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七章 相约去后山
    杨明起退伍后,提过灰桶,做过矿工,后来干脆经商做起生意。他动手能力强,有干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对人很好,属于那种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三丈,你若得寸进尺,我必寸步不让的人。他生气时,怒目圆睁,青筋亘出,连鬼神都让他三分。

    明起电器修理铺开在最繁华的三叉路段万嘴街上。那里有早餐店、副食店、药店、米店,凡是居民们生活需要的日用品在那里一应俱全。如果赶早的话,可以看到挑担子的爹爹婆婆蹲在那里卖自家种的蔬菜,物廉价美!

    从村委所在地去万嘴街很方便,只需要十分钟的时间。刘淑敏骑着自行车,一溜烟就赶到了杨明起的店门口。这会儿正是午睡时间,周围的店主都在柜台后面的躺椅上打盹。旁边的米粉店老板听到动静,微微睁开眼睛,不一会儿又重新闭上了,翻了个身打起了呼噜。

    修理店不大,大概二三十个平方,摆满了破旧的洗衣机、电视、热水壶等,一股刺鼻的汽油味随着热气的蒸腾扑鼻儿而来。刘淑敏的鼻孔向外张开收缩了几个来回,似乎想驱赶走这种让自己不舒服的味道。

    她看见杨明起正在一堆零件堆里认真翻找着什么,一会儿拿出一颗螺丝钉,一会儿翻出一把锤子,一会儿在电视后面敲敲打打,全然没有注意到刘淑敏的到来。

    刘淑敏在他身后轻轻拍了一下,杨明起扭过头,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你怎么来了?”他站起身,拍打着沾满黑色油污的手,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他用手背揩额头上的汗,留下一抹黑。随即指着旁边的一把红色胶椅,用袖子快速擦了三遍,大声地说:“坐,坐,不要嫌弃啊。”

    别说,这地儿真热!头顶上的吊扇不停地转动,吹的都是热风。椅子坐上去烫屁股,刘淑敏觉着像在蒸桑拿,汗珠子哧溜哧溜地往下掉,后背的T恤湿了一大片。

    “黑娃哥,我来找你有点事!想请你帮帮忙!”她将此行的目的告诉杨明起,希望他陪她一起去后山到处转转。黑娃是杨明起的“绰号”,刘淑敏更乐意喊他黑娃哥,感觉更亲切。

    杨明起二话不说爽快答应了,一边收拾工具,一边微笑着说:“只不过后山现在被挖成了一个大碗,没啥好看的,跟我们小时候差别太大了!光秃秃的一片,乱石成堆,而且有点危险。”

    “黑娃哥,你说矿山还能挖多少年呀?我爸在那已经工作了二十来年了!”刘淑敏一脸疑惑地问。

    “我说不清,但是感觉照这种趋势下去,估计挖个十来年差不多。”

    “为什么?”刘淑敏敏感的神经一下紧绷了起来。

    “你不知道吗?矿山底下都挖到泽宇村这边来了,到时候整个泽宇村都成了危房。”杨明起叹了口气,然后抓起杯子里的水喝了几大口。

    黑娃的话让刘淑敏陷入了沉思,她依稀看见童年时的泽宇村一带,山峰层峦叠嶂,连绵起伏。山清水秀,绿树红花。那时候的后山多么令人向往啊!

    春天,林木葱郁,枝干颀硕,树叶繁茂。野花野草,星星点点,红色、黄色、白色、蓝色,犹如一个大自然的万花筒;

    夏天,阳光照射在林木花草间,投射下斑驳的倒影,给林间的松鼠、野鸡、野猪提供绝佳的阴凉地。山间清泉沿着石头小溪潺潺流动,清澈见底,小鱼小虾在水里愉快地游玩;

    秋天,树叶慢慢变黄、变红,远远望去,层次分明,像是大自然倾情演绎的浓妆重彩的油画;

    冬天,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山中的雪总比别处化得慢,亮晶晶地闪耀着,走在上面嘎吱嘎吱地响。

    一位乡亲来取坏了的电视,喧哗声打断了刘淑敏的思绪。客人斜睨着刘淑敏,对杨明起粗着嗓子大声说:“黑娃,大热天生意不错呀!人挺多的嘛!我的电视修好了没有?一个星期了!”

    “还差点,里面的电路板需要换新,正在给你调货!耐心等待一两天啊!”

    “耐心个球呀!放暑假的娃们等着看电视呢!能不能快点呀?”

    “骂谁呢,你也不看看你家电视破成啥样了?零件几乎全部换新,还不如买一台新的呢!”

    “那还不得多出钱,能修就修啊!那我过两天再来取。”村民悻悻地说。

    临走的时候,男人特意在杨明起耳边打趣他说:“我看她不像是顾客,不会是你女朋友吧?长得挺好看,有眼光!”

    “别瞎说!八字没一撇呢。”杨明起一口否认道,他偷偷斜瞄了一下刘淑敏的表情,她的眼睛看向别处。刘淑敏显然已经听到了别人的话,脸颊微微发红,像两朵粉嫩的桃花。

    杨明起摸摸脑袋,嘿嘿地傻笑,又看了一眼刘淑敏,T恤牛仔裤运动鞋,苗条高挑,骨子里流露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如果真是自己的女朋友,要他干什么都可以。

    屋外的阳光明晃晃的刺眼,路面像要被晒化了一般,升腾着烟雾。杨明起说:“外面这么热,咱俩出去怕要被烤成羊肉串了。等会儿太阳没有那么毒辣时我们再去。”

    “不要紧,我不怕晒,我们现在去吧!”

    “不急于一刻,中暑了不划算,等稍稍凉快点!”

    黑娃的话有一股不容争辩的气势,刘淑敏觉着明起的话有道理,虽然心里着急,也只能这样先等会儿。杨明起为她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卧虎藏龙》,周润发饰演的李慕白一根木棍将玉娇龙的宝剑制得无力可施。

    杨明起哈哈大笑起来,发现刘淑敏正在发愣,显然她的注意力并没有在电视上。杨明起感觉一丝尴尬,换了一个台:“你不喜欢看啊,我帮你再换台。”

    终于挨到太阳快下山,天空呈现出一种橘色到紫色的渐变色。整个泽宇村笼罩在神秘的暮色当中,刘淑敏迫不及待地跟着杨明起去了后山。下工的人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他俩,认识杨明起的好事妇女意味深长地说:“黑娃,天都黑了,你们还往山上跑啊?”

    与他俩擦肩而过的那群女人们似乎并不等待答案,她们很有默契地窃窃一笑。其中有一位回过头又看了他们一眼,好奇地问同伴:“那女孩子不是大水家的女儿吗?”

    后山的土路被大车压得坑坑洼洼,车辙的痕迹蜿蜒伸向山下。路面的石子大大小小,有的已经埋进土里,冒出尖,踩在上面,一个不留神就会崴到脚。刘淑敏小心翼翼地走在山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