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十六章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刘淑敏怀疑是谁在搞恶作剧。刘大水和周凤莲九点半一到准时睡觉,唯一可疑的是邱喆。邱喆要么回来得晚,要么夜不归宿,整天吊儿郎当,跟刘大方混在一起,他的嫌疑最大。

    “邱喆,你昨晚上干什么了?”刘淑敏逮住正在刷牙的邱喆问。邱喆满嘴白色泡沫,疑惑地看向刘淑敏,含糊地说:“我干什么了,我在大方家玩呀!”

    “你有没有进我的屋子?”刘淑敏一动不动盯着邱喆,细心察看他表情的变化。邱喆像个无辜的孩子,睁着大眼,似乎完全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我没那个闲功夫,你房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刘淑敏撇了撇嘴,瞪了他一眼,是呀!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有什么动机呢?刘淑敏思来想去,觉着这也不太可能。邱喆虽然不靠谱,但是在刘淑敏面前,借他十个胆,估计也不敢惹刘淑敏。

    新的一周开始,二队队长黄志刚偷偷给刘淑敏传达一个好消息,石头厂被勒令停止施工,他还说上头马上会下达文件,要求村委必须严格执行国家政策,因地制宜,进行可持续发展。

    黄志刚坐在刘淑敏办公桌对面,瞧了一眼外头,又悄悄地说:“你没看到,回来时书记的脸都绿了,你可千万不要惹她。咱们这里,就你敢跟书记叫板,你可悠着点啊!”

    黄志刚表面上看上去像个大老粗,但是他正义感强,办事能下手。刘淑敏眼睛一亮,立马兴奋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只要上面允许,她的手脚就不会被束缚着,可以大干一场了。

    刘淑敏指着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志刚哥,你看江西那边有一个村,人家那边在荒山上种植山油茶树,几年时间种植2000余亩,我瞧着那里的土地条件跟马鸣山差不多,土层较薄,肥力较差,他们可以,我们也可以!”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黄志刚向刘淑敏竖起了大拇指,别看眼前的这位姑娘瘦弱,但满脑子的智慧和干事的魄力是他们这些大老粗怎么也比不上的,到底是读了书的人!

    黄亮端着一杯茶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不以为然地说:“别做春秋大梦了,就那破石头山,能弄出个什么名堂?要我看,开个石头厂挺好的,现在正缺建材。”

    “你懂什么?喝你的茶去,也不怕塞着牙缝!”黄志刚看都没看一眼,挥着手示意他走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黄亮吹着口哨,悻悻地离开了一队的办公室。

    刘淑敏继续憧憬:“志刚哥,我还有更宏伟的想法,我想将我们泽宇村这一带建成集田园、娱乐、种植为一体的产业园,在此基础上将我们泽宇村推向全省,乃至全国。”

    这个夏天,刘淑敏早已有了大致的框架,万丈高楼平地起。只要支书一声令下,她便捋起袖子,带着大伙加油干。她不能小打小闹,得干一件震动性,有利千秋后代的事情。

    果然,刘振华夹着一份文件,走到一队的办公室。他让刘淑敏到村支书办公室一趟。刘淑敏跟随其后,步态轻盈,仿佛等待着接受即将到来的恩赐。

    刘振华表情严肃,将文件递给淑敏:“这里有一份下发的文件,你看看,村里决定由你全权负责马鸣山的项目,你可不要辜负领导们对你的期望。”刘振华背着一双手,站在窗户边,看向窗外,神情失落。

    “叔,你放心!我一定办好这件事,绝不让你失望。”刘淑敏向村支书表态。她的心里喜滋滋的,认真地看文件上的每一个字。她的梦想终于要远帆起航了!

    刘振华转过头继续说:“村里没有足够的钱给你做启动资金,你必须自己想办法!不过,你如果需要人手帮助的话,我们倒是可以给你提供。”刘淑敏信心满满地说:“我早想好了!我自己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

    从支书办公室出来,刘淑敏感觉自己像开启了一扇门,这扇门里是一个奇异的未知世界。她的担子沉重,必须带领着乡亲们,开辟出属于他们的世外桃源。

    挡在面前的第一个拦路虎就是资金,刘淑敏盘算了会儿,开垦种植油茶林1500亩,经测算,包括租赁土地费,土地开垦平整费,配套灌溉设施及苗种购量等,共计需投入资金200万元.

    这么一大笔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她毕业几年加上上学时打工攒了十万元,但这只是杯水车薪。刘淑敏坐在铁路边,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辆拖矿的火车从西向东而来,火车头喷出来的煤炭渣落了她一身,然后况且况且地扬长而去。

    刘淑敏向火车行进的方向扔了一小块石头,连你也在笑我自不量力吗?夕阳照耀着她脸上的细绒毛,发出光亮。她踏着肩膀,两只脚掉在月台的座椅上,眯着眼睛,逆光看向远方,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走过来。起初,她以为是杨明起,等那人走进了才发现是黄利民。

    冤家路窄!刘淑敏将头扭向一边,假装没看到他。黄利民走过来,坐在他旁边,两手抱在胸口说:“我正准备去找你呢,没想到在这碰到你!”

    无事不登三宝殿,刘淑敏不喜欢跟这种人交往,冷冷地说:“你找我有什么事?”黄利民哈哈大笑,他凑近刘淑敏:“读书人就是幽默,石头厂做不成了,总得找点事做吧!”

    黄利民顿了顿继续说:“听说让你负责优质高效油茶林种植,你现在肯定最缺这个。”黄林民将拇指和食指叠在一块儿做出钞票的暗示:“我可以赞助你们。”

    谁不知道黄利民心中的那一点小心思,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会往自己身上揽?谁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那一脸的麻子着实让刘淑敏觉得厌烦。

    “我不能答应你!”刘淑敏轻描淡写地说。

    “我不着急!等你想好了再回复我!”黄利民脸上露出狡黠的笑,拍拍刘淑敏的肩膀,自顾自往月台后面的楼梯走去。

    刘淑敏的心就像被一颗石子击中,荡起涟漪。她陷入了一种矛盾之中,她现在迫切需要资金,而她手上只有十万,远远不够。向亲戚朋友借,这么一大笔谁会借给你呢?她愁容满面,无助地看向铁轨延伸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