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席总带崽飒翻娱乐圈 > 第130章 我不会和她离婚
    “以后……”慕何重复了邵斯云的话,神色有些复杂,眉间隐现郁色。

    他忽然想到了席有幸曾经和凌襄说起的那个离婚计划,随后张嘴问出,“那如果我们离婚了——”

    “你不能因为这样和她离婚!”邵斯云急声打断了他的话,“阿幸她这么好,你不能误会她!你千万别误会她,她真的很好……”

    慕何怔了一怔,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说席有幸好。

    像是为了证明她的好,邵斯云甚至把他们相识以来的事都说了出来。

    慕何没有阻拦,他从来都是优秀的倾听者,从来都不缺耐心。

    何况邵斯云说的事都和席有幸有关,他也希望从其他方面了解更多的她。

    以前他知道席有幸有私人医生,但却从来没见过这个医生,现在见到了,发现是个眉清目秀的男生,看样子并没有比席有幸大多少。

    而邵斯云接下去的话也验证了他的推测。

    “……我就比阿幸大一岁,我是孤儿,她父母没去世之前一直在做慈善,经常资助像我这样的孤儿……”

    “……后来我考上了医学院,才知道原来最开始资助我的席叔叔和席阿姨早就不在了,但席氏集团每年都会继续做爱心慈善活动……”

    “……我听说阿幸是成年了才接管集团的工作,只要是她父母之前资助过的人,她每年都会亲自去送钱,但是从来不露面……”

    “……我第一次见到阿幸,是在她陪席爷爷去做身体检查的时候,我已经是医院里的实习医生,认出他们以后,我就更努力学医……”

    “……我知道她什么都不缺,我打听过,要是能到她身边当医生就能报答她,报答席家对我的恩情……”

    “……我的能力比不上经验更丰富的老医生,是她力排众议,让我加入了席氏集团的医疗顾问团队,还让我当她的私人医生……”

    “……阿幸她其实不常生病,小毛病她都是直接吃一些对症的药,很少找我,所以我们真的不常见面……”

    “……有时候我都觉得我是个挂牌的私人医生,就是个摆设。后来我听到她跟我们负责人说,让团队里经验更丰富的医生多带着我……”

    席氏集团旗下涉足的行业就有医疗这一块,口碑良好,有意专研这个方向,组建的医疗团队所聘来的资深顾问都是业内知名的医生。

    要说菜鸟,也就邵斯云这一个颇具学医天赋,又对这一行有无限热情的年轻医生。

    从那之后,邵斯云茅塞顿开,知晓了席有幸将他聘进来的目的,既是成全他报恩的心愿,也是给他更多学医,汲取经验的机会。

    “……但是她从来没跟我提过,也不让别人跟我提,要不是我那次偷听到,我还蒙在鼓里,所以我感激她,我也喜欢她。”

    邵斯云说清了他和席有幸的牵连,随后直视着慕何,语气更加坚定,“我会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保护她。”

    “这些都是我自己的想法,和她无关,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邵斯云边说,目光边凝住了席有幸。

    “她的心是好的,她就是一个好女孩儿,她值得最好的。”

    他痛下决心一般又再移开了眼,视线放回了慕何那边,郑重地作出警告,“你别伤害她,不然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过你。”

    慕何全程安静地聆听着他的讲述,直到这时心里的疑惑已经散开,答案变得明晰。

    邵斯云虽然有些莽撞,但说起往事时,眼中不带任何邪念恶意。

    慕何相信他的话,那些话也将他和席有幸的离婚计划撇清了关系。

    以席有幸眼里揉不得沙子,又十分嫌麻烦的个性,倘若真的知道邵斯云对她心怀爱意,也不会坐视不理,吊着人玩。

    邵斯云对她而言也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

    慕何不禁想起她在录制节目时提到过的事,更是确信她之所以对邵斯云有所照顾,只不过是因为这是她父母帮过的人。

    她是在继续做父母没做完的事,沿承父母的意志。

    邵斯云和她父母之间的牵绊也是她探寻父母记忆痕迹的一种途径。

    慕何陷在各种交叠的思绪中,良久没有出声。

    邵斯云只见他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不管自己是解释还是警告,他都没反应。

    这让邵斯云摸不准他的想法,更担忧他会不会真的因此心生疙瘩,不善待席有幸。

    他清楚席有幸已婚的状况,但印象中几乎没听席有幸提起过和她丈夫有关的事情。

    在这次和慕何见面之前,他曾经四下打听过,却没有获得更多的信息,只当这商业联姻就是没感情的婚姻,所以席有幸才绝口不提。

    他也不再多行探究,无论席有幸怎么样,他都不会轻易改变对她的心意。

    不管她和他的丈夫关系如何,他都会默默地待在她的身边,为她提供所有他能给的帮助。

    “……喂,我说了这么多,你听到没?”邵斯云忍不住了,只能主动开口询问慕何现在的想法。

    他必须确定慕何会不会乱来,是不是真的打算因为这种事就跟席有幸闹离婚。

    “听到了。”慕何回了神,眼中的清冷稍微褪去了一些。

    “你不能跟她离婚,你要是真的对她这样,真对她不好,你就是——”邵斯云顿住了话,紧接着豁出去般,一口气说完,“你就不是人,也不是个东西!”

    慕影帝又遭到劈头盖脸的一顿骂,眉宇稍折,缓缓垂了眼,看着怀里睡颜静谧的妻子。

    他或许是该好好地考虑一下,等席有幸醒过来,是不是要告诉她,最好别再动离婚的念头,最好取消那个荒唐的离婚计划。

    否则真离了婚,他就真成了邵斯云口中的“不是人,也不是个东西”。

    “我不会和她离婚。”慕何对着怀里的席有幸,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而后,他微微抬了头,看向还在僵直身躯立着,狠瞪双眼的邵斯云,“开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