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救世主模拟器 > 第6章:全靠演技
    高飞在木桶上原地转身,用自己的肩膀继续遮挡被酸液腐蚀的铁栅根部,同时红着眼睛挥舞双拳,捶打胸膛,口中发出野兽般的怒吼,像一只愤怒的大猩猩。

    “狂战士”发狂的模样,半兽人狱卒见的多了,但是像巴萨卡今天这么夸张的举动,倒是挺稀罕。

    狱卒摸着下巴,打量木桶上那只大呼小叫的“蛮族猴子”,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

    高飞不由担心自己的演技过于浮夸,被狱卒看出破绽,幸而这时身后嗤嗤作响的腐蚀声平息下来,他也不必再用吼叫声遮掩了,便从木桶上跳下去,冲到牢门跟前,冲着狱卒挥拳咒骂。

    “绿皮杂种!敢不敢打开牢门,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跟老子一对一单挑!”

    半兽人眼中迸发出愤怒的火星,不过很快又克制住怒火,没有中他的激将法,阴沉着脸,任凭蛮族王子如何挑衅一言不发,直到对方“狂暴”消退,面露疲态,这才狞笑着取出吹筒,对准他的胸膛吹出一发毒箭!

    高飞中了毒箭,故意向后跌倒,摔倒在木桶旁,双手抱住木桶,挣扎着想爬起来。

    吹箭造成的刺痛他不陌生,扣除2点生命值也在意料之中,然而麻痹感并不像上次那么强烈。

    正纳闷的时候,高飞收到系统提示,得知自己刚刚通过了一次“强韧豁免”,成功压制住体内的毒素。

    高飞心中窃喜,却还是装出毒发的样子,抱着木桶痛苦呻吟。

    这时星盘发来系统提示,要求他进行一次“表演”或者“欺瞒”检定,豁免难度(DC)10。

    通过检定,就能成功瞒过半兽人狱卒,使他意识不到自己正在伪装中毒,这对于接下来的越狱行动当然大有好处。

    巴萨卡自带三项技能,“驯兽(感知)”、“察觉(感知)”和“威吓(魅力)”,至于“表演(魅力)”和“欺瞒(魅力)”,他都不擅长,无法获得技能对应的熟练加值。

    好在这一次高飞的骰运不错,进行“欺瞒”检定的两次投骰分别掷出了8点和11点。

    1级力竭状态下属性检定劣势,双骰取低即为8点,再算上2点魅力修正,刚好通过检定,成功骗过狱卒。

    半兽人没有觉察到什么异常,打开牢门走进来,抬脚踩在巴萨卡背上,右手高高举起钉头锤,左手指着木桶,恶狠狠地说:

    “小子,你闹够了吧?”

    “听好了,老子接下来先要狠揍你一顿,然后在那个桶里拉屎,除非你把老子拉的屎全都吃光舔净,否则今晚还有你好受的!”

    我去尼玛的!

    高飞怒从心头起,反手抓住狱卒脚踝,顺势翻身,将这个绿皮杂种掀翻在地,砰的一声,一头撞翻木桶!

    狱卒万没料到他居然还有力气反抗,仰面朝天跌倒在地,额头撞得肿起大包,一时间眼冒金星,神志不清。

    高飞不加思索抓起原本扣在木桶下的试剂瓶,拔出木塞,将满满一瓶酸液泼在狱卒脸上,当场烧瞎他的眼睛!

    狱卒本能的掩面惊呼,还没来得及提高嗓门呼救,蛮族王子就像雄狮猛扑过来,骑在他身上,用缆绳死死绞住他的脖颈,双臂发力紧勒,偾张的肌肉宛如钢铁浇铸。

    半兽人狱卒双目已盲,面孔被腐蚀的惨不忍睹,张大嘴巴,伸出舌头,艰难吸气,拼命扭动身躯,试图摆脱压在身上的巴萨卡,却是徒劳,不出几分钟就被绞索勒得失去意识,口吐白沫,裤裆也湿了一片。

    高飞继续发力紧勒,直到狱卒面皮发紫,心跳终止,这才松手。

    系统发来提示:成功击杀半兽人狱卒,获得100点经验值(XP)。

    年轻的狂战士巴萨卡·奥拉夫,早就见惯腥风血雨,杀人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平常。

    高飞凭依在他身上,多少也会受到宿主的心态影响,明明是第一次亲手杀人,心情却异乎寻常的平静——或许这就是瑶光希望他们通过拟真游戏训练出的心理素质。

    只有具备了这样的心理素质,将来在现实世界中面对敌人时,才能面不改色地痛下杀手。

    高飞长舒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窗前,双手分别握住一根被酸液腐蚀的铁栅栏,奋力一扯,连根折断,敞开的窗口,足够他侧身钻出去。

    通往自由的窗口已经敞开,但是高飞反而不急着离开,转身回来搜索狱卒的尸体,缴获一套增加2级防御的粗陋皮甲,一柄钉头锤,一支匕首,还有吹箭、打火石和牢门钥匙。

    高飞穿上皮甲,其余的战利品收进星盘自带的储物空间,望向敞开的牢门,不由冒出一个念头。

    自己与狱卒搏斗期间,没有其他人过来查看,由此可见这间牢房的看守不算森严。

    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凌晨两点,除了被自己勒死的这个狱卒,牢房门外应该没有别的看守,反正身后已经有一条退路,要不要冒险从正门出去,说不定能趁着狱卒沉睡出手暗杀,多赚点经验值和战利品。

    高飞玩过不少开放世界RPG游戏,自己就是写奇幻小说的,线下也经常跑团,根据自身经验,觉得“越狱”这样的剧本桥段,若想避免流于俗套,得多设计一些变数。

    玩家翻窗越狱固然可行,如果勇于冒险,趁着夜色深沉,从正门溜出去应该也行。

    无论策划游戏剧本还是构思小说,通常来讲,角色在解决问题的时候越是跳出常规,不走寻常路,越能获得更多的收益。

    高飞印象最深的是一款叫做《神界○罪》的经典游戏,玩家在序章阶段就发掘出多种越狱途径。

    “天宫”设计的这款旨在训练特警的拟真游戏,会不会也遵循同样的理念呢?

    高飞克制着心中的冲动,先用星盘存了个档,好在存档不需要消耗能量,而后蹑手蹑脚地走向牢门外。

    五分钟后,走廊尽头传来一阵惊呼怒吼,紧接着是激烈的打斗声……

    好吧,事实证明此路不通。

    走廊对面就是监狱的饭堂,高飞一出去就撞见二十多个正等着开饭的狱卒,下场可想而知……

    半夜三更的,狱卒怎么就都起床吃饭了?

    高飞越想越气,觉得游戏设计的不合理,甚至想给瑶光发信投诉——毕竟她也算是这款特训游戏的客服兼看板娘。

    然而查询过星盘新收录的词条,他才晓得走廊外面的狱卒绝大多数是兽人。

    这些绿皮畜生天性畏光,习惯昼伏夜出,现在这个钟点,正好是兽人们的晚餐时间,难怪齐聚于饭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