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十四章 哥俩的争执
    刘振华的家在泽宇村第二排,三层的小洋楼带一个庭院,外墙镶嵌着瓷砖,鹤立鸡群在村子中。杨彩英正在门口晾晒。门口的两棵枣树上系着一条晾衣绳,上面飘荡着花花绿绿的棉袄、被絮,像万国国旗。她正拿着一个自制的除尘掸子,上上下下,有节奏地拍打衣服上的灰尘。

    “彩英,看谁来了?”刘振华老远摇晃着胳膊,冲着杨彩英叫嚷。在被子后的杨彩英没听清他说什么,不耐烦地说:“嚷嚷什么,没看到我在晒被子吗?”

    杨彩英从被子中间钻出来,愣了会儿,一时没反应出来人是谁?秦明嘿嘿一笑,首先开口喊了声:“嫂子,我是秦明!不记得我了?”

    杨彩英拍拍脑袋,恍然大悟:“你瞧我这记性,好多年没有回来,我都快认不出你了,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记得上次见面还是天天做十岁生日宴,一晃八九年了呢!”

    “惭愧惭愧,公务繁忙,本应该多回几趟看望嫂子和孩子们。”说到孩子,秦明四处张望,没发现孩子们的身影,“怎么没见兄妹俩?”

    “明星去镇上武装部报名参军还没回来!”杨彩英说到儿子的时候眼冒星星,满面红光,儿子是他的骄傲,接了他老子的班,在乡亲们面前提及时倍有面子。说到明月,眼睛里的光黯淡了下来:“明月一放暑假就像放羊,和福贵家的锦虹那丫头不知道野哪里去了!”

    秦明哈哈大笑:“孩子们都一样,玩是他们的天性!”秦明走进了堂哥家,屋里光线明亮,一张竹床靠在走道边,前后门敞开正好通风。他坐下来,一阵清爽的凉意袭来,秦明觉着比吃冰棍还舒服。

    “别顾着说了,赶紧去给我们哥俩烧两道菜,我们喝两口。”刘振华摘下草帽,拽住帽檐往身上扇了几下,“这天热得抓狂,再这么热下去,矿山不能开工,地里的菜也要旱死了!”刘振华叹了一口气,吞咽的口水咕噜一声响。

    秦明说:“我刚才去了趟马鸣山,荒草丛生,大多数田地好像无人种植......”没等秦明说完,刘振华不解地问:“你去马鸣山干什么?”

    秦明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刘振华,然后说:“哥,石头厂不能开,否则破坏生态后悔都来不及。国家提倡可持续发展,绿色环保。我们要响应国家的号召。”

    刘振华的脸色阴沉下来,声音提高了三十分贝:“马鸣山东侧全是石头,种庄稼不可能,还不如开石头厂。眼下石头紧俏,正好带动就业,也给我们创收,多好的事啊!”

    “那可不行,我们不能只看到眼前的利益,不顾及子孙后代呀!”

    哥俩你一言我一语,谁也说服不了谁,正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杨彩英摆好桌子,端上一盘辣椒炒肉,一盘丝瓜炒蛋,一盘红烧鱼块和一碗排骨冬瓜汤,她看看秦明,又看看刘振华说:“你们哥俩别吵了,难得一见,见面就争,多难为情呀!来来,尝尝我做的鱼块。”

    杨彩英给秦明的碗里夹了两块鱼,又给刘振华夹了一个鱼头。刘振华平日里最喜欢吃老伴烧的鱼头,尤其是鱼眼,这会儿却没了胃口。碗中的鱼眼泛白,突出,似乎在瞪着他。刘振华气呼呼地将鱼头翻了一个面,眼不见心为静。

    那顿饭,哥俩吃得都不痛快,俩人各怀心事。刘振华一个劲地喝闷酒,一瓶劲酒下肚,话又多了起来。公事谈不妥,这回他的话题转到老一辈的身上。

    刘振华喷着酒气,打了一个饱嗝,筷子在空中划动,他慢吞吞地说:“大伯一辈子委屈,要不是穷也不会入赘到你们家。他生的儿子不跟他姓,跟老婆姓,你说这算怎么回事?你姓秦,我姓刘,所以你不帮我也在情理之中。”

    秦明不爱听这种话,跟谁姓都是一样,血缘关系是断不了的。他涨红着脸,把酒杯往桌上一搁,杯中的酒撒了出来:“我敬你是我哥,能不能不要以这种口吻说话?你说的是两码事,不要扯在一起。”

    杨彩英看两个人似乎要打起来,扔掉手中的针织毛线,赶过来圆场:“嫌我做的饭菜不好吃么?兄弟俩说什么糊涂话?老刘,你再这样,我把你的酒给拿走的啊!”

    刘振华摇晃着空瓶,递给杨彩英,结结巴巴地说:“你拿走吧,已经喝光了!”他冷笑了一下,重新去酒柜准备再开启一瓶五粮液。杨彩英夺过酒瓶,淡淡地说:“别喝了,柜子里的酒不是说好放在儿子结婚的时候喝吗?”

    秦明觉着自己大概也有了些醉意,起身打算打道回府。刘振华拉着他,硬让他坐下,并吩咐老伴再去后头小卖部买瓶酒回来。“明天周末,咱们哥俩再呱啦呱啦,刚才言之过激,哥对不住了。”

    正在这时,明星从外头一蹦三跳地冲进院子:“爸妈,我合格了!”他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继续说:“武装部的干事说欢迎我加入当兵的队伍,下周我就是一名正式的军人了!”刘明星像个孩子似的在杨彩英的脸颊亲了一口:“妈,我成功了!”

    “好样的!臭小子,你真是我们刘家的骄傲!”刘振华情不自禁喝了一大口,他就怕孩子不学无术,整日鬼混,这下在乡亲们面前倍有面子了,儿子当兵的梦想也是他的梦想,到了部队,吃点苦头,对他的成长有好处。

    秦明打量着面前的小伙子,精干的板寸头,个子高,但是身材魁梧,浑身散发朝气。秦明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我记得几年前还是哭鼻子的小家伙,一晃长大了,成大小伙了!好样的!”

    “快叫二叔!”杨彩英向明星使了个眼色。

    “二叔!”明星的嘴笑着咧到了耳后根。

    “陪你二叔喝两杯!”刘振华命令道。

    “我不会喝。”

    “不会喝学着点,哪位男子汉不会喝酒?”

    刘明星勉强喝了一杯,辣得直吐舌头。刘振华揶揄他:“瞧你那点出息!”

    明星快速扒了几口米饭,出门去找杨明起,他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