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1 傻女逃婚
    “我听说田家那傻子要嫁给邻村八十岁的老头儿?”

    一个妇人倚在家门口,悠闲地磕着瓜子看着不远处即将出现的田娇娇。

    “你说,老三那闺女,又丑又胖,还净肖想好看的小伙子,听说,她昨天晚上大闹一场,又去跑到隔壁村的张家哪里闹了好几个时辰!”

    另外一个小媳妇噗嗤一笑,“那丑丫头,也不撒泡尿照着自己那德行,就是咱猪圈里的老母猪也比她长得好看,张家那后生可是咱乡里有名的俊小子,能看上她?”

    “可不是吗?听说昨天晚上把张家小子吓坏了,他一出门,田娇娇就抱着他不撒手,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那傻子粘着男人就不撒手。”

    田娇娇拖着肥胖的身躯一步一喘地慢慢和两个妇人拉近了距离。

    这时,脚下不知道怎么着的,突然被人绊了一跤,她整个身子圆得像个煤气罐一样,立即俯着向前冲了出去,在大人小孩的注视下,四仰八叉地摔得像个翻不了身的老王八。

    额头磕在坚硬的青石板,一个硕大无比的包像是雨后竹笋一样鼓了出来,旁边的小孩见状哈哈大笑,大人见了这滑稽的样子也是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田家有女田娇娇,长得肥胖又丑陋,像个蛤蟆到处爬,不害臊呀不害臊!”

    村里的好事者甚至直接编成小曲儿,一群孩童拍着手在她旁边跳来跳去。

    她努力试着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两只手掌却被锋利的小石头子割伤了手掌,立刻红肿起来,刚想哭,又看见自己的弟弟妹妹正好也在人群中,她又咧开嘴笑了笑,可是初阳和初墨只是厌恶地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转身离开。

    她眼神里的期盼瞬间暗淡了下去。

    她勉强站了起来,周围的孩童却一直围着她,甚至拿小石头丢她,她不顾周身的疼痛,不断地用一双胖手遮挡着脑袋,可是无情的小石子还是一颗接着一颗朝她袭击而来。

    她委屈地甚至想找个地缝钻下去,可是她越反抗,好事的孩童越是嘻嘻哈哈扔得越开心,她痛得闭上眼睛,两只胳膊不停的挥舞,一个不小心,一个小不点被她的手掌扇倒在地。

    小不点哇哇地大声哭喊起来。

    这时,本来还在一旁看热闹的妇人停止了嬉笑,其他的孩子也跑回自己的娘亲怀里,唯有小不点的娘立马提着荆条冲了上来。

    “好你个田娇娇,居然敢打我儿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妇人眼睛瞪得老大,怒气冲冲地把自己的儿子抱起来安抚,下一刻,她又拿着荆条毫不留情地往田娇娇身上抽了去。

    妇人使出了最大的力气,一鞭一鞭地抽在她身上,疼得她直跳脚,但是因为太胖了,她连躲闪的范围都没有,其他的人对这一幕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疼,疼,疼。”

    她的父母都不在意她,别说旁的人,妇人一边叫骂一边狠狠地抽打,直到妇人累得手都要抽筋了,妇人才停下来,气呼呼地盯着她:“如果下次你再敢欺负我家儿子,看我不打死你,就算我打死你,你娘老子还要谢我帮她处理了一个傻子。”

    田娇娇不懂妇人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很痛很痛,痛到没有力气站立,软软地趴在地上,掀开自己的衣袖,上面是触目惊心的伤疤一条条沟横交错,现在又添了新的伤口,血肉已经发白。

    她只能用口水舔了舔伤口。

    她小声呜咽着,随后又嘿嘿大笑了起来。

    这一幕,落在旁人眼里,更加坐实了傻子的名号。

    “走,咱不要和这种人玩。”

    妇人们顿时觉得无趣,都各自把自己的孩子领走了。

    她的眼眶已经积满泪水,但是她不敢哭,要是哭了,回到家里又是一顿打。她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望着眼前人来人往的大路她突然感到害怕,怕又有人跳出来要欺负她。

    她尽量睁开自己已经是一条缝的眼睛,望向旁边人烟稀少的小道,她毫不迟疑地一步一步挪着大象腿往小道上走去。

    她的身后,出现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

    随后蹑手蹑脚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往无人的小道上走去,男人不由得吞咽了一把口水。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找窑姐儿他又没钱,村里的寡妇也看不上他,这田家傻子虽然长得和老母猪一样,但是总归是个女人。

    而且又丑又傻,下手最合适。

    他刚开始还猫着脚步小心翼翼跟在后面,可是后面发现这傻妞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胆子也越发大了起来。

    等到路边的野草已经到半人高时,他再也忍耐不下去,恨不得立刻扑了上去。

    而她漫不经心地走着,离家的方向越来越远了,完全没有注意前面有一堆新鲜的牛屎,而且还冒着热气,她脚下一个趔踤,直接摔了个狗啃食。

    后面的男人也如同饿狼扑食一样直接扑了过来,强行把她的脸扳过来就开始就啃,结果啃到满嘴的牛屎,新鲜的牛屎臭气冲天,男人一个没注意,竟然直接吞了一口。

    “呕、呕、呕。”

    男人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不住的呕吐,他跌跌撞撞不停地吐着嘴里的牛屎,到处找水源,想简直恶心坏了。

    田娇娇看到这一切,目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呆滞,随后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嘴里的牛屎她也不会吐,直接咽了下去。

    她带着满身的牛屎回到了家里。

    “呀,你这个傻子,你又去干什么了,好臭啊,离我远点,滚,滚到门口,不准进来。”

    牛春花正在摘菜,已经快要晌午了,突然一阵臭味袭来,她才发现是自己的傻子闺女不知道在哪里沾染了一堆屎回来,这气味,她吸一口都觉得是折磨。

    她捂着鼻子,把田娇娇赶到了院门口。

    初阳和初墨也嫌弃地捂着鼻子快速从她身旁跑过去。

    “娘,娘,把她弄远点,好臭,好臭。”

    “就是娘,这傻子身上好臭,臭得我和初墨都要吐了。”

    牛春花见她一动不动的,连忙在地上随意捡了一个扫帚,牛春花用扫帚隔开两人的距离,顺便把她扫门出去。

    “搞快点,像个臭哄哄的猪一样,真让人恶心。”

    牛春花转过头让初阳去打一桶水,虽然初阳不乐意,但是还是听话地去打了一桶水,但是只是放在田娇娇旁边,又扭着身子捂着鼻子跑开了。

    “你自己洗,洗不干净就不要进门,你看看你那样子,又脏又臭,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女儿,真是晦气。”

    她站在门外,她也不懂,也不知道她娘说的什么意思,只是咧开嘴傻呵呵地冲着牛春花笑。

    这傻乎乎的笑,牛春花看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忘了这傻闺女啥都不会。

    她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牲口棚拿了一个瓜瓢,捏着鼻子,一瓢一瓢地把凉水从头顶浇了下去,这春意正寒,田娇娇忍不住被凉水冻得缩起了身子。

    没想到牛春花不乐意了,随手在脚下捡起荆条,直接抽了过去,“躲什么躲,弄得这么臭,还敢躲?”

    这时,门外一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