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救世主模拟器 > 第4章:越狱
    巴萨卡是一名狂战士,招牌能力“狂暴”与其体质属性密切相关,每天可用的狂暴次数等于3+体质修正,即为7次。

    每次狂暴持续时间为3+体质修正分钟,包括狂暴后临时增加的4点体质属性,最终算下来的狂暴时间就是9分钟。

    除了智力,巴萨卡其它五项属性都不错,尤其18点的力量和体质,相当于蓝星超一流运动员的水平,如果再算上“狂暴”过后额外增加的4点力量和体质属性,那就已经超越蓝星人类的极限了。

    巴萨卡的智力属性只有8点,而普通人的平均值是10点,可见这货脑子不大好使,多半是个文盲。

    高飞觉得这倒无所谓,反正狂战士也不需要智力,“WAAAGH”莽上去就完事了,动脑子的事情,交给自己这个玩家就行了。

    现在的问题是巴萨卡的身体状态很糟糕,刚挨了一顿严刑拷打,有伤在身,体力衰竭,生命值只剩下8点,距离天亮还有不到两个钟头,得赶紧想个办法逃出监狱。

    高飞正思索的时候,星盘再次发来提示。

    新手教学:侦查与收集!

    进入游戏后,星盘会自动鉴定游戏过程中接触过的生物和物品,并将相关资料储存起来以备查询。

    此外,星盘自带储物空间,用于收纳游戏中获得的虚拟物品。模组主角自带的超凡职业也可以存入星盘,点亮对应的图标。

    ……

    既然星盘已经给出了新手提示,高飞就把注意力从巴萨卡身上转移到这间牢房,查看牢房当中的设施,或许可以找到能够用来越狱的工具。

    他把牢房仔细搜查了一遍,只找到一只木制的空马桶,此外别无他物,既没有趁手的武器,也找不到可以用来撬锁的工具。

    这就有点难办了。

    高飞皱起眉头,一时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就把木桶倒过来扣在开窗的围墙边,踩着木桶站上去,胸口恰与窗台齐平。

    高飞切换成第一人称视角,透过巴萨卡的眼睛望向铁栅窗外。

    月光下,辽阔的海面泛起粼粼波光。

    只要设法打开这扇窗,高飞就可以钻出牢笼,跃入大海,获得自由。

    双手分别握住一根拇指粗的铁栅栏,高飞心里盘算:“凭巴萨卡这一身蛮力,扯开铁栅窗应该没多大难度吧?”

    如此想着,高飞就试着发力拉扯铁栅栏。

    强壮的蛮族狂战士,双臂发力,骤然鼓胀的肌肉几乎撑破衣袖,这样的力量按理说足以破窗,然而看似不起眼的铁栅栏却纹丝不动。

    高飞心有不甘,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激发狂战士的招牌能力“狂暴”,力量属性达到22点,对应到现实世界,可以轻松掀翻一辆汽车,然而还是无法撼动这扇铁窗。

    面对这违背常识的状况,高飞有理由怀疑,牢房铁栅窗上设置了某种加固魔法,光凭蛮力是破不开的。

    果不其然,受到暴力拉扯的铁栅窗,突然冒出红色光芒,同时发出刺耳的警报。

    牢门外传来脚步声,伴随着恶毒的咒骂,迅速迫近过来。

    高飞不由心里发慌,连忙跳下木桶,转身面对牢门,双拳紧攥,做好搏斗准备。

    就在这时,星盘发来系统提示。

    新手教学:暂停模式

    花费1发星盘能量,游戏时间暂停,以便从容思考对策。

    当前星盘能量:3发/天。

    “是否启动暂停模式?”

    高飞迟疑了一下,考虑到星盘每天只有3发能量,决定先不暂停,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脚步声渐近,一条人影出现在牢门外。

    借着窗外透射进来的朦胧月光,高飞仔细观察那人,发觉他的个头比巴萨卡还要高出半头,壮硕的身材,暗绿色皮肤,野猪般的獠牙和狰狞的面庞,表明这家伙拥有兽人血统——看他长得还算初具人形,想必是个半兽人。

    牢门外是昏暗的走廊,半兽人狱卒没有提灯,就这么站在黑暗中,打量一门之隔的蛮族王子,眼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同样身处黑暗,高飞看不清半兽人狱卒的面部表情,对方却能把他看得清清楚楚,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同时也使他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身为人类,巴萨卡的夜视能力很一般,而半兽人却有与生俱来的黑暗视觉,在这种缺乏光照的环境下发生冲突,对自己很不利。

    但是,高飞仍然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

    只要半兽人狱卒敢打开牢门,他就有机会冲上去暴打这个绿皮杂种,缴获武器,设法冲出牢狱。

    毕竟他正处于狂暴状态下,旺盛的斗志在胸口熊熊燃烧,22点力量属性也给了他自信的底气,破坏不了魔法加固的铁窗,还弄不死你个绿皮杂种?

    然而这一次高飞又失算了。

    半兽人狱卒压根不急于打开牢门,就这么站在门外,面露狞笑,如同猫戏老鼠一般静静注视着牢房中躁动不安的猎物。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直到“狂暴”到达时限,巴萨卡力量衰退,陷入2级力竭状态,脸上难掩萎靡神态,半兽人狱卒才打开挎包,取出吹筒,装入一根尖端泛起幽蓝光泽的细箭,隔着铁栅栏瞄准体力透支的巴萨卡,噗的一声,吹了过去!

    高飞下意识的想躲闪,无奈体力透支反应迟钝,还是被吹箭命中肩膀,刺痛伴随麻痹感迅速从伤口向四周扩散,显然是中了毒。

    半兽人狱卒看到巴萨卡被毒针刺中过后靠在墙上,虚弱的身体滑向地面,咧嘴露出满意的狞笑,掏出钥匙打开牢门,拎着钉头锤走了进来,劈头盖脸的朝他殴打。

    最初高飞还试图反抗,然而顶着中毒+2级力竭+生命减半三重Debuff,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挨了一锤就疼的眼前发黑,赶紧换回上帝视角,切断与巴萨卡的感官链接。

    在那之后,巴萨卡又挨了两记重锤,便被半兽人狱卒打得昏死过去。

    半兽人狱卒朝瘫倒在地上的蛮族王子啐了口唾沫,提着钉头锤转身离开,哐当一声,锁上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