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救世主模拟器 > 第31章:剧情杀
    “你瞧瞧,这叫什么事儿啊?太过分了!”江枫气得想摔星盘,咬牙切齿地说:“别让我知道这个模组是谁设计的,不然我肯定要给那个混蛋寄刀片!”

    “消消气,还没看出来吗?这是‘剧情杀’。”

    高飞笑着安慰暴跳如雷的江女侠。

    “四个等级明显偏高的敌人突然冒出来找茬,没有交涉选项,也不允许组队,这就摆明了苏摩今天注定难逃一劫,如果真让你成功逃脱,后面的剧情就编不下去了。”

    “啊……真的吗?我看看!”

    江枫连忙查看星盘提示,脸上怒色消退,转为释然。

    “高飞!真有你的!果然让你猜对了,星盘提示我是否要花费一道能量,跳过过场环节,直接切入下一个故事场景!”

    高飞摇头一笑:“这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司空见惯的编剧套路,如果我在小说里这么写,保准有读者跳出来大骂强行虐主。”

    “照这么说,网文写手还怪可怜的……”江枫同情的望着他,“接下来怎么办?”

    “你饿不饿?不饿的话就继续推进剧情。”

    “有点饿……”江枫摸摸肚子,“已经7点多了,咱们先去吃晚饭怎么样?”

    高飞点头赞同,退出游戏。

    两人收起星盘,换鞋出门。

    剧情转折太过突兀,江枫吃饭的时候也在挂念苏摩的处境,显得没什么胃口。

    高飞陪她稍微吃了点东西就离开餐厅,回到宿舍,进入《瀚海异邦人》模组,继续观战。

    花费了一道星盘能量,江枫迅速跳过苏摩被猎奴队押送的行程。画面一转,故事舞台来到一座坐落在戈壁滩北部的大都市。

    时隔一周,失去自由的少年武僧苏摩被押送到斐真王国南方的自治城邦塞维尼亚,以300个金币的价码,卖入奴隶拍卖场。

    游戏过场结束后,当江枫再一次开启“降神模式”,恢复了对苏摩的控制,发现自己被关在拍卖场的牢房中,随身的财物和短剑都被搜走,幸而最重要的两件装备——“束剑腰带”和魔法项圈——还都在身上。

    “这个细节不太合理,算是游戏设计者向玩家做出的妥协。”高飞以作者的身份点评道,“玩家被剧本杀了一回,本来就一肚子气,如果发现最宝贵的两件魔导器也被夺走,哪怕事后还能随着剧情的发展再从猎奴佣兵手中夺回来,终归还是心里不爽。”

    江枫同意他的看法,不过现在顾不上找猎奴队算账,当务之急是设法逃脱牢狱,重获自由。

    她凭依在苏摩身上,在牢房中走动,想找一处天窗之类可供脱身的途径。

    牢房里塞满了从各处抓来的奴隶,身上大多有鞭打的痕迹,神情憔悴,颓丧的蜷缩在角落里,已经对重获自由不抱希望。

    一个穿着皮坎肩的光头大汉,手持皮鞭,巡视牢房,凶狠的目光在奴隶们身上扫过,仿佛正在挑选羔羊的屠夫。

    光头狱卒的视线落在苏摩身上,忽然眼睛一亮,恶狠狠的向他逼近。

    “小家伙,你脖子上那玩意儿是金的还是铜的,摘下来给我瞅瞅!”

    “只是普通的黄铜项圈,不值钱。”

    江枫试图蒙混过关,无奈没有掌握“欺瞒”技能,DC20的检定难度实在太高,非但未能骗过狱卒,反而将对方激怒,沉下脸色,挥鞭猛抽过来。

    江枫的武僧,18点敏捷属性可不是摆设,不假思索侧步横移,闪身避开呼啸落下的皮鞭,反手抓住鞭梢,猛然发力拖拽!

    狱卒万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奴隶反应如此之快,发觉鞭打落空,不由愣了一下。

    就在愣神的刹那,突然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量透过皮鞭袭来,不由自主踉跄前冲。

    江枫顺势一记扫堂腿,将下盘虚浮的狱卒绊倒在地,当场摔了个“狗啃屎”。

    江女侠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狱卒送上门来找茬,正好拿来当“出气筒”,挥舞皮鞭劈头盖脸抽打这货,抽得他满地翻滚,哀嚎求饶。

    “小伙子,打的漂亮!”

    牢房门外,传来喝彩声。

    江枫放下皮鞭,扭头警惕的望向门外。

    一个头缠白巾的中年男人站在牢门外,正在拍手鼓掌。宽松的丝绸长袍遮不住丰满的肚腩,精心打理的八字胡,为那张堆满笑容的胖脸增添了几分富贵气派。

    “小伙子,我叫阿卜杜拉·伊斯梅尔,在城里经营一家角斗场,今天过来挑选值得培训的角斗士,遇见你这样的好苗子,是我的福气呀!”

    角斗场老板哈哈大笑,胖脸放光。

    “这死胖子什么意思啊?我隐约觉得他没安好心……”江枫切换成上帝视角,转而跟高飞讨论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这不很显然吗?胖老板打算出钱买下苏摩,带回去训练成角斗士,拿苏摩当赚钱的工具。”高飞发觉江枫脸色难看,笑着劝她,“这胖子虽然不算什么好人,然而在商言商,人家的做法你也挑不出毛病,况且当角斗士总比在这里蹲大牢强。”

    “那倒也是。”江枫勉强接受了他的开导。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果然如同高飞所料,伊斯梅尔先生找到奴隶拍卖场的老板,一番讨价还价过后,看在老主顾的份上,拍卖场老板只收了500个金币就把苏摩卖给伊斯梅尔先生。

    苏摩走出牢房,在两名高大的兽人侍卫押送下,上了一辆马车,跟随新主人阿卜杜拉·伊斯梅尔来到塞维尼亚最豪华的角斗场。

    作为新人,苏摩暂时还没有资格登台比武,先得在角斗士事务所接受培训。

    在这个时代,在这座城市,角斗比赛是最受社会各阶层欢迎的娱乐活动。

    角斗士既是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同时也是广受瞩目的公众人物,在竞技场上获得胜利的选手,将成为全城瞩目的大明星。

    就连上流社会的名媛贵妇,也把竞技场上的冠军视为偶像,争相为他们献花,豪爽地赠送昂贵的礼物,甚至为偶像争风吃醋,大打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