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农家胖姑娘种田致富 > 4 重生
    在极度的不安和恶心感压迫下,她终于睁开了眼睛,可是映入眼帘的一切却让她惊呆了!

    “死恶老头,你干什么呢?”

    原来,一个恶老头正在舔她的脚。

    这话一出,两人都愣住了,都在诧异。

    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李恶老头倒是高兴坏了,难道这一磕还把头给磕好了?以后不傻了?

    韩清宜努力睁大了眼睛,咬着嘴唇,这,这,不对劲啊,眼前穿着古代衣服的恶老头猥亵自己就不说了,这土墙,这土炕,她想,她怎么到乡下了?

    目前在她的认知里面,一定是肇事司机把她拉到了某个不知名的乡里,该不会是肇事司机不想承担责任,想要害了她?

    想到这里,她的瞳孔开始紧张的收缩,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是当她看见自己的手,更是惊恐不已。

    这不再是自己以前那双白白嫩嫩的纤纤玉手,而是比她曾经的手掌大一倍又粗糙又是老茧的胖手。

    她的脑海如同被惊雷炸了一般,乱遭遭的,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下一刻,她忍不住惊声尖叫,这高达七十分贝的叫声把大夫都吸引过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李家媳妇,你醒了?”

    老大夫虽然为她感到不值当,但是他还是无能为力,谁让这姑娘已经是李恶老头明媒正娶的媳妇。

    “大夫,你帮忙看看,我媳妇是不是不傻了?”恶老头乐坏了,高兴地拉着大夫的手不撒开。

    韩清宜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呢,这一声李家媳妇更是像又对她抛下一个惊天巨雷,差点把她烧焦。

    “什么,什么意思,什么李家媳妇?我还没结婚呢?”

    她下意识的反驳这事儿,不对,不对,她是有男朋友的,她怎么可能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什么李家媳妇?

    恶老头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媳妇,你胡说什么呢,你爹娘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你就是我李家的媳妇,哪怕死了,你也是我李家的鬼,我可告诉你。”

    恶老头照例又把文书抛了出去,今天,他已经抛了三次了。

    韩清宜赶忙接过所谓的婚书,她一看,直接乐了,“哎,哎,哎,你的媳妇叫田娇娇,我不是田娇娇,我是韩清宜,你们认错人了?”

    “你该不会是脑子撞坏了吧,媳妇,你是田家闺女,不是什么韩什么玩意儿。”

    恶老头刚开始的兴奋又没了,完了,这胖媳妇又变成傻子了?

    韩清宜不做声了,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这身上衣服刺肉的质感也在提醒她,她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可是她还是不相信,她猛地一起身,眼前一片漆黑,差点又倒了下去,等她缓了一口气,她还是不敢相信。

    “这一定是做梦吧,对,一定是做梦,你们是我梦里的人。”

    大夫和恶老头纷纷摇头,傻子就是傻子,怎么也不可能变成正常人,大夫现在也改变了刚才的想法,就这样的傻子,能有人要也不错了。

    恶老头气得在她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搞搞清楚,你是我老李家的人,走,回去,跟我圆房。”

    韩清宜一吃痛,直接抡起手掌“啪”地一声大力地打在恶老头的脸上,因为这田娇娇虽然傻,但是力气是很大的,恶老头直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扇倒在地。

    “谁他妈的让你打我,你是谁啊你,居然敢打我,信不信我马上报警抓你。”她气急了,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动她一个手指头呢。

    这一巴掌下去,恶老头是眼冒金星,差点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

    大夫看着眼前如同一座小山一样杵在床上的胖丫头,他也不敢上前,他的小身板可禁不住这胖丫头一个拳头。

    “李家媳妇,醒醒,醒醒,你家爹娘确实已经把你许配给李恶老头了,既然你已经醒了,还是回去好好和他过日子吧。”

    大夫还是好言相劝,希望这胖丫头赶快回去。

    她听到这话,饶是再觉得奇葩,不可思议,眼前的一切还是告诉她现实的处境,虽然她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眼巴巴看向大夫:大夫,现在是多少年?什么年代?

    大夫虽然奇怪她为什么问这,但是还是老实回答:现在是成华十四年。

    听到答案后她像是被寒冬里的一桶冰水冷冷地浇在她的头上。

    “我,我这是穿越了?”

    她喃喃自语,虽然很难让人相信,她也很想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梦,可是眼前的一切都告诉她,这是真的。

    恶老头这时也回过神了,他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提溜着田娇娇的衣领,想把她给拽回去。

    可是他低估了田娇娇的体重。

    韩清宜,不,新生的田娇娇只是稳住下盘,冷冷盯着他,看他想干什么。

    “起,起,起来。”

    恶老头像是喊号子一样,卯足了劲想把田娇娇揪起来,但是怎无论他怎么使劲,坐着的田娇娇都一动不动。

    她看着眼前的恶老头子涨红了脸,嘴角一勾:恶老头,就这?

    她猛地站了起来,大夫的床榻轰然一声倒塌了,扬起无数灰尘,大夫和恶老头都忍不住咳嗽起来。

    “咳,咳,咳,你,你这是干什么?”

    两人都上气不接下气了,唯有她还岿然不动。

    “我告诉你,别管我是什么田娇娇还是谁,想碰我一下,你试试?”

    下一秒她一个擒拿手,直接把恶老头撂倒在地,躺在地上直伸唤。

    大夫站在一边如同鹌鹑,动也不敢动一下,“李家媳妇,不,不,田家丫头,你,你的婚书。”

    看着她可怕的眼神,大夫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把婚书捡起来递过去。

    她虽然暂时想不到其他的,但是还是接过来把这纸婚书看了又看,原来,她是真的穿越了,还变成了什么村的田家的长女,这时,脑海里突然跳出一个小人不停的说话:快,快,撕掉它,你就自由了。

    她也想起来,在古代,好像撕掉契约就不算数了。

    “呲呲”几声,手中的婚书变成了几缕废纸。恶老头看到后气得直接晕了过去。