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十五章 英雄救美
    刘明星兴致勃勃地跑到杨明起家,国祥叔正在灶台上做饭,屋里弥漫着一股油烟和菜香味。刘明星依靠在过道的门边,吸了几口气:“叔,做什么呢?这么香!明起呢?他在吗?”

    “明星呀,明起还没回呢!”杨国祥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他说晚点回。”

    刘明星不死心,又问道:“那你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杨国祥将锅里的四季豆铲到盘子里,又往锅里倒了一勺油:“不知道,这晚了还不回,谁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杨国祥的语气里似乎有一丝抱怨,手中的锅铲不停翻炒。

    刘明星没有得到自己要的答案,悻悻地往回走。他两手插在裤兜里,步调缓慢,口中轻声哼着不着边的调。天上挂着一轮圆月,月光如纱一般笼罩着整个泽宇村。村子在深蓝色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安寂。

    他决定一个人去水库那边走走,一个星期之后他就要离开泽宇村去部队。出发前,他想多看看生他养他的地方。他穿过泽宇村,漫无目的地走在一条泥土大道上,这条道的尽头就是水库。

    水库在月光的照耀下闪耀着碎银子般的光芒,岸边用石头垒砌成若干个洗衣板。白天尤其是清晨,这里格外热闹。妇女们天未亮,便挑着一担衣服早早来占位子。棒槌声此起彼伏。刘明星记得往日一睁开眼,母亲杨彩英已经从这里洗完衣服回到了家。

    刘明星漫无目的地沿着水库岸边走,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扬,想想不久的将来能穿上军装,扛上真枪,他就来劲!他的手在空中不断比划打拳,这三脚猫的功夫是他从电视上学到的,“嘿哈!”

    马鸣山腰闪烁着星星点点的鬼火,一阵风吹来,刘明星觉着汗毛直竖,有些阴森恐怖。现在已经进入了农历七月,再过十来天就是七月半——中元节。每年到这个时候,路边上、山脚下、坟地里到处会看到纸钱焚烧后的灰烬。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刘明星挺直了腰杆,继续缓慢向前走。突然,他瞧见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钻进了前方的小树林,矮个的打着手电筒,高个的扛着一个麻袋,麻袋似乎在动。他大吃一惊,停下了脚步,慌忙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俩人蒙着脸,刘明星在月色下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见高个子将麻袋往地上一扔,骂了一句:“操!这女的咋这么沉?”矮个子压低声音说:“哥,咱们就将她扔在这里?”高个子又说:“不然你还想怎样?”

    麻袋一直在不停地乱动挣扎,听声音感觉像是一位女性。这两位畜生,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刘明星想上前制止,又看见矮个子另外一只手上拿着一把刀,为了保险起见,刘明星决定再等等看。

    矮个子把麻袋的绳子解开,露出猥亵的笑声:“我看这女的长得挺好看,机会难得呀!”高个子呵斥一声说:“你可别起歹心,哥说了只能吓唬吓唬她,让她收敛点!咱们赶紧走,被人看见了可不好!”

    女的手脚全部捆绑住,嘴被胶布粘着,只能嗯嗯嗯地含糊其辞。矮个子蹲下去,将手电筒对着那位女性的头,舔着舌头说:“可惜了一只白天鹅!”

    刘明星借着模糊的光亮,定睛一看,这不是淑敏吗?这些人怎么把淑敏给绑起来了,岂有此理,刘明星的脑袋嗡嗡直响,他的手攥成拳头,等待着随时出击。

    高个子催促着矮个子赶紧离开,矮个子似乎不情不愿,撅着嘴就要往淑敏脸上凑。淑敏吓得直往后蹭,脸扭向一边,嘴里不停嗯嗯叫唤。刘明星气得血往上涌,他往前大喝一声:“你们这些歹徒,想干什么?”

    俩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会儿会有人在这里出现,他们面面相觑,丢下手电筒拔腿就跑。刘明星追了一百米远,往前使劲一扑,将落在后面的矮个子扑在了地上。矮个子拼命反抗,与刘明星势均力敌,斗了几个回合后,矮个子趁他不注意,溜进了树丛,消失在旷野之中。

    刘明星骂了一句:“狗日的!”然后,他赶紧返回到原地,帮刘淑敏解绑,将她嘴上的胶布揭开。刘淑敏一头的汗,大口地喘气,她吓坏了,脸色苍白,眼神中流露出恐惧之色。等她缓过神来,整理好自己凌乱的头发,对刘明星说了声谢谢!

    “你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绑你吗?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刘明星扶着淑敏一边走出小树林一边问,“听他俩的口音像是王家村那边的人,哪天让我撞上了我绝饶不了他们。”

    淑敏努力回想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自己除了村委会,就在家,两点一线,实在想不出自己得罪了谁。如果说得罪,之前无意中看到刘振华和黄利民那档子事不知道算不算?可是刘淑敏没有跟刘明星说这件事,毕竟刘振华是他爹。

    刘淑敏回到家以后,直接躺在了床上。可是,她哪里睡得着?晚上惊魂的一幕又出现在脑海中,她加班到九点,回村的途中从路边旮旯里蹦出来俩人,莫名其妙把她给扔进了麻袋,扛到水库边的小树林。

    她感到后怕,如果不是明星及时出现,后果不堪设想!这些禽兽不如的家伙,最好别让自己再逮到,不然要他们好看!刘淑敏咬牙切齿地想着,她依稀记得那俩人各有特征,虽然两人蒙着脸,但矮个子靠近自己时有一股狐臭,高个子的眼神犀利,眼角处有一块显眼的疤痕。

    屋外一片寂静,只听到蛐蛐和附近池塘青蛙的叫唤声,让她莫名地烦躁。刘淑敏在床上翻来覆去,脆弱的时候多么想找一个臂膀可以依靠,哪怕让她暂时栖息一下也好啊!内心中有个小人在说:淑敏,你忘了妈妈的话了吗?要活出个人样,你不能倒下呀!

    她迷迷糊糊中又见到了自己的母亲,走进棚屋的入口,手持一张小小的爱心剪纸,放在她的床头,而且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我的女儿,你是最棒的!淑敏留下了两行眼泪,她哽咽着说:“妈妈,我想你!你怎么不回来?”

    醒来以后周围一片漆黑,只是一个梦!然而她惊讶地发现床头竟然真的放了一张鲜红的爱心剪纸,在白炽灯下闪耀着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