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救世主模拟器 > 第30章:沙虫骑士
    高飞也被沙地上突如其来的异状吓了一跳。

    定了定神,仔细观察,发现一条粗如巨蟒的怪虫破土而出,只是露出沙地表面的躯体,就有不下五米长!

    这怪物身体呈扁平状,背部覆盖着酷似龙虾的环节状几丁质甲胄,色泽土黄,几乎与沙地融为一体,形成了天然的保护色。

    怪虫的头颅狰狞可怖,生有一对老虎钳式的大颚,边缘锋利如刀,当它的尾巴从沙地中翘起,清晰可见末梢连缀一支弯钩状器官,仿佛放大千百倍的蝎尾针,被蜇一下恐怕会要人命!

    更让高飞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巨虫背上竟然还驮着一名身穿锁子甲的骑士,头缠白巾,左手紧抓扼住巨虫颈部的缰绳,右手擎起一柄明晃晃的弯刀,正在不怀好意的打量苏摩。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又有三条巨虫钻出沙地,背上也都乘坐着全副武装的骑士。

    这四名骑士娴熟的驾驭巨虫,将苏摩团团包围起来,神态举止流露出明显的恶意。

    “年轻的朋友,晚上好!”

    为首的巨虫骑士收刀入鞘,脸上挂着假惺惺地笑容,冲苏摩挥手打招呼。

    “方不方便透露一下,你打哪儿来,要到哪里去?”

    江枫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实话实说。

    “我来自维尔兰镇,打算去赛维尼亚碰碰运气。”

    “朋友,塞维尼亚可不欢迎穷鬼啊!你孤身上路,万一遇到强盗可不是闹着玩的,不如你把钱包交给我保管,我们护送你安全抵达塞维尼亚,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不好意思,我和我的钱包都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

    “呵呵~小崽子!既然你不识趣,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巨虫骑士收起笑容,脸色变得阴森狰狞。

    江枫控制武僧后退两步,与他拉开距离,愤然质问:“你们是强盗吗?”

    “曾经是,不过如今我们已经洗手上岸,成为塞维尼亚的守法公民,为城里的奴隶拍卖场提供货源,算是白手起家的承包商。”

    “呸!说的好听,还不就是奴隶贩子!”

    江枫骂了一句,拔腿就跑。

    巨虫骑士沉下脸色,拔出弯刀向前一挥,率领三名同伴骑乘巨虫贴着沙地飞快蠕行,追赶徒步飞奔的少年武僧。

    巨虫身后烟尘滚滚,拖出四条狭长的辙印。

    高飞看到这一幕,干着急也帮不上忙,只得打开星盘《怪物图鉴》,查找巨虫和猎奴骑士的数据,看看他们有多少实力。

    ……

    ·沙虫

    中立,大型魔法兽

    挑战等级:2(450XP)

    生命:31(3d10+15/健壮)

    速度:蠕行/掘穴/攀爬30尺

    防御:15(-1体型,敏捷+1,+5天生),接触10,措手不及14

    攻击:啮咬+7近战(2d6+7),蛰刺+7近战(1d6+5加毒素/麻痹DC15)

    属性:力量21,敏捷12,体质17,智力2,感知14,魅力6

    技能:运动+6,觉察+6

    感官:震颤感知60尺,被动察觉16

    特殊能力:掘地,攀爬(沙虫分泌的粘液,可以将自己粘附在峭壁上进行攀爬),健壮,直觉闪避(免于偷袭/重击;反应动作降低半数伤害),反射闪避(过反射免伤,否则只受半数伤害)

    特殊攻击:精通攫抓(啮咬过后,顺势展开擒抱并紧勒),紧勒(每轮造成2d6+7伤害),毒素(伤口感染;攻击与属性检定劣势,附加造成麻痹;每轮一次豁免机会,通过强韧DC15自行解除)

    ……

    ·沙虫骑手(猎奴佣兵)

    挑战等级:3(700XP)

    守序邪恶,中型类人生物

    生命:67(9d8+27)

    速度:30尺;掘穴/攀爬30尺(骑乘沙虫)

    护甲:16(锁子甲+5,敏捷+1),接触11,措手不及(15)

    近战:精制弯刀+6(1d6+3挥砍/穿刺)

    远程:30尺捕索+5(挣脱DC15)

    属性:力量16,敏捷13,体质16,智力10,感知13,魅力10

    技能:运动+5,驯兽+3,察觉+3,求生+5

    感官:被动察觉13

    特殊能力:特殊坐骑(沙虫),生存专家(忍受环境;野外求生与追踪猎物的感知检定算入双倍熟练加值),沙中骑手(沙中潜行;闭气时限=体质属性×1分钟)

    特殊攻击:顺势斩,巨虫反击(当沙虫骑手受到攻击时,可以用一个反应动作,命令沙虫进行蛰刺反击)

    ……

    查询的结果,令高飞心里凉了半截。

    四条沙虫再加上四名骑手,战斗力远比昨天在绿洲中遭遇的豺狼人匪帮强得多。

    苏摩只是3级武僧,单枪匹马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就算有江枫这个武术高手加持也不行!

    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按理说应该可以进行交涉检定避免冲突,或者邀请盟友协力退敌,然而偏偏没有这两个更合理的选项,若非游戏设计者故意恶心玩家,就只有一种可能性……

    “怎么会这样!”江枫突然发出惊呼,气急败坏的嚷道:“脚下怎么会突然冒出一片流沙?这也太坑人了!”

    她的武僧本来已经把追踪者甩开一段距离,看到逃脱的希望,前方看似平坦坚实的沙地突然下陷,使她无法奔跑,越陷越深。

    身后传来幸灾乐祸的狂笑,四名沙虫骑手追了上来,为首那人从鞍袋中取出绳套,从十米开外抛了过来。

    江枫的武僧深陷流沙,根本无法闪躲,只能眼睁睁看着绳套当头落下,将自己牢牢缠住。

    骑手吹了声口哨,胯下巨虫应声后退,将少年武僧从流沙中拖了出来。

    江枫心有不甘,试图挣脱绳套。沙虫健壮发出雷鸣般的怒吼,尾巴一甩,锋利的蜇针扎进武僧大腿,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相比疼痛,更可怕的是蜇针注入伤口的毒素,江枫甚至都没有收到对毒素进行强韧豁免检定的提示,身体就陷入麻痹,动弹不得。

    其余三名猎奴队成员翻身跳下坐骑,走上来一人一脚,将苏摩踹倒在地,手脚牢牢捆住,拖到沙虫背上,调头向北骑行,转眼间就消失在漫漫黄沙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