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席总带崽飒翻娱乐圈 > 第129章 席总的暗恋者
    “邵医生,他是席总的丈夫。”秘书李瑶低声介绍道,“之前你也知道席总是结了婚的,只是今天才有机会见上,这位就是慕先生。”

    “哥——慕先生,这是我们集团专聘的医生,也算是席总的私人医生。”李秘书接着向慕何解释道,“他姓邵,叫邵斯云。”

    慕何微微点了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他还记着这医生刚才莽撞唐突的行为,心中依旧隐有不快。

    而邵斯云的面色更不见好转,看他的眼神更显凶恶。

    同为男人,慕何能察觉到邵斯云对他的敌意,至于这敌意是从哪来的,他却暂时不愿去深究,眼下生病的席有幸更重要。

    “她发烧了,应该是淋雨导致的。”慕何淡淡地开了口,打破了整间办公室的沉寂。

    “慕先生,麻烦你先放开席总,你这样抱着人会影响我看诊。”邵斯云放下医药箱,视线紧黏在席有幸的身上。

    “集团能请你来,你不会没有过人之处。”慕何说着,不管是哪条胳膊都不曾放松一点力道。

    “就这么看。”慕何的话说得平和,但语气甚是不容置喙。

    他依然把席有幸搂在腿上,也不介意这姿势在旁人看来似乎过于暧昧,不太合礼数。

    邵斯云面露不甘,但还是打开了医药箱,当场替席有幸作诊断。

    “除了淋雨之外……”邵斯云忽然抬起头问,“还有别的事影响吗?”

    “席总今天在公司忙得够呛,可能也有太累的原因?”李秘书尝试补充。

    “还有吗?”邵斯云接着问,眼睛盯着的人却是慕何。

    他是负责席氏集团医疗工作的医生之一,最主要看顾的是席有幸的身体状况。

    所以他心中有数,席有幸不是刚开始接触高强度的工作。

    即便之前听闻她要进娱乐圈当演员,知晓她去录节目的同时也在尽量兼顾公司的事务,他也没见她的身体出过这样的状况。

    他已经给她量过体温,温度近四十度,这是真的高烧。

    就算是淋了雨也不会起势这么猛。

    邵斯云之所以紧抓着追问,实际上是因为他看见了席有幸被衣袖半掩的手臂露着的某些痕迹。

    他故意逼问这病的根源,就是想要揭穿眼前这衣冠禽兽的真面目。

    慕何是不与人争的脾性,但思维灵透,一转念就明白了邵斯云这番询问背后的责怨和挑衅。

    “还有什么?”慕何的声音愈发淡了,“邵医生看诊的水平就只是这样?”

    “望、闻、问、切,”邵斯云咬牙切齿地说,“现在席总不清醒,麻烦慕先生配合我的工作。”

    慕何搭在席有幸背上的手指轻抬轻落,缓慢地抚着人,一脸平静地开口说道,“昨晚有夫妻房事。”

    闻言,邵斯云恼怒地瞪住了他,双手用力地握紧。

    旁边的李瑶轻哇了一声,双手捂脸,害羞不已地看了看她爱豆和她爱豆抱着的席总。

    原来爱豆和席总现在都这么亲近了吗!

    不愧是她哥哥,就是悄悄哄老婆,然后惊艳所有人!

    “李秘书。”慕何这时突然看向李瑶那一边,“很晚了,有幸我看着就行,你先回去休息。”

    李瑶忙不迭地应着,很听指挥地离开了办公室,走的时候也顺手把门关上了。

    门一关上,邵斯云就冲着慕何直声喝骂,“禽兽!”

    慕何扬眉望着他,周身的君子润意稍敛,“邵医生无端口出恶言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不是承认了你对阿幸干的混账事吗?!”邵斯云怒目圆睁地继续骂,“她手上那些就是你弄出来的,这还不是禽兽?!”

    “不,你连禽兽都不如,她好歹也是你老婆——”

    要不是顾及席有幸生着病,现在人还被慕何抓在怀里,他恐怕早就冲上去揍人了。

    “你也知道她是我老婆。”慕何声音微沉了一分,似是意有所指,“全天下的夫妻都是这样,正常的夫妻生活,轮不到外人来指摘。”

    “邵医生还没结婚吧?但就算没结过婚,当医生的时间应该也不短了,这种情况应该也见过,怎么这么大惊小怪?”

    话说到这,慕何的态度已是明显的不满,言辞间尽是斥责,也是在怀疑面前这位年轻医生的能力。

    邵斯云被噎了一阵,张了张嘴,半天才憋出了一句,“阿幸她不一样!”

    慕何的眼神倏地变了,常见的温善亲和里掺进了冰冷的深色。

    “邵医生这是在自爆你觊觎我老婆,心思不正?还是在跟我表示,你和有幸之间有什么更多的联系?”

    邵斯云脸色一僵,匆忙辩驳,“你别胡说!你侮辱我可以,但我不准你侮辱阿幸!”

    “是吗?”慕何语意不明,像是不信,“那你对我老婆的称呼就不太妥当,你的话听起来也不太站得住脚。”

    “真的没有!”邵斯云不由慌急,生怕会给席有幸造成麻烦,“你不要怪阿幸,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就这么叫她了,没有别的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慕何反问道,“但你从进来开始到现在的种种行为都在告诉我,一定还有别的意思。”

    慕何的目光清澈明利,扫到邵斯云的身上,仿佛能把他整个人都照透,让他无所遁形。

    邵斯云心中焦虑,咬了咬牙,横了声,“是,我是喜欢阿幸,但我没想过打扰她,我也没纠缠过她,我没有做任何对她不好的事。”

    他在这一刻选择了当着席有幸丈夫的面,承认他一直以来对席有幸的心意,只是为了不让席有幸遭受无辜的误会。

    “以前没有做过,以后也都不会做。”邵斯云说完这句,看向熟睡的席有幸,眼里毫不遮掩地露出了完整的恋慕和深切的爱意。

    平常面对清醒的席有幸时,他不敢这么看她,担心会暴露自己的心思,继而失去守护她的机会。

    但在慕何的逼问之下,他忽然生出了一股勇气,所以才毫不惧怕地袒露了自己深藏许久的心意。

    只要能消除慕何的疑虑,只要能让席有幸过得好,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