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八章 哭泣的大碗
    矿山不高,目测海拔100米左右,据地质学家勘测其中铁含量极其丰富。矿山中间深,与其说像一个巨型的大碗,倒不如说像一个倒圆锥。半山腰的畦地这一块那一块,没有规律,以前种着花生、红薯、玉米等耐旱庄稼,现在大部分被开采,像一个垂垂危矣的老人。

    荒芜的地段则杂草丛生、藤蔓纠缠。开采出的大大小小的铁矿石,犹如黄豆、鸟蛋、拳头,在矿山临路的一面。山里这会儿寂静无比,上工的人都回家吃饭去了,留下一些孤寂,在刘淑敏的心中蔓延开来。

    刘淑敏看见一株凋零的藤蔓在风中发出凄凄的絮语,而她似乎也听到了大坑里的呼唤“救救我”。她的心像被什么突然撞击了一下难受,她捂住疼痛的胸口,在虚无中似乎听见了某种启迪的声音。

    刘淑敏走近矿坑,步伐沉重,好像灌了铅一般。有一股腐烂的土腥气弥漫在周围,刘淑敏从地上捡起一小块石头,把它扔进坑里。她看见石子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形,向下坠去,直到看不见,听不到一点声响。

    黑娃拉着她的衣角,防止她掉下去。刘淑敏绕着矿坑边缘行走,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角度看到井底。傍晚的光线渐渐黯淡,矿坑深不见底,露出一种诡异的气息。她感觉到一只无形的手慢慢升上来,攫住她的脖子,让她透不过气。

    刘淑敏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嘴里惊呼“手,手”,黑娃无比诧异,赶紧将她带到一片平坦的空地,摸摸她的额头,惊恐着说:“你怎么了?不会是中邪了?”

    脸色苍白的刘淑敏定了定神,很快恢复了常态:“没什么,幻象而已!”她的口中涌出苦涩的唾液,又在一阵晕眩中听到了遥远而模糊的哭泣。她突然想起傻子春生的那句话:“鸟儿们都飞走了,山林在哭泣。”

    黑娃搀扶着刘淑敏下山,刘淑敏回到家天色已经全黑,她喝了一口水坐在门口的椅子上。那只黑猫围绕着她的脚转圈圈,冲着她摇尾巴。周凤莲端着一盘西瓜走出来,殷勤地递给淑敏。

    周凤莲的前后态度出现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脸上挤出笑容:“淑敏,累了一天,吃块西瓜解解渴。”刘淑敏什么都不想吃。周凤莲却硬塞了一块到她的手上,自己也蹲在一边吃了起来。

    “淑敏,你的脸色这么差要不要去拿点药或者看医生?”周凤莲一边吃一边说。

    “不用了,休息下就好了!”刘淑敏小声地说。

    “你是不是在生谁的气?”

    “我没有跟谁生气。”刘淑敏不耐烦地将脚下的猫拨到一边,“我睡一会儿就好了!”

    周凤莲仍然仍然赔着笑脸说:“那你去睡吧,你就睡颖子的房间吧,我跟她说过了。”

    刘淑敏没有听从周凤莲的话,还是睡进了小棚屋。她昏昏沉沉睡着了,梦里又梦见那口巨大的矿坑,听到山林的哭泣,她惊醒过来,后背全部沁湿透了。谁知道那只大碗?那些枯藤?她淑敏能够挽救什么?

    她感觉到身上的担子无比艰巨,爬起来打开矿灯,掏出记事本,咬开笔帽,一笔一划的在纸上随意地瞎写着。她这是怎么了?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由着性子了。她想起周凤莲的殷勤不免开始自责起来,她知道这样对自己的生活百害无益。

    十分钟以后,她的能量似乎又充盈了她的全身。她趴在床上,聚精会神地拟着草稿,将自己的所思所想记录下来。那抹白色灯光像星星之火,点燃了她的梦想。每个字就像精灵一样跃然于纸上,组成她还不够成熟的想法。

    熬过几夜的通宵,刘淑敏终于拟出了一份像样的文稿。她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看看外面天色尚早,迷迷糊糊又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晨晓的公鸡第一次打鸣,她起来将院子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周凤莲已经做好早餐。

    刘淑敏进到堂屋时看见他们都已经就座。他们不等我就开吃了,刘淑敏在心里想着。内心虽有一丝不快,但也没有流露在脸上。邱喆在对面跟她打了声招呼:“淑敏姐,吃饭吧!”

    刘淑敏微微一笑点点头,她瞧见刘大水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内心不自觉咯噔了一下,快速往嘴里扒了几口饭,味同嚼蜡。餐桌上的气氛很肃静,每个人似乎各怀心事。

    刘大水猛地放下碗筷,桌子发出一种闷响,划破了屋子的沉寂:“淑敏,你有没有将我们大人放在眼里,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们商量,自做主张到什么村委工作,我们辛苦培养你去城市,你回农村?我的老脸往哪里搁呀?”

    刘淑敏想要为自己辩解,听见邱喆在一边说:“城里的工作多好啊,我做梦都想去。”刘淑敏假装没听到,她觉得邱喆这是在火上加油实在可恶,可是邱喆确实也说出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周凤莲在一边说:“大水,孩子大了,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你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邱喆,吃你的饭,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周凤莲将筷子头点了几下,意思是让他闭嘴,不然敲他的脑袋。

    刘淑敏知道自己的做法惹恼了父亲,这是她唯一不想看到的。她说:“爸,我想跟你说来着,你肯定不同意,况且这几日你整天在矿上不着家,我也忙没时间跟你好好叨叨。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在农村干出一番大事业!”

    刘大水的脸色如青石板一样暗沉,揶揄道:“你咋不上天呢?就凭你一个女娃,能干什么大事业?踏踏实实找一份稳定工作,生活幸福美满,就该知足了!”

    周凤莲朝刘大水使了个眼色:“淑敏想干什么就由她去了,生那么大的气干什么。”周凤莲又看了一眼邱喆。邱喆只顾着自己吃饭,不搭理周凤莲。

    刘淑敏恼羞成怒:“爸,女娃怎么了?女娃就应该比男的差?我就看不惯你这一面,从小到大我做什么你都不满意,我就是要让你们看看,我不比任何人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