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救世主模拟器 > 第24章:瀚海异邦人
    江枫连忙清点金币,过后禁不住兴奋的小跳一下,对高飞说:“总共892个金币,相当于892块软妹币!哇塞!今晚没有白辛苦,发财了,发财了!”

    高飞笑了笑,拨开堆成小山的金币,对她说:“你瞧,还有比金币更值钱的宝贝呢!”

    储物袋里除了金币还有四颗鹌鹑蛋那么大的珍珠,每颗价值不低于100金币,量尺来高的红珊瑚,价值也不低于200金币,此外还有一根微微发光的天鹅羽毛和一本航海日志。

    高飞拿起羽毛仔细端详,猜测这东西具有魔法效果,就用星盘鉴定了一下,果不其然,原来这是一支“夸尔羽符”。

    “夸尔羽符”是一类魔法奇物的统称,外观都差不多,但是功能各异。

    高飞手中这支羽符名为“锚”,用它碰触一艘船,念诵启动咒文,羽符就会释放出神奇的魔力,将船牢牢固定在原地,在接下来的24小时内,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使这艘船移动分毫。

    24小时过后,羽符耗尽魔力,自动消失,被锚定的那艘船也将摆脱束缚。

    最后,高飞拿起那本航海日志,迅速翻阅了一遍。

    日志中记载了“飞鱼号”此次航行途经的港口、锚地和岛屿,此外还有科斯船长留下的一篇日记。

    船长记述了大副弗莱德·朗格煽动水手叛乱的前因后果,还愤慨的指责大副趁乱偷袭自己,致使他身负重伤,还偷走了他的藏宝图。

    在日记的最后一段,科斯船长含恨发下誓言,等自己伤愈以后,就上岛搜捕那个无耻的叛徒,亲手将之处决,夺回藏宝图!

    日记中没有说明科斯船长为何变成尸妖,但是高飞根据种种线索不难推测出来,科斯船长重伤垂危的关头,怀着满腔仇恨与愤怒向邪神发出祈祷,出卖自己的灵魂换取不死之身,进而追杀偷走藏宝图的弗莱德·朗格。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变成尸妖的科斯船长仍然未能得偿所愿,逮住逃跑的大副,否则高飞就应该在储物袋里找到收回的藏宝图。

    “事态变得越发复杂,也越发有趣了!”江枫听高飞转述科斯船长的日记过后,兴冲冲的猜测道:“除非弗莱德·朗格长了翅膀,否则他肯定还躲在荒岛的某个地方!”

    高飞点头认同,思索着说:“科斯船长花了这么多年追踪大副,早就把这座荒岛翻了个底朝天,却还是找不到对方的下落,可见这个狡猾的家伙藏在非常隐蔽的地方,接下来先帮你的武僧完成3级剧情,明天咱们再回来搜索弗莱德·朗格的下落。”

    “好的,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吃点东西。”

    探索沉船期间发生的战斗,江枫全程采用身临其境的附体模式,几乎就相当于亲自上场暴打僵尸与尸妖,体力消耗甚大,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

    高飞听她这么一说,也觉得饿的心慌,就先挂机,安排巴萨卡原地短休疗伤,自己和江枫去天宫购物中心三楼餐厅吃宵夜。

    一个钟头过后,俩人撸了100个小串儿,心满意足的摸着肚子、一路打着饱嗝回到宿舍。

    此时巴萨卡也刚完成短休,花费两个生命骰,回复了12点HP,离满血只差1点(37/38)。

    苏摩的健康状态也不错,完全可以应付下一场冒险。

    江枫退出高飞的模组,接着发来邀请,把高飞的狂战士拉到自己的武僧模组当中,开始推进《瀚海异邦人》的第二个篇章。

    ……

    当前模组:瀚海异邦人

    故事舞台:瓦雷斯天宇/旧大陆/天方沙漠/自治城邦塞维尼亚

    起始时间:圣光历1600年,春夏之交

    故事背景:

    瓦雷斯世界,阿特拉斯大陆(旧大陆)的东南部,横亘着一片总面积超过1000万平方公里的浩瀚沙海,当地人称之为“天方大漠”。

    居住在天方沙漠东部的维尔兰人,是众多人类游牧部落当中规模较小的一支,为了逃避当地火巨人领主残酷的压榨剥削,崇拜太阳神培罗的维尔兰人在大祭司的领导下,举族朝西北方向迁徙。

    连妇孺在内,维尔兰部落合计两千多口,带着帐篷和牲畜,赶着驼队,背井离乡,冒着被流沙吞噬的风险星夜兼程,历经长达十二年的艰苦旅行,牺牲了大部分族人,终于横穿大漠,来到斐真王国的南部边境,在水草丰美、盛产铜矿的戈壁地带安顿下来,繁衍生息。

    转眼过去一个世纪,这座以“维尔兰”命名的小镇得益于铜矿产业的兴盛日渐富裕,当地的居民已经超过当初迁徙时的人口。

    少年苏摩就出生在维尔兰小镇,父亲是深受当地人崇敬的保安官,一位继承了维尔兰人尚武传统的阳炎武僧,母亲则是出生在大城市的富家女,太阳神的虔诚牧师。

    苏摩的父母出生于截然不同的社会阶层,按理说两人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之所以结为夫妇,最初是因为一次巧合,父亲率领民兵在矿场巡逻的时候,发现附近的修道院遭到沙匪围攻,烈火冲天,就带人前去救援,最终击退匪徒,从火场中救出了几位侍僧和修女,其中那位最漂亮的修女,爱上了救命恩人,后来成为苏摩的母亲。

    苏摩的童年生活很幸福,直到16岁那年,维尔兰镇遭到大群沙匪围攻,镇上居民奋起抵抗,然而镇子最终还是被匪徒攻破,惨遭洗劫。

    苏摩的父母,在战斗中被沙匪首领——残暴的火巨灵诺克索斯——杀害,整个小镇被付之一炬,居民要么惨遭屠杀,要么被诺克索斯的手下俘虏,戴上镣铐,被迫沦为奴隶。

    苏摩是极少数逃脱这场浩劫的维尔兰人之一,骑着骆驼在沙漠中艰难跋涉,想到不幸牺牲的父母和族人,心中充满对诺克索斯一党的刻骨仇恨。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势单力薄,现如今没资格奢谈报仇,当务之急是摆脱匪徒的追杀,只有先活下来,才有复仇的希望。

    ——

    9月最后一天了,还有月票的书友别忘了投票支持一下,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