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2 傻女逃婚
    “岳母,小婿过来接人了。”

    恶老头杵着拐杖慢悠悠晃到田家门口,嘴里只剩几颗门牙,说话豁豁地漏风。

    牛春花没好气地说道:“马上就好了,你等着,我收拾收拾。彩礼准备好了吗?”

    他看向田娇娇,黝黑的大饼脸,牛屎倒是冲洗干净了,但是鼻涕和口水却又冒了出来,他又朝下看了看,瘪了瘪嘴巴,还好屁股大,好生养。

    一双眼睛笑起来变成一条缝,目光浑浊呆滞,她又开始嘿嘿嘿的傻笑,甚至开始吃起了手指。

    她不知道,她的命运即将发生改变。

    “呐,彩礼给你,我可就把人带回去了。”

    恶老头颤颤巍巍地从兜里掏出一锭银子,这已经是他全部的积蓄了,但是为了能讨老婆他也乐意。

    牛春花看着这闪亮的银子,心下一喜,顿时想伸出手立马接过来,

    “娘,娘。”

    田娇娇憨笑着,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拉住了牛春花的衣襟,牛春花顿时一愣,这妮子再胖再丑,到底也是她的闺女,她顿时有些不忍。

    门咯吱一声响,大家都抬头看向门外,一个带着麻布头巾扛着锄头粗壮汉子进来了。

    “你来了?银子呢?”

    田大贵突然一口痰卡在嘴里,“呸”地一声吐在地上,又用脚来回摩擦了几下这才看向恶老头。

    恶老头见是年纪比他还小三十岁的岳父回来了,竟然像小伙子一样羞羞答答上前喊起了岳父。

    恶老头立马又把银子转了个方向,恭恭敬敬递给了田大贵。

    田大贵从鼻子里面闷哼一声。

    他嫌恶地看了看面前走路地面都要一颤的傻闺女,赶紧接过了银子,“把她带走吧,以后她就是你家的人了,和我们家是没关系了。”

    牛春花见丈夫已经接过银子,她叹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把田娇娇拉进屋里,给她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又把傻闺女仅有的几件换洗衣服收了起来。

    在要出门的时候,田娇娇还是口水鼻涕糊了一脸,时不时地用手一抹,然后又用沾满粘液的手去拉牛春花的衣襟,牛春花忍不住想要干呕,这一举动,把牛春花刚刚升起的怜悯之心浇得透透的。

    “走吧走吧,快走。”

    牛春花连忙把她的手拍开。

    恶老头倒是不嫌弃,恨不得立马把田娇娇拉回家里。

    恶老头拿出一根草绳,把她的两只手腕绑在一起,他在前面拉着走,田娇娇每走一步,地面的尘土都会飞扬起来。

    村里知道这稀罕事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一边恭喜恶老头,老了老了,还得了一个小媳妇。

    “李恶老头,艳福不浅啊,一树梨花压海棠啊?”

    众人听了这话哄堂大笑,恶老头虽然不懂什么意思,也跟着大家哄笑,不管怎么样,他有媳妇了,这就是他的本事。

    围观的人,有看热闹的,也有觉得惋惜的,这闺女,也是没有办法,这又胖又丑的,一个小腿比最壮的汉子的腰都粗,除开没媳妇的恶老头,谁能看得上啊。

    一阵风吹过来,洁白的梨花瓣离开了树枝,洋洋洒洒落在了田娇娇的身上。

    “恶老头子,还不赶紧的,这梨花瓣都提醒你了,要是晚了,我们晚上可得去听墙角。”

    大小姑娘听到这话都害羞的转过了头。

    恶老头也不生气,他爱咋地就咋地,反正人都是他的了,“随便你们,我虽然老了,哼,说不定比你们小伙子强,晚上听了墙角可不要害臊。”

    “哟,看把这恶老头子能的。”

    村里难得出现这么一件新鲜事儿,几乎家家户户都出来看热闹了。

    恶老头牵着草绳,在众人的注视下拉着田娇娇往自己村里走去。

    这一路上,田娇娇都没有反抗,只顾嘿嘿嘿的笑着,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在走到张家门口时,她却突然像是疯了一样,挣开了草绳,往张家门口冲去,恶老头一把老骨头了,压根拉不住她,自己反倒摔倒在地,手掌在地上摩擦出细微的血痕。

    “媳妇,媳妇,你干什么,回来,快回来。”

    恶老头气喘吁吁地在后面跟着跑,跑两步歇三步,根本跟不上田娇娇的步伐。

    屋里的张子瑞正拿着书本,摇头晃脑地念着诗词,旁边一妙龄少女热切地眼神盯着他,他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少女,心下如同小鹿乱撞。

    下一刻田娇娇如同旋风般来到了张家门口,用她那硕壮的身体一下一下撞击着木门,很快,“啪”地一声,木门被撞开了。

    张子瑞正感觉奇怪,这门是怎么回事,他还没来的急反应的时候,田娇娇已经奔到他的怀里。

    “抱,抱,抱抱。”

    她含糊不清地说着,紧紧地把张子瑞箍起来,生怕他挣脱。

    旁边的少女看到后脸都气白了,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直接走了出去。张子瑞看到少女气冲冲走出去,连忙想把田娇娇推开,可是怎么推,都只接触到满手的肥肉,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

    “放开,放开我,丑东西,快给我滚开。”

    他被勒得满脸通红,青筋都凸了出来。

    张子瑞气得破口大骂,田娇娇就是不撒手,她的鼻涕又流了出来,她把头埋在了张子瑞的胸口处,口水和鼻涕的混合物就怎么蹭入了张子瑞的胸口。

    他也感觉到胸口黏糊糊的一片,低下头,喉咙一阵干呕,“娘,娘,快来救我。”

    张母在里屋听到声响后,赶忙从里屋冲了出来,一出来,就看见隔壁村的田娇娇又来了,她顿时七窍生烟。

    她拿起屋檐下的大扫帚,使劲地往这缠着她儿子的女人身上打去。

    “丑东西,快点放开我儿子,该死的丑东西,撒手,撒手。”

    直到张母把扫帚都打断了,田娇娇依然不放手,眼看儿子被勒得都要喘不过气了,张母急的直跳脚,直接捡起一个石头,往田娇娇头上砸了去。

    田娇娇一吃痛,立马放开了张子瑞,往后退了两步,又踩到一个水坑,脚下一滑,直接倒了下去,“轰”地一声,地面被砸起一个坑。

    恶老头紧赶慢赶地终于来到了张家,但是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惊呆了。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把我媳妇怎么了?哎呦,我的媳妇哎,你怎么就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