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六章 生活里的一地鸡毛
    泽宇村的村民们围观在富贵家的房前,他们感兴趣的不是两家之间的纷争,而是刘淑敏居然回到农村来工作。他们不理解好不容易培养的一个大学生,为什么还会回到农村来?书不是白读了吗?似乎每个人都很疑惑,这丫头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好事的村妇忙不迭地询问赶过来的周凤莲,她们把周凤莲拉到一旁,眼睛斜睨着刘淑敏小声说:“凤莲,你们家淑敏回来不走啦?听说在村委工作了?”

    “谁说她不走,她毕业了回家来看看,过两天应该会回城里工作吧!人家一名牌大学生,阳春白雪怎么会成下里巴人呢?莫瞎说!”周凤莲吃了一口手上的西瓜,一粒黑色的西瓜籽粘在嘴角,像一枚好吃痣。

    虽然周凤莲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咯噔了一下。万一她真要回了村里,她不关心她的仕途,反正不是自己的亲闺女,她担心是说她们之间合不来,造成更多的纷争,刘大水反过来站在淑敏那一边,她和儿女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要知道她改嫁给刘大水以后,以前邱家的房子已经变卖,要他们娘仨离开刘大水,他们能上哪住呢?这不是让他们喝西北风去吗?

    吴少梅小心地拨掉周凤莲嘴上的那颗西瓜籽,开玩笑似的说:“留着过年呢!”吴少梅比周凤莲小十来岁,但俩人好得胜似亲姐妹。吴少梅的男人去了印尼那边的钢厂,每个月往回寄七八千块,唯一的女儿上寄宿高中,她就是闲人一个,无事就爱跟周凤莲腻歪在一块儿搓麻将。

    周凤莲白了吴少梅一眼,默不作声。她看见刘淑敏和队长刘军站在一起交头接耳,刘军频频点头,似乎马首是瞻。这刘军平常可不是好惹的主儿,这会儿对淑敏俯首称臣,莫非这些女人口中说的是真的?周凤莲瞬间觉得如有鱼骨梗在喉。

    屋基的事儿在刘淑敏等人的斡旋下,以刘福贵和刘庆生两家各退一步结束。刘福贵同意将屋基重新弄,但是泥瓦匠的工钱得庆生家赔。刘庆生虽然不乐意,白白丢掉几百块儿,但也别无它法,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福贵的儿子刘大方一直叫嚣着不同意,不同意老头子的和解方案,他光着膀子叉着腰,说得唾沫横飞:“凭什么他说屋基高就是高,就是看他家有钱有势?有钱有什么了不起,以为养了两个在地方上当官的儿子就为虎作伥。”

    刘福贵扔掉手中的烟头,拉住想要再次干架的儿子,防止他惹出什么祸端来。自己儿子的那点本事,当老子的怎能不知道:“忍一时风平浪静,日后他们总会遭到报应的。你惩什么能,有能耐别跟他儿子一样有出息一点呀!”

    “爸,你咋胳膊肘往外拐,到底我是你儿子还是东风、南风是你儿子呀?”刘大方怒目圆睁,手一挥,差点将瘦弱的福贵甩在地上。他拉起椅子上的T恤,气呼呼地离开了家门。

    正在门口晒萝卜干的张慧琴在身后大喊着:“你上哪去?天天不着家,回来就跟你老子吵!你们俩要把我气死呀,气死我了!”张慧琴将脚下的簸箕轻轻踢了一脚,萝卜干微微颤抖,像受气包一般挤到了一起。

    姐姐锦虹从里屋出来,挎着一个包,脸上涂抹了胭脂水粉,对母亲的话似乎不以为然。张慧琴将气撒在她的身上:“你也一个样,搞得花里胡哨,十八九了还不找个婆家,你们刘家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妈,你不要歹谁咬谁,咱们家不只咱爸一个人上班,我不也往家里拿钱了?不然咱家哪有那么多钱做房子?”锦虹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涂了红色指甲油的十指。

    提到房子,张慧琴更加来气,她指着锦虹的鼻子骂:“家里做房子,你今儿休息就不知道帮忙,做下小工,帮忙做饭什么的,除了上班,就是跟几个女孩子鬼混,你们姐弟俩有啥出息?”

    张慧琴一提起这些,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全部冒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自己在这个家的辛苦,却无人能理解自己。

    锦虹无心再听母亲唠叨,头也不回地地朝着公路的方向走去。泽宇村边上的那条公路通向城里,通向花花绿绿的世界。据说下午舞厅里有一场派对,她跟闺蜜明月约好了,俩人去那里玩。

    刘淑敏回到村委以后,查看了泽宇村所有人家的档案资料,大致摸清了人口和家庭情况。她发现泽宇村的大部分家庭文化素质不高,家庭收益仅仅来源于矿山、钢厂等工业,至于农业,只有老一辈在种庄稼,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务农了。

    她学过农林经济管理,如果仅仅依靠第二产业,万一哪天厂子垮了,势必影响村里的经济来源,后果不堪设想。可是,铁矿都是有限资源,那一天迟早要到来。刘淑敏琢磨着该不该将她的发现报告给支书,或者先去后山转转再说。

    “你在研究什么呢?”二队副队长黄亮端着一杯水闯了进来,他凑近刘淑敏,好奇心驱使他的目光落在她的笔记上,“在看泽宇村啊,这有什么好看?几十年来都这样。”

    黄亮绰号“狗子高”,个头不高,但是灵活,是几个队长当中最年轻的一位,与黄志刚一起打理二队的事务。二队不管在哪些方面都不如一队,不管农田基建还是村民收入、生活都是如此,这让黄亮一直耿耿于怀。

    “亮哥,没有变化吗?”刘淑敏的眼神锐利,审视着他的神情变化。黄亮见刘淑敏一直盯着自己,接着说:“要说变化,就是村民的生活越来丰富了,这些年眼看着冰箱、彩电、洗衣机、电话进入到了家家户户,农民的日子越过越红火呀!”黄亮的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

    黄亮像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忆苦思甜:“想当年我出生的时候正赶上运动,那会儿哪有现在这般好光景,有一口吃的已经很不错了。上山挖草根、摘树叶做成糊糊,就这样还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得亏开矿啊......”

    刘淑敏和黄亮虽然是两代人,但她能体会到当时的难处,她的母亲在世的时候同样跟她讲过类似的故事。那个年代生存下来的人有太多的不易,那些陈年回忆估计讲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眼下日子越来越好过了,乡亲们如果没有居安思危的意识,以后可怎么办呢?这才是刘淑敏最担心的,她虽然年龄小,但是博览群书,这方面的案例看了不在少数。忧心忡忡的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国家近几年提倡可持续发展,绿色环保;人民精神生活丰富,提倡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服务业。刘淑敏觉泽宇村也应该朝着这方面奋斗,应该走在时代的前列。可是,这谈何容易呀?刘淑敏决定约上同学杨明起去泽宇村周围四处察看一下,了解具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