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河不落 > 第十七章 几个女人一台戏
    夜幕渐渐笼罩大地,刮起了一阵凉风!刘淑敏想起已经到了立秋,时间过得真快,她现在一事无成。焦虑瞬间蔓延全身,她把能想到的亲戚朋友想了个遍,朴素老实的乡亲一辈子跟泥土打交道,哪有那么多钱呢!

    她决定先向父亲刘大水开口,明知道希望渺茫,但还是抱着0.01%的希望。虽说父亲一直对自己返乡工作耿耿于怀,一直不理自己,但刘大水是她唯一的亲人,她只能向他求助。

    周凤莲系着围裙,在灶台上忙着生火做饭,屋里弥漫着一股炒辣椒的油烟味。这种味道呛人,刘淑敏进门后打了四五个喷嚏,她顾不上掩鼻,四处观望,父亲到矿上还没回来。

    她站在走廊上翘首向院子外面看,只看到隔壁家门口溢出来的昏黄的灯光。屋外的那条路上空无一人,按理说父亲今天上白班,六点已经下班。这会儿七点了,会不会是遇上什么事了?

    周凤莲将菜端出来,在围裙上擦擦手,与刘淑敏一同站在院子口。她担心地问:“你爸怎么还没回来呀?往常这个点早就回了!”周凤莲眉头紧蹙,嘴里嘟囔着:“干什么去了?”

    刘大水和邱喆俩人一前一后进屋,刘大水放下手中的铁锹,在水龙头下洗了个手。周凤莲盛上饭以后,喊所有人开饭:“快点吃饭啦,磨磨蹭蹭的,吃个饭要人三催四请!”

    周凤莲自顾自夹菜,碗里堆成小山以后,端着碗走出了家门,径直往刘军家的小卖部方向去。小卖部建在村中央的小山头,小卖部一百米以内的家庭都习惯在这里聚集,尤其在饭点。

    他们端着一碗饭,或蹲或站,嘴里一边扒拉着米饭,一边听人讲八卦,遇上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发表个评论和想法,吃瓜的姿态可见一般。周凤莲是那里的核心人物,凭着她的那张三寸不烂之舌,能打遍天下无敌手。

    秀英奶奶常常开玩笑说:“凤莲的那张嘴,能将死人说活,能将稻草说成金子,既能将人说哭,也能逗人说笑。”周凤莲唯一不敢怼的就是秀英奶奶,人家辈分摆在那里,不能让别人抓住把柄说自己不尊重老人。

    “吃什么呢?这么香!”李大芝凑到她的碗前,用手指迅速夹了一个虎皮青椒塞到了嘴里。李大芝嘴里塞得鼓鼓囊囊,不停点头,含糊地说:“味道不错呢!”

    张慧琴已经吃完了,拿着空碗和筷子也凑了过去,闻了闻,撇着嘴说:“好辣呀!我家里种的辣椒都没有这么辣!你家辣椒怎么这么辣?”

    周凤莲尖着嘴不屑地说:“这还叫辣?那是因为你们家人不吃辣椒吧。这是我们自家种的青椒,现在都快到尾季了,今年肯结,园里结了好多,我全部做成了腌辣椒。”

    大伙儿一下就着辣椒这个话题,聊到今年的收成,进而侃到男人和孩子。男人和孩子是女人们永久的话题,估计说一辈子都说不完。有的对自家男人和孩子沾沾自喜,有的恨铁不成钢,有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怎么说都比春生强吧?春生造孽,三十多的人居然跟个孩子似的,没有老婆没有孩子。”秀英奶奶的一句话让本来热闹的气氛一下变得忧伤起来。

    几位年轻嫂子面面相觑,周凤莲顺着秀英奶奶的话说:“是呀,这么多年亏了秀英奶,一个人拉扯着他,多不容易啊!春生弟弟秋生也不管管他?”

    “说点别的吧,秋生能将自己的日子过好就不错了,指望他管他哥,做梦!”秀英奶奶耸耸鼻子,大概周凤莲的话勾起了她伤心的过往,眼里泛着泪花。

    “我下午看到秋生骑着摩托带着他媳妇孩子往城里方向去了!我喊了他们一声,大概没听见没有回应我!”张慧琴叹了一口气说,“各人有各人的家庭,弟弟怎么管得了哥哥?”

    “我不怕别的,就怕我有朝一日不在了,春生怎么办?”秀英奶奶用瘦骨嶙峋的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秀英奶奶七十了,头发花白,按她的话活一天算一天,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傻子春生。

    刘军家的媳妇兰花趴在柜台上,看着这群七嘴八舌的女人,她换了一个话题:“凤莲,你们家淑敏准备搞大事了,没看出来她还挺有能耐的呢!”

    众人的目光全部投向周凤莲,等待着看她的反应。周凤莲愣了一下,假笑着问:“什么大事啊?女孩子家家的能干什么大事?”

    “哟,你装傻呢,我们家军子说了她准备在马鸣山那块儿种植山油茶,没跟你们说吗?”兰花像个大喇叭一样,向女人们宣布自己刚刚得知的消息。

    周凤莲沉默了十秒钟,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她的嘴角上扬,露出复杂的神情说:“她有能耐是她的,可是能走多远呢?”

    李大芝接着说:“你别说,比我们家金波强啊,起码她有心窍,不像我们家娃,简直一个木疙瘩,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知道随谁。”

    张慧琴怼李大芝说:“你别不知足了,我们家的大方那才叫一个气死人,天天呆在网吧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说他多少遍,人家就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三个女人一台戏,五六个女人一块儿简直能闹翻天。她们七嘴八舌,引来了好奇的男将。男人们抽着烟,蹲在一旁,时不时地插句嘴,反驳一下,以证实他们的存在。

    黄建强吐了一口眼圈,笑嘻嘻地说:“凤莲,要不要去搓几盘麻将,现在还早,上我们家打几盘?”周凤莲敲打着空碗边沿,拒绝了他:“我碗都没有送回家,算了,我还怕李大芝打我!”周凤莲望向一旁的李大芝。

    李大芝瞪了黄建强一眼,反驳道:“我不管他,你们要打你们去打。”李大芝转身回了家,黄建强吐吐舌头,不声不响地跟随在她的身后。自从李大芝喝农药威胁以后,黄建强可再也不敢惹李大芝生气了。

    剩下的人东拉西扯了一会儿,渐感无趣,纷纷作鸟兽散。周凤莲一摇一摆地沿着坡下来,回到自己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