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悚游戏:戏精大佬又在暴打NPC > 第七十七章 回到小楼
    这难道就是刚刚老人口中的主线任务的线索?

    夏冉之走上前查看。这个颅骨看起来和香炉里面的那些似乎没有什么差别,她左右观察着。

    丁则刚刚受伤太严重,现在被何泽扶着坐在了一边,正在使用着‘疗伤地鼠’道具。

    夏冉之将这个放在棋盘上的颅骨拿起来看,发现它的底下竟然还放了一张照片。

    正好何泽走了过来,她将手里的颅骨塞给了何泽,然后自己拿起了那张照片看。

    那照片看起来很老旧,而且沾了水渍,现在上面的人像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夏冉之将脸凑得很近仔细辨认。

    其实这张照片只能看出大概的轮廓,夏冉之观察得这么仔细只是因为她觉得这照片看起来十分眼熟,她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只是这一下就突然想不起来。

    何泽:“怎么了,看起来愁眉苦脸的。”

    夏冉之将手里的照片递到何泽面前,让何泽也来辨认一下为什么这张照片如此熟悉。

    何泽看着照片思考了一会,说到:“这个是不是……那对夫妻的结婚照?”

    经过何泽这么一提醒,夏冉之知道了这个照片为何如此熟悉了,原来是在二楼的杂物房里看到过。她当时只看了一眼,然后就用白布给遮上了。

    现在这个照片放在头颅的下面,应该是想提示些什么。

    突然,夏冉之手里拿着的照片化成了一堆灰烬。它没有任何的预兆,突然就在夏冉之手里变成了粉末状,再也看不见上面的东西。

    夏冉之:……我可没动手,这是污蔑。

    她不自然的咳了两声,然后看向何泽,说到:“既然如此,那这个头颅应该就是比萨爸爸的吧。”

    刚刚游戏里的npc已经告诉了她们比萨爸爸死了,而且这颗头颅是主线任务的重要线索。

    夏冉之等人在进入游戏的时候比萨就反复的提到了自己的爸爸,并给有多说自己的妈妈,再加上刚刚那张照片……

    夏冉之几乎可以肯定,这颗头颅就是比萨爸爸的,而且和她完成主线任务、通关游戏有着密切的关系。

    因为之前想着要爬山,她们也不知道路途究竟有多远,夏冉之就带上了她的背包,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她用塑料袋裹住这颗头颅,放进了自己的背包中。

    经过这么会的折腾,时间已经不早了,她们回到小楼估计也是下午的样子,毕竟光是花在路上的时间就得两个小时左右。

    夏冉之现在就是有些担心,毕竟这个时间的话,和之前那个在雨中的玩家差不多,但是她们又必须得回去,毕竟晚上了,待在这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这会丁则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精神状态也恢复了很多,已经开始活蹦乱跳了。

    夏冉之三人带着这次来这里得到的头颅和手环,走上了回小楼的路。

    其实她们回来的路上最难走的是寺庙刚过来的一段路,毕竟那里对于回小楼的话是属于上坡路,后面的路就好了很多,下坡路走起来不是很费力。

    回来的路不是很累,但是依然耗费时间,只不过相比于来的时候耗费的时间还是少了一些。

    等到她们抵达小楼时,应该也是下午五六点的样子。

    就在夏冉之以为她们终于可以休息了的时候,天空中突然毫无预兆的轰隆一声,天色突变!

    夏冉之心道不好,提腿向别墅小楼跑去。但是雨滴落下得更快,比正常下雨还要快,简直就像杀人的暗器一般,直直的朝着夏冉之三人落下。

    但是夏冉之三人不仅没有被腐蚀,甚至连一滴雨水都没有沾到。

    夏冉之惊慌的心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看向自己身上正在发着光的东西,伸手从口袋里面将它拿了出来。

    时那个手环。

    原来手环的作用在这里。只见在雨中的夏冉之、何泽、丁则三人身上均没有沾到半滴的雨水,她们身上就好像对雨水绝缘了一般,雨水在快要碰到三人的时候就突然拐了个弯,根本不会滴在她们身上。

    她们戴上手环,三人周围就好像是形成了结界一样,雨水自然而又听话的让出来,形成了这样奇异的景象。

    看到这样,夏冉之终于放心了,她最担心的事情已经被解决了,怪不得线索地图上要将手环所在的地方标上五角星呢,原来它竟然有如此重大的作用。

    三人进了小楼,没做任何停留,朝着自己三楼的房间走去。

    在餐桌上的罗子明看到夏冉之三人安全回来的时候脸上出现了一瞬的惊讶,而后就转变成了失望。他似乎很希望夏冉之三人回不来,或者说和昨天那几个玩家一样,死在小楼外边。

    夏冉之几乎可以猜到,在她们回来之前,罗子明一定在一楼期待着她们回来时在雨中悲惨的景象。

    她回到三楼之后,将自己的背包放到了床上。而她也不打算离开了,毕竟罗子明还活着,她根本不放心将这些重要的东西扔在房间。

    最后等到了饭点,丁则被派出去下楼拿饭菜。因为他想去挑菜,所以就派他去了,三人在房间里面解决了这顿饭,一直没有出去。

    皮球、比萨爸爸。夏冉之一直在思考着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完成主线任务是要完成比萨的愿望,而皮球又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元素。

    夏冉之看着自己的背包,里面装了她们今天拼命赢来的重要线索。那个比萨爸爸的头颅,有什么作用呢?

    今天好像和之前都不太一样,现在才晚上八点多,天竟然就已经完全静了下来。

    夏冉之看着外面诡异的现象,脑海里还在思考着主线任务的事。外面的天绝对不像是一个八点该有的样子,现在是那种半夜两三点的黑和寂静。

    咚、咚、咚。

    外面竟然又开始传来拍皮球的声音,比前几天出现得都要早。

    哒、哒、哒。

    除了拍皮的声音之外,竟然还有着走路的脚步声。

    夏冉之抬头,对上了何泽投过来的疑惑目光。

    何泽将声音压得很低:“是比萨?”

    “绝对不是他。”,夏冉之很笃定,因为她之前观察过比萨,比萨走路是没有声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