱。除非像是瑟提那样一言不合直接爆头,要不然就算是全身粉碎性骨折都还能残留一口气。

    摔在地上,艾斯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但是紧接着,映入眼帘的一切便令艾斯彻底失声。

    尸体——到处都是尸体!

    四散奔逃的人们脸上充满了恐慌,但就算是这样,人们依旧在不断的死去。一道黑色的残影以远超艾斯实现捕捉速度的追击着那些逃跑的人们。每一次黑影掠过,那被袭击的人的身躯便都会被抛入空中。当再次落到地面的时候,便如同尸体一般一动不动。

    虽说从小叫嚷着未来一定要成为海贼,但终究是少年不切实际的幻想,对于大海的残酷艾斯始终没有真正的认知。

    而瑟提的这种残酷,显然是远超寻常人对大海的理解的——仔细望去,那些人被抛其的人们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浑身上下肢体完整,唯一缺失缺失的地方吗,就只有那空荡荡的喉结……看那样子,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拽了下来。

    吞了口唾沫,艾斯本能的躲回到了灌木丛里。位于阴影之中,少年那的颤抖的双眼凝视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

    一直到死亡,那些人的脸上依旧残留着奔逃时的惊恐。摞在一起,像是小山包一样。虽然每个人的伤口都不打,但终究是在脖子上。伴随着尸体不断的增加,脖子上不断涌出的血液也开始向四周蔓延。不一会,便浸湿了整片土地。

    抓野猪什么的已经被艾斯彻底忘记了,现在的艾斯只想快些离开这里。只可惜,就在下一刻,艾斯本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伴随着强烈的窒息感,艾斯只感觉周围的世界天旋地转。当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便已经被一只大手拽着脖子提在空中。

    “唔……小孩?”

    看了一眼不断挣扎的艾斯,瑟提手一松:“你也是山贼里的?”

    “我不是山贼!”意识到瑟提是在追杀山贼,艾斯在松了一口气的同事也迅速说道;“不是山贼,我是风车村的居民!只是意外来到这里!!!”

    ——————————

    中秋假期来了,我也准备今天给爸妈露一手,做上一桌子菜。结果tmd,红烧人炒糖色的时候油泼到我手了,嗖的一下就红了一大片。到外面买药,路上风吹一下都巨疼,现在抹了烫伤油,希望明天不要起水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