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十三章 老百姓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吃中饭的时间已经到了,黄中光一拍脑袋说:“哎呀,瞧我,忘了带你们去吃饭了。”黄中光想要将秦明二人带到附近餐厅,秦明温和地说:“我就跟你们一起吃,我们去食堂就行。”

    食堂在办公楼的斜对面,这会儿人比较少,秦明转到后厨,碰到一位七十岁的老人。老人旁若无人地在刚盛好的盆子里挑肉吃,他一筷一筷准确无误地将肉夹到嘴里,腮帮子不停来回嚅动。黄中光小声透露此人正是高新加的老爷子,每次饭点不到的时候提前先进来了。

    老爷子头也不回地继续辗转于四盆菜之间,秦明看见老爷子吃得津津有味,嘴角的油流到下巴,闪闪发亮,丝毫不受影响。尝遍了每道菜后,老爷子操起勺羹,舀了一碗米饭,挑了一缸子的肉,满意地大摇大摆地与秦明擦肩而过。

    反了天了,仗着儿子是镇长,真的拿自己是太上皇,秦明在心里想。两位领导很不舒服地吃着这餐饭,扒了两口,想着赶紧去马鸣山查看,得赶紧阻止乱挖。

    秦明知道马鸣山,儿时经常跟小伙伴在那里玩耍,上山摘野果子,下山到旁边水库游泳。只是长大后,多年没有去过,印象中一直山清水秀,惹人欢喜。

    秦明赶到马鸣山东侧时,民工们都在午休,高新加不知去向。听人说他外甥黄利民要办喜宴,应该去往城里了。平地上早已经搭建起了一座巨大的工棚,棚子下停着两辆崭新的挖掘机和一辆货车。每辆车车前挂着一个大红绸,象征着红红火火。

    另一边地山脚下,一辆挖掘机正在作业,一铲一铲地发出哐哐撞击石头的声音,似乎正在进行一场人类和自然的对决。秦明和白强三步并作两步站到挖掘机跟前,拦住挖掘机:“不许再挖了。”

    工人不明所以然,从驾驶舱里探出个大脑袋,挥着手,不耐烦地大喝一声:“不要命了?快走开,别拦着我干活!”

    石头厂的准负责人王坤冲了过来,指着大脑袋骂:“小刘,不得无礼,他们是领导!”王坤是黄利民聘请来负责这个项目的,他以前在别的石头厂干过,有着丰富的经验。

    “王哥,我们是听黄总的还是听他们的?”挖掘机上的工人停下手中的活,小声地问。

    “他们是市里的领导,让你停你就停,哪来那么多的废话?!”王坤把他从驾驶舱里拽出来,让他去给秦明和白强道歉。

    山上的草木已经被挖掘机连根拔起,凄凉地扔到一边,没有生气。裸露出的奇形怪状的石头像是山林留下的伤疤,让秦明情不自禁联想到一个词“皮开肉绽”。

    秦明是多么痛心疾首呀,短短二十来年,已经面目全非!一股力量驱使着他,兀自沿着山路向上攀登。曾经,他和小伙伴们无数次沿着这条蜿蜒崎岖的小路,一路高歌,冲向山顶,俯瞰苍茫大地。

    如今,马鸣山的变化很大,荒地比往年多。杂草丛生,乱石林立,秦明差点摔倒。在山顶上俯瞰整个关西镇,一条公路犹如玉带一般贯穿其中。关西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平地起,小车明显比十年前多得多,摩托车几乎每家一辆,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宽裕。

    他还看到对面的矿山,深灰的矿石堆成了山丘,耳里听到隆隆的作业声。秦明知道,以他的推断,矿山顶多还能开个十年,到那时附近的村民很有可能面临失业的困境。

    如果现在及时进行规划,说不定还有挽救的局面。他真替泽宇村捏了一把汗,他想起刘淑敏的报告中提到利用马鸣山的特色和土地流转政策,搞集体经济多元化产业,心中的疙瘩似乎找到了一种解药。

    半个小时候,秦明下了山。山脚下围观着一批附近的村民,他们听说市里的领导下来视察,便端着家里的西瓜、凉白开、绿豆汤,恭候在山脚下。村民见到秦明叽叽喳喳,急迫地诉说农村的各种难处。

    “这两年都没有发青苗费了,往年每家还能发三千来块,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分钱都没有。”一个脖子上挂着一条白毛巾的老农摊着手掌,表示无奈。

    另外一个中年农民抱怨说:“我们没日没夜地在矿上拉矿,收入却是逐月减少,一个人的工资养不活全家人。”中年农民还伸出自己的手掌,让秦明看他手上的老茧和血痕。

    人群七嘴八舌地应和,有人还说:“年轻人没有地,没有工作指标,只能在家里混。青天大老爷,你要帮帮我们,给他们安排工作。”

    秦明让白强把农民反映的问题全部记录在记事本上,然后吩咐白强回去尽快联系相关干部,召开关西镇相关工作的会议,落实老百姓的诉求。“老百姓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秦明安抚了会儿乡亲们,准备打道回府。

    半路上,秦明遇到了堂兄刘振华。刘振华戴着一顶草帽,额头上满是大汗,胸口的衬衣仅扣着一个扣子,黑色蜷曲的胸毛若隐若现。他低着脑袋,快速地走向泽宇村。

    秦明让助理停下车子,车子正好停在了刘振华身边,吓了他一跳。刘振华抬头准备破口大骂,“你——”骂人的话吐出一个字又吞到了肚子,见是堂弟秦明,脸上立马露出笑容。

    哥俩虽然不经常在一块儿,但是见了面却好得似一个人一样。秦明叫了一声:“哥——”刘振华惊讶地问:“小明,你怎么在这里?到家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

    “我到这边办事,刚办完准备往回走。”秦明说。

    刘振华拉住秦明的胳膊:“走走走,难得回家一趟,跟哥回家喝一口。”

    秦明拗不过刘振华,让白强先回去,自己去堂哥家聚聚。秦明想先去街上买些礼品,看望大嫂和孩子们。刘振华拉住他:“跟我客气什么,走走走,别啰嗦了,回去让你嫂子给你做两个下酒小菜。”

    刘振华属于那种大男子主义的人,他说的话不容别人分辨。他拉着秦明就往村子中央走,一边走一边费力地扣上纽扣。秦明开玩笑地说:“哥,你该减肥了,你瞧你那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