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十二章 秦明失意
    秦明与刘振华实际上是堂兄弟。秦明他爹刘老汉过去家里穷,入赘到城里的秦家,秦明出生以后便随母姓。秦明和刘振华兄弟俩性格迥异,小时候好得却如胶似漆,像同穿一条裤子。长大后,各奔前程,加上刘老汉去世,秦明工作又忙,很少再回泽宇村。

    秦明手上的烟头忽明忽灭,他望着政府大门发呆,实际上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一个星期前去省里开会,省委石钟书记暗示让农业局副局长蓝正龙来接替他的工作。石老是他最佩服的人之一,他不明白这有几层意思?

    他回到书架前,从最高层里面抽出一叠信封,这是他跟儿子秦天往来的书信。每次想到秦天,他既感到幸福又觉得惭愧。秦天个性善良,从小到大懂事,不需要自己操心,一直到秦天上完大学,在建筑设计院工作。

    秦明忙于工作,陪秦天的时间屈指可数,爱人在部队工作,长期不着家。秦明想起秦天小学春游,别人家的孩子都有大人陪同,秦天一个人全程背着硕大的包,独自完成活动。秦天对父亲秦明说:“我是男子汉,男子汉就能顶天立地。”

    他的孩子是他最大的幸福,他小心翼翼地拆开每一封信,温习着字里行间的父子情深。他跟儿子的沟通全靠这一张张的扉页,一晃儿子已经成人。他不担心别的,只担心儿子的性格正直刚烈,像自己一样,少不了让别人背后捅刀子。

    信封里夹着一张照片,那是他们家的全家福。秦明依稀记得这张全家福是十年前一家人回庙山游玩照的。庙山是老家的道教圣地,逢初一十五,就有很多迷信的村民从四面八赶来上供奉神明。

    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现在他的家人分散在各地,爱人刘凤英在关北镇,儿子在省城,自己和老爷子留在城里。秦明回家次数也少,往往就近直接住在单位宿舍。是呀,年纪越大越觉得亲情的可贵,秦明打定主意下班后回家陪陪老爷子。

    十一届三种全会以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广泛推行,以及搞活经济,靠山吃山的举措,极大解放了农村的生产力,有效地推动了农村经济的发展。不管严寒还是酷暑,人们的干劲一年比一年足,农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关西镇的矿业和李庄的梯田农业就是典型。

    我们不得不佩服广大劳动人民的勤奋和努力!在短短的时间内,他们以自己的汗水抵御酷暑和严寒,将一座座大山啃掉或者像做花卷一样将梯田盘到山顶,他们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一锹一锹地为社会主义做贡献,披星戴月,任劳任怨,你怎么不会为他们的壮举感动呢?

    在二十年的时间里,关西镇和李庄是市里的先进乡镇,人民早已经摆脱了贫困,向小康迈进,成了其它乡镇羡慕的对象。然而,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推进,伴随而来的各种问题也逐渐凸显,生态环境破坏、干群关系矛盾不管扩大、产业链单一,收入渠道萎缩......

    传统农业明显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集体经济的壮大要求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经济规模化、产业化,坚持可持续发展。

    秦明和白强紧锣密鼓地开着小车去了关西镇。一路上,秦明瞧着窗外若有所思,他希望在他的任期内,能看到关西镇,尤其泽宇村走出困境,可是谈何容易!他想起刘淑敏,如果多一些这样的人才回乡,或许还能看到希望。

    关西镇的副镇长高新加和李庄乡的乡长李登平是高中同学,他们是同一年入伍的。高新加因为在部队上获得二等功,被推荐上了部队院校,退伍后回到地方,当上了乡长,四五年后经过提拔选举又谋得了镇长一职。

    市里的报社对他的事迹还做过报告,大加赞扬他有勇有谋,带领关西镇走上康庄大道,连省里的电视台也对他做过专访......

    烈日当空时分,秦明二人赶到了关西镇政府大院,院子里静悄悄,没有人知道秦明的到来。大部分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只听到里头的那间似乎有人说话,一名妇人在哭哭啼啼。

    秦明正要往那个方向走过去,办公室主任黄中光正好从那间屋里出来,看见秦副市长顿时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地说:“秦副市长,您怎么来了?”

    “我们怎么不能来?”白强盯着黄中光,四十多岁的人满脸皱纹,皮肤黝黑,看上去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农民,“其他人呢?”

    黄中光将他们带到接待室,又是倒水,又是递烟:“他们出去办事了!”

    “高新加呢?”秦明问。

    “他去泽宇村马鸣山那一带调查了,那边准备新开发一个石头厂项目。”黄中光说。

    “石头厂?”白强疑惑地问。

    黄中光点点头:“两位领导在这里,我也不敢乱说。马鸣山东侧石头多,现在房屋建设需要大量石头。”

    “不是不让乱挖了吗?政府大力提倡可持续发展。”白强说。

    “简直是胡闹!土地是农民生存之根本!大肆乱挖,让农民们怎么活?”秦明非常生气,“那位妇女哭什么呢?”

    “他们家的地在马鸣山,如果开采石头,他们家的地得征收。她坚决不同意,跑到这里来闹。”黄中光继续说,“有很多家被迫签了协议,谁不配合,就遭到威胁。”

    “有没有王法呀?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威胁百姓。”白强气愤得握紧拳头。

    黄中光见两位领导不支持高新加的做法,他的胆子大了起来说:“石头厂实际的投资人是高副镇长的外甥黄利民,黄利民是当地有名的恶霸,谁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能绕多远绕多远。”

    秦明吸了一口烟,眉头紧锁,他看了一眼黄中光说:“中光,你到马鸣山那边跑一趟,告诉他们石头厂不能开在这里,等高新加回来,我再跟他说。”黄中光点头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